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中域之塔
    焰走在大街上,也没有人前来阻止它,所有的法师都躲在自己的院子里面。

    中域之主抱着那龙女进了中域塔以后就没了动静,也没有发出任何命令。

    只有一群人在中域之塔内进行防御,这群人是中域之主家族的人。

    别人都可以看戏,都可以当墙头草,唯独他们不行,中域之主兴,他们就可以横行霸道,中域之主亡,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焰也摆明了不会放过他们。

    “大人,那恶魔已经进入警戒范围了!”一个低级法师说。

    “那还等什么?给我攻击啊!”族长火都来了,这些族人怎么回事?一个个平时嚣张的不得了,对于冒犯家族威严的人,轻则杀了就是,重则就要全家丢进矿井,劳作到死,怎么这个时候反而婆婆妈妈了?

    得到族长的授命以后,中域塔发动了攻击,但是也仅限于警戒类的攻击,想要调动威力巨大的攻击,必须要有塔主开启法阵才行。

    悲剧的是,现在塔主躲在顶层,大门紧闭,他们打不开,也联系不上,想到这里,族长悲剧的叹了口气,失去中域之主支持的家族,简直就是风雨飘摇啊。

    现在连个外人都叫不动!站在这里的人,有多少又是被逼无奈呢?

    族长一口气还没叹完,焰就进来了,实际上焰根本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试探这个法师塔的反应。

    什么鬼?

    这个法师塔怎么威力这么低?

    焰一眼就看得出来,法师塔根本就没有调动所有的能量进行攻击,程度也就和四域的法师塔差不多。

    导致攻击根本就是在抓痒,焰在外面装了下样子,看到攻击迟迟没有加强,就火了,看不起我还是咋?

    焰开始直接靠近法师塔,果然,攻击平率加快了,但是力度完全没变!本来还想着抢点盾牌啥的呢,这下裸奔过去应该都没问题了。

    看来法师塔里面出了什么变故啊……

    维克托躲在远处,往这边张望,就连他都看出来了,法师塔根本没有进行有效的阻击。

    说不定是中域之主在给那头龙疗伤呢?或者是长期和龙搞,变得很虚,表面看起来很强的样子,其实都是装的!走起路来小腿都打抖,难怪要隐身才敢出来见人。

    焰直接冲到法师塔门口,飞起一脚,直接把法师塔的大门给踢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法师塔。

    随之震动的还有整个城市的人心,无数人都在议论,到底怎么回事,别人打上门来也不还手,中域之主就这么跪了?这么牛逼的法师塔就这么拱手送人了?

    “不一定,中域之主还没出现呢。”也有比较稳重的人士说到。

    “狗屁,我看这个世界就要变天了,毕竟中域之主都活了这么久了,说不定是外强中干,生命走到尽头了也说不定。”这个结论一出,顿时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

    焰冲进法师塔里面,抓住一个来不及跑上楼的小法师,“你们老大呢?”

    “我……我不知道,别……别杀我!”小法师吓得说话都说不清楚。

    废物!

    焰直接把这个小法师丢到一边,然后往楼上走去。

    在快速的跑了好几层之后,终于见到了一个中级法师,这个家伙带着一伙人,似乎早有准备,居然在楼梯口埋伏焰。

    怎奈焰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这些法师的想象,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焰就站在了他们后面。

    只有那个中级法师反应最快,察觉到不对劲,回过头来,看到站在一群人后面的恶魔,顿时一脸震惊,这还埋伏个屁啊?

    没法搞啊,人家的影子都看不清!

    扑通一声,法师干脆的跪了下去,“大人,饶命啊。”

    “你说饶命就饶命,那我不是很没面子。”焰呵呵一笑。

    边上的低级法师吓得也全部跪了下去,没有一个人敢反抗的,全部被焰诡异的速度吓得要死。

    很多人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被从家里召唤过来,稀里糊涂的说是要埋伏敌人,然后稀里糊涂的就开始下跪求饶,完全处于懵逼状态。

    事态的发展速度之快,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放心啦,我阿斯塔.笛蒙.诺维奇也不是什么乱杀无辜的人,我可是立志要做一个四好恶魔的人物。”

    “告诉我中域之主在搞什么鬼,你就可以走了。”焰说到。

    中级法师赶忙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生怕焰怀疑他还有什么没说,指着边上的一群法师道,“大人,我的这些手下都可以作证,这几天我们都在一起的。”

    焰点点头,便往楼上走去。

    中级法师跪在地上,冷汗直冒,尤其是焰的双眼看过来的时候,他的皮肤就像是被刀子割过一样,还好,终于是逃过一劫了。

    “刚门太左大人,你说四好恶魔是哪四好啊?”边上一个小法师求知欲很强烈。

    “大概是好吃好喝好睡好身体吧。”刚门太左站起来,懒得和这些渣渣废话,直接往法师塔外面跑去。

    是时候跑路了,反正他又不是域主家族的人,他做到这一步,已经对得起这些年领的魔晶了!

    虽然刚门太左不知道中域之主实力到底如何,但是这个奇怪的羊角魔的实力他是见过了,绝对不是中级法师可以抗衡的。

    恐怕真的如传闻那样,最少都是个高级恶魔了!

    众多路人法师躲在法师塔外面的房子里面观察这边的情况,看到刚门太左出来,认识的赶忙上去打招呼。

    “太左大人,你这是?”众人看刚门太左一脸行色匆匆的样子。

    “我回家洗洗睡啊,还能干嘛!”刚门太左不爽的说到。

    他心里面盘算着等下收拾好东西,赶紧跑到北域苦寒之地去避避风头。

    如果中域之主胜,自己就不回来了,如果恶魔胜,到时候还可以回来到处浪,反正恶魔不能在这个世界久待,最后还是要他们这些中级法师来管理世界!

    “哎哟,大家别挡着太左大人呀,大人忙着跑路呢。”边上有几个和刚门太左不太对付的人挤兑到。

    刚们太左顿时羞恼起来,“嘴巴放干净点,老子凭本事出来的。”

    刚们太左为了面子,干脆说中域之主老了,那个恶魔实力虽强,但是也不想和大部分中级法师为敌,所以想拉拢大家云云。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那和刚门太左不太对付的几人,却是不信,“果然是**长的太左边了,跑路都能说得这么有道理。”

    刚们太左顿时大怒,这个时候法师塔中突然又传来一声巨响,刚们太左吓了一跳,干脆懒得和这些人扯皮,撂下一句,“老子凭本事跑路,你管得着么。”便推开众人,往自家方向跑去。

    轰!

    法师塔里面又传来一声巨响,众人甚至看到一面墙居然被打破了,看来战斗很激烈啊!众人赶紧躲好,免得被波及。

    焰恼火的看着眼前的法师,这些中域家族的法师很牛逼啊,一个个硬气的不得了,竟然依靠一个法师塔内部的防御阵法,一直在和他较劲。

    这里已经是第20层了,再往上一层,就是中域之主所在的楼层了,这里的防御非常强大,又靠近楼顶的魔法池,所以这里魔力充足,虽然没有攻击能力,但是防御能力却是一流的!

    “滚回深渊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族长气得不行,刚才他们合力的两次攻击都被这个恶魔快速的躲了过去。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么?”焰突然问道。

    “这里当然是我们人类的世界,这是我们的法师塔!”族长也乐于回答,拖延时间嘛,他很需要!

    “要我说,这里是厕所,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族长也不生气,生气也没用,他现在需要的是拖延时间,但是要拖到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

    越是僵持下去,他反而越是感到绝望,这个恶魔实力太强了,出了护盾,没有一个人能在他的手里面走过半个回合的。

    十几个中级法师,全部龟缩在通往顶层的通道口,依托那里的一个防御法阵进行防御。

    焰也是气的不行,这个护盾直接连接了魔力池,怎么打,都打不破的样子。

    只能慢慢的消耗里面的魔力了!

    焰拳打脚踢,护盾不断地变形,扭曲,但就是不破碎开来,魔力像是不要钱一样,不停地往这边输送,族长控制着汹涌的魔力,根本分不了心,已经不能和焰斗嘴了。

    然而意外发生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护盾的魔力突然被切断了!

    通道里面涌动的魔力法阵突然全部黯淡了下来,焰大笑一声,利爪上泛起黑气,猛地往前一划,整个护盾失去弹性,直接破成碎片,碎片还没落地,就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族长一脸懵逼,“这不可能!”,按照他的估计,魔力池最少都能够支撑到半天时间的!怎么这才一会儿,就不行了?

    “老祖宗啊!你就这么坑你的家族?”族长一脸苦涩,这个时候唯一的解释就是,上面有人主动切断了魔力的供应,自己等人是被放弃了么?

    焰可不管这么多,直接冲了进去。

    一阵腥风血雨,所有的人都全部死亡!

    这些中级法师现在根本不是焰的对手,焰扭了扭头,现在他感觉自己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增长,中域之主估计在自己手里也走不过两招!

    不过为什么中域之主要放弃这些族人呢?留着他们拖延时间不是更好么?

    这些同一家族的中级法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焰是不可能放任他们存在的。

    想不通中域之主为什么要看着他们去死,难道中域之主已经不在这里了?

    焰顿时心里一惊,但是仔细感应,上层有着熟悉的气息,焰能肯定,中域之主就在上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气息很弱,难道是分身之类的法术?焰大急起来,一脚踢开门,冲上了顶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