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中域之主
    一上去,焰傻眼了,中域之主居然没跑,真的就在那里。

    淡蓝色的魔力池里面还坐着一个女性,赫然就是那头母龙变化的女性,不过好像是昏迷不醒了。

    如果只是中域之主在的话,焰可能还会怀疑是假的,但边上这个龙女在的话,基本就可以确定是真的了。

    一个高级法师没有那么牛逼,能够够模拟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而且还要以这么高级的幻像呈现出来。

    中域之主看到焰上来,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焰一眼,就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他在龙女的背上刻着什么东西。

    焰感觉遭到了无情的暴击,什么情况,竟然敢无视自己?

    焰一把扯下边上的栏杆,直接拉下来一截木头,然后砸了过去。

    一堵无形的墙壁突然出现在魔力池的四周,木头撞在上面四分五裂,护盾一点扭曲的迹象都没有。

    中域之主低着头,全神贯注于手里面的事情,显然对自己的这个护盾很有信心。

    魔力池里面的魔力正在缓慢的下降,难怪刚才中域之主截断了魔力供应,是节约魔力么?

    看起来他是要争取时间,顽抗到底了!

    焰顿时就不爽了,怎么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乌龟壳,正儿八经的架没打过一次。

    焰本来是很爽的,不是在装逼,就是在去装逼的路上,直到碰见了这种乌龟壳以后,让焰有种消化不良的感觉,这玩意真是啃不动啊。

    “你他娘的,给我出来!”

    焰双爪冒起黑气,狠狠地插在护盾上,护盾扭曲起来,嘎吱作响,不停地有魔力和深渊气息对冲在一起,然后全部消散开来。

    焰坚持了一分钟就放弃了,这个对魔力存粹的消耗完全无意义,而且人家可是有一池子的魔力啊,他这副身板可经不起压榨。

    “好你个中域之主,欺世盗名之辈!居然抛弃了自己的族人,让他们惨死于恶魔之手!”

    焰干脆在边上大叫起来,声音很大,这里地势很好,几乎整个城市的人都听得到这声音。

    反正焰的目的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做一个经常性的爆料人士也不错,这样人们就有更多的材料来编排他了。

    看这个中域之主还是无动于衷,焰干脆靠着护盾,坐在地上,看看中域之主在干啥。

    中域之主拿着一根白骨制作的笔,在龙女的背上描绘着一种复杂的图案,无数的线条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像是某种魔纹,或者是类似功能的法阵。

    “啧啧,你这魔纹描绘的真是棒,好白呀,摸起来一定很光滑细腻吧。”

    中域之主听完,手一抖,差点中断刻画过程,下一刻,一股浓浓的雾气升起,干脆把龙女背部裸露的皮肤都给遮盖了起来。

    焰嘿嘿一笑,就怕这中域之主软硬不吃,现在可算是找到他的弱点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龙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闭着眼睛昏迷不醒的样子,自己也没把她怎么样啊,也就是伤了翅膀而已,怎么会这么虚弱,龙女好像意识都陷入沉睡的样子。

    还是说这个龙本来就有什么毛病?被自己这么一打,给激发出来了。

    “话说回来,两口子别老是闹矛盾,床头打架床尾合嘛,”焰一副过来人的口气,“不过性生活不和谐确实是个问。”

    中域之主额头青筋暴起,这还要不要干活了?

    这个恶魔在这里,根本不能安心描绘魔纹!

    中域之主干脆一只手稳住骨笔,另一只手在空中划出一个玄奥的法阵。

    轰!

    一阵恐怖的压力突然从天而降,焰浑身一紧,周围的空气居然像是凝固了一般,他居然动单不得!

    只见中域之主单手缓缓的握紧,随着中域之主手掌的握紧,焰感觉到周围空气传来的压力越来越恐怖,最后恐怕是要活活把自己压爆!

    焰赶紧挣扎起来,中域之主眼神一冷,正要握紧手掌,咳咳……龙女发出痛苦的声音。

    中域之主赶紧中断了施法,刚才因为抽取魔力池的魔力,这边龙女的伤势马上就压制不住了!必须快点完成禁锢法阵!

    焰还没来得及使出全力,便感觉到周围一松,中域之主竟然主动放弃了施展法术,那个龙女的嘴角还流出一点鲜血。

    焰却是一脸严肃,这个中域之主的实力很强啊,恐怕要不是要照顾龙女的话,自己根本就进不了塔,搞得不好,自己恐怕还得受伤才跑得掉!

    这很古怪,这实力,简直不像是一个高级法师!

    这个中域之主没有顾忌的时候,估计非常的强!

    焰顿时没了主意,现在上吧,打不到人家,不上吧,怎么增大增粗?

    为了远大的梦想,干了!

    焰咬咬牙,干脆的冲了上去,继续干扰这个法师,反正他又没什么损失,大不了等一下跑路就是了。

    龙女就算被抑制住了伤势,也很虚弱,中域之主也不敢来追焰。

    看看这个中域之主的进度,估计最少都还要半天时间才能够刻画完成纹路。

    焰干脆的坐在边上观察起来,时不时的用嘴巴发出“精神攻击”打击一下中域之主。

    随着时间的推移,焰发现护盾的强度在下降,这是很明显的,因为魔力池的魔力正在不停地消耗,都被这个龙女吸收了。

    刻画魔纹消耗的魔力也是恐怖的。

    因为上面太久没有动静了,下面观察的法师们顿时疑惑了起来,加上之前刚门太左说的话,众人纷纷起了些小心思。

    或许两人都死了?或者是死了一个,另一个重伤了?

    想到这里,众人的心思顿时不可遏制的活络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都快落山了,众多野生法师的野心各种膨胀。

    “这么久了,再怎么样也该分出个结果了。”

    在一个黑衣人带头探路之下,一个金色衣服的长者带着一伙人往法师塔走去,他的袖口纹着一把银色的短剑。

    这是大路上数一数二的组织,他们以短剑作为标记,实力非常强大,一度还是中域之主的有利竞争者。

    即使后来中域之主晋级到了高级法师,也奈何不得这个组织,他们人数众多,有自己的一套培养体系,几乎半独立于人类世界之外。

    这些人刚走进法师塔,就已经被焰给发现了,焰正闲着无聊呢,于是干脆的躺在地上装作很受伤的样子。

    没几分钟,一个法师畏畏缩缩的在门口往里面张望,看到里面的情况,顿时大喜,赶忙跑下楼去汇报。

    随后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一大伙人从门口走了进来,带头的就是那个金袍法师,“域主大人,我们前来支援你了!”

    老头嘴上这么说,但是却面无表情,站在远离域主和恶魔的地上,一伙人身上都魔力涌动。

    全都是中级法师!

    “域主大人,请快放下护盾,我们前来救援你了!”老头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不怀好意的说到。

    “快上啊!这龙女以被我打成重伤!”

    焰挣扎着说道,说完便面无表情的靠在墙角。

    “大胆!我们是来守护域主,除掉你这个恶魔的!”金袍老者指着焰,义正言辞的说到。

    老头说完,便不在管恶魔,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仔细的看着域主。

    这时他也发现了中域之主根本就不能分神,顿时邪念大起。

    焰知道这个老头想干什么,说到,“我也是受人指使罢了,你们这个世界谁给我魔晶,我就给谁干活,你也可以雇佣我。”

    “我甚至可以给你我的精血,将来我们还能并肩作战!”焰一本正经的说。

    金袍老者不在犹豫,“来啊!域主受到怪物蛊惑,执迷不悟,给我击杀那龙女!”

    老头也不说域主的什么错,但是他们显然是商量好的,所有的魔法都开始往域主身上招呼。

    奈何那护盾牛逼了,但是此时已经接近魔纹完工之时,魔力池的魔力已经见底,十几个中级法师敞开来攻击,护盾受到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金袍法师瞥了一眼恶魔,还是不放心,他自己一直没有动手,一直注意着焰这边的动静。

    “别看了,我阿斯塔.笛蒙.诺维奇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等下你只要把那个龙女给我就行。”

    看到焰开出自己的条件,老者好像是更加放心了,但是还是没有施展魔法。

    中域之主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毕竟谁都知道,恶魔最多也就偶尔来这边打打秋风,算不得什么重大威胁。

    透明护盾在十几个法师的持续攻击之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魔力池的魔力快要见底了,而中域之主的魔纹还没有刻画完成。

    中域之主不得不使用自身的魔力,这个时候护盾的强度便大大减弱了。

    终于,护盾开始强烈的扭曲起来,轰的一声,化作漫天的碎片,金袍老者一脸喜色,“是我们银剑团称霸天下的时候了!”。

    银剑团的老大,也就是那金袍老者大手一挥,众多法师又释放出魔法,朝那边的中域之主轰去。

    焰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情况?这个中域之主就这样死了?

    所有的法术接近的时候,中域之主身上却是自动激发出了一个护盾!

    果然没这么简单!这个是更加高级的被动护盾,只有在感应到致命威胁的时候才会自动开启。

    “别怕!给我狠狠地打!这是使用魔晶供能的,很快就耗尽魔力!”金袍老者淡定的说到,看来他为了今天也是做了不少功课的嘛。

    不过可惜的是,这最后一击焰要自己来完成!

    看着时机差不多了!

    焰化作一道黑影,直接凶猛的往中域之主撞去,轰!利爪猛地撞击在护盾上,护盾马上四分五裂,焰接着用力,利爪去势不减,直取中域之主的胸口!

    这个时候,中域之主终于是画完了最后一笔!

    笔尖一落,焰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