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你很娘啊
    听到焰居然如此评价自己,刚刚在小法师帮助下止住耳朵流血的金耳环法师顿时大怒,撸起袖子朝维克托大吼道:“看清楚来!血色狼头!我可是监察院的核心成员!你们竟然敢对我不敬,我敢保证,我一死,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金耳环法师知道恶魔的性格,对恶魔口出威胁,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还不如威胁一下这个召唤师,虽然看起来他管不了那个恶魔的样子。

    “算了,都得罪了,干脆搞死算了。”维克托无语的对焰说到。

    他的心态也慢慢的起了变化,仔细想想,死在他手里的中级法师就有两个了,如果加上这个,就是三个了,而且一个比一个简单,起初九死一生,后来微微有点惊吓,到现在的只要站在一边看戏!

    不知不觉,维克托恍然发现,虽然这个恶魔对自己如此客气,但是他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就算不如高级法师,但也相差不远了!虽然自己控制不了他,但是这个恶魔是如此的强大,自己为什么不好好地利用一下呢。

    正好这时焰也检查完了空间耳环,这是一个不大的空间魔法物品,差不多一个半立方的样子,还不错,可以多放一倍的小恶魔翅膀了!

    听到那法师的威胁,焰呵呵一笑,“什么狗屁监察院,我跟你说,域使我都杀了,还会怕你!”

    “什么!你居然…居然敢杀害域使!”

    只剩一个耳朵的法师一脸震惊。

    他好不容易才回过神,这下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叛徒!你这个人类的叛徒,中域之主不会放过你的!”

    焰大手一挥,“你们滚吧,去给我提前通知那个中域自主,叫他跪在门前迎接,要不然我深渊大恶魔,阿斯塔.笛蒙.诺维奇就要拧下他的猪头!”

    一只耳撞见这种惊天大秘密,他以为自己绝对要死了,没想到这个自大的恶魔居然要放了自己!

    他赶忙在小法师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往林子里面钻去,走出一段距离,感应不到那恶魔的气息以后,他冷冷的一笑,“真是自大的恶魔啊,中域之主可是世界最强者,一只手就能够按死你!”

    维克托听到焰的话却是内心一震!“得了吧,什么狗屁玩意,我去了中域非得把他搞死不可。”这句话在维克托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

    “对啊!自己现在似乎有点希望能够挑战中域自主啊!自己召唤的恶魔这么强!为什么不杀了中域自主,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要感谢自己!”

    这个取而代之的念头一在维克托的脑海里面发芽,就快速的长大,再也挥之不去。

    维克托开始幻想,干趴下中域自主以后,无数人跪倒在自己的高塔之下,惊天动地欢呼声直穿云霄!就像那天在南域塔下一般!

    两人各怀心思,看着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从林中的法师,竟是都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一种名为**的东西在周围游荡,像是山谷里面的迷雾一般,久久不能散去。

    这个时候地面的那个被震晕过去的青年也醒了过来,看到一地的黑衣人,顿时一惊,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焰,顿时剩下的一颗门牙都隐隐作痛起来。

    焰做出一个自认为和蔼的笑容,拍了拍那个青年的脑袋,因为高差巨大,焰只能摸到他的头顶。

    “小伙子,风系法术练得很溜啊,看你这么有才,我就放你一马,哦对了,以后你如果遇上别的恶魔,只要报上我的大名,保证没人敢动你!”

    焰报出自己的名号以后,果真让这个青年走了。

    既然都放走这么多人了,地面上晕死过去的黑衣人就干脆都不管了,只要他们运气好,在野兽发现之前醒过来就行了。

    焰心里美滋滋的,小世界就是好啊,这深山老林里呢,自己就已经传播出去名声了,等过几天到了中域,指不定得多火呢!

    翻过山脉。

    焰黑吃黑的打劫了一辆土匪假装的车队马车,直接快速的往中域赶去。

    虽然还只是在中域边境,但是翻过黑色山脉以后,这边的道路明显更好走了,宽阔的车道,一看就长期有人维护,靠近城镇的时候,还不时的有马车跑过。

    这里法师的数量不在少数,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焰明显感觉得到,中域的魔力更加的浓郁,而且中域富有得多比别的几个域。

    看来这里确实是世界的中心,这里造就一个魔法师的概率比四域大了太多,虽然地方狭窄,但是在让这个世界发展千年,出现一个圣域法师不是问题。

    路过一个城市休息的时候,广场中间伫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一个中年面孔的法师,身穿金色纹路的长袍,站在一头巨龙的头顶,手指向远方,做装逼状。

    不用维克托提醒,焰就知道,这个应该就是中域之主了。

    一个儿时就得到巨龙效忠的男人,据说他修炼至中级法师只用了20年,成为高级法师已经有快三百年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按照焰的认知,这种天赋应该早就晋级到高级法师巅峰了,不过也说不定,这个世界缺少必要的知识储备,作为先行者,很难突破。

    但是他完全可以通过恶魔做交易啊,听说高级恶魔往来各界,知道的很多,搞到一些别的世界的魔法知识应该不难,真是个奇怪的状况。

    随着两人慢慢的朝中域之塔出发,有人勾结恶魔的消息逐渐传播了开来。

    很多人看到焰就马上跑开,为了避免麻烦,而且长期维持焰的存在,维克托也是吃不消,焰干脆回到了深渊。

    一回深渊,就像是拨动了快进键一样,小世界的时间变化的飞快,稍微休息一下,等焰再一次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一座黑色的城市外面。

    高大的黑色城墙,黑色的魔法塔高耸入云,这个才有点像是魔法塔的样子,光是看外形的话,已经不比别的世界差了。

    看起来这个中域之主有两下子啊,而且绝对和别的世界有交流,光靠这个世界自行研究的技术,根本支撑不起这么高大的法师塔。

    这就让焰更加疑惑了,这个法师搞什么鬼,难道是隐藏了实力?

    “前面的人滚开!”

    一个青年骑着一头拉风的狼类生物坐骑直接朝这边冲了过来,后面跟着一群年轻人,都骑着高大的马匹,个个衣着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焰站在那无动于衷,自己还没惹事呢,就马上有人跑出来作死了,这个世界真是想不出名都很难啊!

    那骑着拉风狼头坐骑的青年看到这个恶魔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冷漠的一笑,反而驱使坐骑,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谁知那坐骑靠近焰的时候,突然害怕起来,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急忙的收住四只脚,上面的青年一下不注意,直接被甩了下来。

    青年下巴先着地,在地上摩擦,来了个狗吃屎的动作,刚刚好停在焰的面前,那头狼型坐骑却是发出一阵呜叫,夹着尾巴不敢上前来。

    “你这畜生感觉还挺敏锐。”焰呵呵一笑,他本来都打算把这家伙烤着吃掉,这头巨狼体内的魔力水平很高,已经算得上是魔兽了。

    “大少!”后面的一大波年轻人吓了一大跳,赶紧上来把大少扶了起来,这巨狼也不知道发什么疯了,居然敢把主人都给甩了下来!

    青年美男子狼狈的被人从地上扶起来,两眼中冒出火花,但是他没有说话,带着雕有红色花朵戒指的手往下巴上指了指,众人恍然。

    “快!找医生!大少下巴脱臼了!”

    “不用!让我来为大少分忧!我学医多年,今天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一个长发白衣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朝大家自信的说到。

    他本身又是低级法师,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凡,手段也是不凡,得到大少允许后,上前直接往下巴上一拍,咔嚓一声,脱臼的下巴接了回去。

    这里距离城门口不远,人流如织,十几匹马和十几个人挤在这里,已经造成了拥堵。

    城门卫兵看到这边的情况,竟然不敢派人前来疏散众人,来往马车也是敢怒不敢言。

    大少活动了一下下巴,看着已经被众人围起来的焰和维克托,正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两个嚣张之徒,焰却是先说话了,“大少,你带这种红花戒指,身上还搞香水,让人觉得很娘啊!”

    这顿时激怒了大少,“娘?”大少一挥手,十几个人都亮出了法杖。

    焰:“唉,我的好儿子,你的娘不在这呢,爸爸我带你去找娘。”

    大少直接就怒了,“你妈的!给我弄死这个法师!出了事我兜着!”,他直接把今天出门的时候他老爹给他的警告丢上了天。

    维克托一脸懵逼,躺枪!

    “卧槽!为什么要弄死我?我没有指使这个恶魔啊!”

    众人哪管这么多,“少废话!竟然敢对大少出言不逊!”众多年轻的法师直接动起了手,有些看起来牛逼的还开始叫卫兵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