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投放信标
    他还以为站边上的是他的队员呢。

    过了好一会,队长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羊角魔笑嘻嘻的看着他。

    “妈呀!”

    吓得他猛地退了几步,要不是快速的反应能力,刚才他可能已经摔下飞行板。

    “妈的!我的队员都去哪了!”监察者队长惊恐交加,只是一走神的功夫,自己的队员居然都不见了?

    嗖的一下,监察队长把自己的骷髅剑亮了出,锐利的剑握在手中,监察队长顿时镇定了不少,刚才这个恶魔没有趁机偷袭他,是最大的错误!

    焰亮出爪子,鄙视的看着监察者队长,这么老土的骷髅剑!“你们这些监察者为什么这么喜欢用武器呢?而且上面不是骷髅就是尖牙,能不能换点花样。”

    “难道有我的爪子牛逼?”焰一爪子扫开利剑,把监察者队长提了起来。

    监察者队长早有准备,却是没有想到焰的力量如此之大,而且利爪居然比他加持了风锐术的剑还要坚硬!

    他想要反抗已经晚了,脖子上的利爪,让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焰猛地一用力,想要把监察者的头给拧下来。

    妈的!手按不下去。

    又是这种护盾,还是贴身的!

    监察者队长也是懵逼了,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就还能在抢救一下,慌忙的挥剑砍在焰的手上,然后一脚踢在焰的胸口上,挣脱开了魔爪。

    妈的怎么回事,这个羊角魔怎么这么强!

    监察者队长这时也渡过了初期的慌乱,开始趁机攻击焰。

    然而面对焰他还是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简直控制不住!明明等级更高的!

    焰看看手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

    妈的!看来自己也该弄些装备了,每天裸奔,太吃亏!居然被一个高级恶魔伤了!

    要知道,焰可是随随便便就要越级战斗的存在,今天大意受伤,简直是耻辱。

    焰狞笑着靠近监察者队长。

    “你……你别过来!”监察者队长握着利剑的手都在打抖,妈的,号称一刀两端的利剑砍在这个恶魔的手上,居然伤不到骨头!

    恶魔除非内脏和骨骼受创,要不然很快就能恢复战斗力,这点伤势简直不值一提。

    焰走几步的功夫,伤口就已经自动闭合了,他的恢复能力恐怖无比!

    “毫无威胁的言语!”焰猛的往前一窜,直接出现在了这个恶魔的身边,轻轻的一巴掌过去,把监察者队长打得在空中旋转了720度,然后摔在地上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正好,两个人分开审问,就不怕他们撒谎了。”焰生怕一部小心一巴掌把他给拍死了,就像那个大胡子一样。

    把监察者队长吊起来以后,焰一把掌扇醒了他,然后冷冷的说到,“下一句话好好想过再说,那可能会是你的遗言。”

    被倒吊在飞行板下面的监察者队长一脸苦逼,昨天还吊着别人玩呢,今天自己就被人吊起来打了。

    焰一把撸下他手上的戒指,里面放着不少的钱,“看来干这行油水很足啊。”

    “大人,饶命啊!我错了,你放我一马吧,我愿意支付赎金。”这个监察者队长很明显会意错了焰的意思。

    “支你个头的赎金啊,你这一身肉都是我的,现在居然还跟我讨价还价。”这不开眼的东西!

    焰朝倒吊着的监察者队长就是一顿抽,抽完还在伤口上撒上了一点药水,那是从监察者戒指里面搜出来的玩意,具有腐蚀性,能够阻止伤口的愈合,对恶魔特别管用。

    监察者队长痛的哇哇大叫,“啊,大人我说,我说,是风雷家族的人指使我干的。”

    焰收起鞭子,呵呵一笑,殴打果然是能够让人开窍的。

    “我当时在传送站附近巡逻,但是风雷家族势力庞大啊,直接通过区队长联系到我,举报说有个人破坏绿洲世界的传送阵,应该严厉查处。”监察者队长看到焰停手了,马上倒豆子一般的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等他说完,焰又跑到另外一边那个绑着的恶魔那里,也不问啥,有了上一个恶魔的经验,焰上去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毒打。

    这样接下来问问题会简单很多。

    然后得到的是同样的回答。

    事情明了了,居然是风雷家族,这不就是那个什么四大家族之一的含有堕落天使血脉的家族么,当初门捷列夫告诉焰的时候,焰还不以为意呢,没想到,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好家伙,不愧是堕落天使血脉,做事都不像是恶魔的的风格,居然还想借刀杀人!

    焰估计自己一直被人暗中盯着,所以才会这么碰巧的在沙漠里面被老鼠团的人追杀,估计他们早就等候多时了!

    “幸好自己命硬,运气又好,顺利的到达了传送站。”焰庆幸不已。

    后面发生的事情,焰根据自己的猜测,应该是老鼠团的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然后一路又追踪了过来。

    车子就坠毁在传送站外面,肯定好多人看到了,要确定他进了哪个世界,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传送站那么多人,又有传送记录,风雷家族的人最后肯定发现他传送到了绿洲世界,然后想跟过来,结果发现传送阵的那一头损坏了。

    损坏传送阵,这可是大罪,不管是不是焰干的,他们正好可以叫来监察者,把焰一并解决了,还省得自己亲自出手。

    至于监察队怎么过来的嘛,自然是还有秘密传送阵了,控制一个世界,光靠一个传送阵连同,想想都不怎么靠谱。

    据监察者队长讲,每个被深渊控制的世界,最少都有两个传送阵,一个明面上的,一个是隐藏在地底的,这个传送阵平时都不用,只有监察者有权利开启。

    焰就不明白了,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个红红火火的风雷之翼克雷恩,貌似自己为人低调,说话诚恳啊。

    最近他一直在争取做一个四好恶魔,没想到还是有麻烦找上了门。

    “大人,饶命啊,我知道的都说了。”

    “都说了?那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焰想想就不爽,于是一把扭断了面前这个恶魔的脖子。

    那边的监察者队长看到焰松开手朝他走来,原来红红的脸皮刷的一下,吓得直接变成了土色,“大人,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还有一大笔钱财存在骷髅商会,我愿意全部给你。”

    哦豁,还有这样的好事?

    焰看看边上的飞行板,便说到:“那行吧,我就放了你这个臭屁。”

    “不过你得教教我怎么使用这个高端玩意。”焰跳上飞行板,两眼冒光,这才是最大的收获啊,汽车都省了,一步到位,直接上飞行器。

    监察者专用飞行器!有了这个,就不用担心回去的时候被老鼠团追杀了。

    “大人,你单手触摸到中间那个水晶球来。”飞行板下面响起了监察者队长的喊叫声。

    “好啦,我摸到了,接下来怎么搞。”

    “大人,你用精神力接触那个水晶球,精神力以脉冲的形式发出,一共五次,三长两短。”

    焰按照这个方法试了试,果然水晶球马上亮了起来。

    接下来的操作就很简单了,几乎大部分都能够直接在飞行板上用精神力操控。

    焰试着往前飞了一段距离,感觉还不错,不过飞行还不是很平稳,因为要不停地发出指令,来调整飞行板的各种姿势还有动力输出,很是有些不习惯。

    感觉这玩意如果给一个高级低阶恶魔使用的话,还是很勉强的,这玩意对精神力的要求还是挺高的。

    焰正准备往更高的地方飞去呢,突然一惊,卧槽,底下还吊着一个恶魔呢!

    回想到刚才隐约从风中传来的惨叫声,焰赶紧跳下去一看,妈的,这个衰仔居然死了!

    刚才走低空掠过的时候,监察者队长因为是倒掉在下面,所以头部撞到了地面的石头上,这个时候都已经凉凉了。

    “简直坑爹,还说让你多活一段时间呢,看来你这个家伙就是命不好。”

    焰在空中兜了几圈以后,回到枯井处,收起飞行板,然后往枯井里面看了一下,世界之眼毫无变化,貌似很稳定的样子,也不知道那个肠子怪物是怎么过来的。

    “得快点投放信标了,”焰自言自语到。

    万一察觉到巡逻队久久未归,又派人来找,那说不定又得整出点什么事来。

    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玉牌,这个玉牌表面光滑,什么都没有,这是故意做成这个样子的,主要是考虑到各各世界审美观不一样,最好上面什么都没有。

    有些玩意恶魔们可能觉得很酷,或者神秘,一看就像是掉渣天的东西,到了异界,搞不好会被人认为是一坨狗屎呢,所以最好不要有太主观的东西存在。

    真正有内涵的是玉牌里面刻的法阵,阵法非常的细小,几乎难以察觉。

    一般的检查手段根本就发现不了,当然,凡事有利就有弊,因为法阵做的很隐蔽,所以法阵发出的蛊惑信息非常的弱小,几乎难以察觉。

    只有在夜深人静,持有者心情比较平静,特别关注玉牌的时候才能够察觉得到。

    这也是为什么要用玉这种材质的原因,玉本身就能够使人新平气和,静下心来。

    至于蛊惑的手段,焰参考了市面上流行的各种套路,捡宝流、穿越流、系统流,最终还是决定走比较稳妥的人造心魔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