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又一个道具
    焰冷笑一声:“什么狗屁域使,那啥,那个洛什么鬼,这人是你上司么?”

    夏洛本想说是,但是看到恶魔血红的眼睛,心里突然一突,赶紧回到:“大人,这家伙只是我名义上的上司,我的能量比他大多了!”

    “他这种低层爬起来的垃圾,我在中域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有啥事,您吩咐我一声就行了!我们家族在中域可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焰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阵残影晃动,焰就到了域使的身边,那域使倒是经验老道,竟是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护盾,但是他完全低估了焰的强大程度。

    只是一击,焰便连人带盾全部砍成了两段,“行,那么这事就交给你来办好了。”兀自的,地上断做两截的域使,还在痛苦的挣扎,因为肺部全部破裂,只见域使痛苦的张开嘴巴,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还在徒劳的试图把肠子给塞回胸腔里面去,夏洛看着这血腥的画面,听到焰的吩咐,浑身打了个激灵,赶紧跪在地上,“大神放心。”

    ******

    去往中域的途中……

    “额,你召唤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陪你走路?”焰正在深渊体会打保龄球的快感呢,在他这么多天的坚持努力之下,他的力量有了巨大的增长。

    原来他可以把一个恶魔丢出去,然后击倒五个恶魔,现在他把恶魔丢出去,已经能够击倒七个恶魔了!

    “前面就是黑色山脉了,杀人越货的好地方,有点不安全。”维克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他好歹是个域主了,得惜命啊,这次提前秘密前往中域,所以没有带一个守卫。

    中域的威胁时刻压迫着他,还没出发的时候,中域就已经派人在南域监视他了,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维克托时刻保持警惕,心中的怒火也在上升,但是为了他在南域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觉得还是尽量不要得罪中域自主,况且他也完全不是对手,最关键的是中域之主可不是什么孤家寡人。

    焰鄙视的看了一眼维克托,还好他戒指里面装满了吃的。

    也不知道羊角魔是个什么套路,光长力量不长个,他有一次看到一个从空中飞过的巨魔,那实在是太巨大了,一个胳膊比他的腰都粗,感觉力大无穷的样子。

    维克托看到焰突然叹了口气,说,“咋了,你这么吊,我又把塔里面的财宝都分给你了,有钱有实力,还有什么烦恼么?”

    “维克托,你说怎么才能增大增粗呢?”。

    “啊?”

    维克托直接把嘴里面的一口鸡腿都喷了出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什么鬼?

    “额,大人,不是说恶魔的那话儿都很大的么?”

    “那话儿?哪话而啊?”

    焰有点不解,这个维克托自从当上域主之后,老是喜欢说半句话了!

    维克托看焰这么不识抬举,只好敞开天窗说亮话了,“就是两腿中间晃荡的那玩意!”

    焰一愣,什么鬼,“煞笔啊,我说的不是那个。”

    我这玩意会小?焰直接把那玩意亮了出来,敞开大d说亮话,吓得维克托菊花一紧,不愧是魔王大人啊!

    “我说的是如何把身体变大!”焰咒骂着这个煞笔的人类。

    实在是太坑爹了,还能不能好好地交流了,一件这么崇高,向终极力量出发的伟大事业,被他说得这么不值一提!

    焰都仔细观察过了,几乎所有高级恶魔都比他要大,如果他自己不变得大一点,老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这样的话,你还别说,我有听说一个传闻。”

    维克托顿了顿,“先申明啊,到时你可别说我骗你!”

    原来这个世界居然是有龙的,不过只有一条,而且被中域之主降服了,据说那头龙幼年时就和中域之主一起长大,现在已经过去有300年了。

    “据说,如果沐浴了龙血的话,那玩意就会坚硬如铁!”

    “傻逼,这有什么用。”

    “还有个副作用就是会让身高增加不少。”

    维克托为了避免可能的责任,又补了一句,“壮阳典籍上是这么说的。”

    “很好!就是他了!”

    维克托的最后一句话被焰自动忽略了。

    焰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头龙给杀了,没啥效果的话,烤了吃了也行,而且听说屠龙勇者是很容易被人记住的,大家都喜欢这种调调,英雄救美,勇者屠龙,王者之剑,三大永恒主题!

    不过考虑到要收集所有的龙血,还有大量龙肉,必须要不少的空间戒指才可以,据说这头龙能有小山那么大。

    这个世界的空间戒指非常难得,因为这玩意只有高级法师才能够制作,但是高级法师只有中域之主一个,所以空间戒指异常稀少,而且因为技术原因,里面的空间都非常小。

    焰上次搞到的那个戒指才一个立方,放点小恶魔翅膀就满了,根本不够用,虽然还没杀到龙,但是焰觉得这是迟早的事,在那之前,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搞到尽可能多的空间戒指!

    两人走到了一处黑色山脉附近,接下来的就是山路了,只能放弃马车,徒步前进,这个巨大的山脉后面,就是中域的地界了,两域交界处,又是高山密林,导致这里盗匪横行。

    维克托上次来中域,都是60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被上一任塔主送来这里进修,之后忙于修炼和勾心斗角,就再也没来过中域。

    两人刚走在山路上不远,就见到一个青年从小路的那一头跑了过来。

    那人一脸焦急,隐隐的后面还有追赶的脚步声,看到焰和维克托,那人脸色一喜,径直朝两人跑了过来,同时嘴里面大喊,“叔叔!你可来了,快救我!”

    焰呵呵一笑朝维克托说道:“可以啊,你这是有钱有权了,深山老林里面都能蹦出一个亲戚来。”

    维克托脸色一冷,哪里来的小贼!居然想让他来背黑锅。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群人越出了草丛,赫然是一群蒙面持刀的大汉,显然是在追杀这个青年!

    情况显而易见了,竟然敢戏弄一个法师!维克托火了。

    “我这叔叔恐怕要大义灭清了!”维克托冷哼一声,便直接一个小火球朝那个青年甩去。

    那青年看到飞过来的火球,冷笑一声!似乎早有准备!

    那个青年,竟然脚底生风,往侧边一滑,避过了火球,这青年居然也是一个法师!

    火球去势不减,直接砸在后面的一个黑衣人身上,那个黑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打滚,然而魔法火焰根本压不灭,没滚几下,那黑衣人就被烧得痛晕了过去。

    黑衣人顿时大怒,“杀!一个不留!”黑衣人也懒得分辨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一伙的了。

    同时后面又有脚步声传来,焰感受到有魔法波动,难怪黑衣人这么嚣张,原来他们自己也有魔法师。

    这些人显然是来自中域的,果然如维克托所说,中域果然实力强很多,这边缘地带就遇到了好几个法师了,这些普通人类也都个个身手矫健,看到法师也不慌不忙,进退有据,显然对法师的能力也是很清楚的。

    青年人躲过维克托的火球,嘿嘿一笑,便加速准备从旁边绕过去,他的身上同时升起了一个透明的护盾。

    青年人老远就看到这个恶魔了,在快要靠近焰的时候,一堵风墙在他和焰之间升了起来,加上护盾硬抗一下,应该是能够顺利过去了。

    青年身体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的在地面上快速的滑动,转眼就滑过了焰的身边,焰那拥有超级动态视觉的双眼甚至看到了轻年脸上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同时朝后面的黑衣人那吹了个口哨。

    然而青年一回头,却是惨叫一声,一脸惊恐的直接撞在了焰的拳头上,“年轻人,你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装逼,装逼也就算了,还在我的面前秀走位!”

    焰呵呵一笑,把缺了一颗门牙,满脸是血的青年提了起来,然后扔在黑衣人脚下,黑衣人却是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好强大的恶魔!黑衣人脸色大变!

    刚才担心目标逃脱,他们可是看得真真的,这个恶魔速度快的令人发指,在地面移动几乎就是一道残影,青年是在地面上滑动,这个恶魔简直就是在地面上飞!

    如果两边交手的话,即使不算上边上这个法师,他们也必死无疑,没有生还希望!

    “大家不要害怕,我是一个向往和平的好恶魔啊,我叫阿斯塔.笛蒙.诺维奇,很高兴认识大家!”

    学着人类的样子,焰还鞠了个躬,结果腰弯的太快太猛,头上尖锐的角直接把一根手臂粗的树枝给划断了。

    咔嚓一声,手臂粗的树枝断了下来,一群黑衣人看着光滑的断口,脸色一黑,僵在原地都不敢去抓趴在地上的青年法师。

    好在这个时候黑衣人后面的援手终于是赶到了,他们也有自己的法师,而且不止一个,其中更是有一个中级法师!

    那法师右耳上带着个大大的金耳环,看起来牛逼的不行,人也和那九九成色的金子一样,耀眼异常,一过来,所有的黑衣人就自动低头往两边靠去。

    “哟呵,这位法师兄弟挺自觉的啊?”金耳环法师呵呵一笑,对自己的威慑力感到满意。

    没想到一个中级法师也不敢和自己等人起冲突,想来也是,他们组织已经是如日当空了!

    “这位兄弟,看你挺识趣的,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这个法师抖了抖刚才落在身上的树叶,故意露出了手臂上一个狼头状的标记。

    维克托脸色一变,正要庆幸自己幸好没有动手,这边焰却是大刺刺的问道:“你们是啥牛逼团伙啊?”

    什么?没听错吧?这个恶魔说“团伙”,这不是街头组织的称呼么?

    大金耳环法师一愣,认真的看了看焰,然后对维克托说道,“看不出来啊兄弟,居然能够召唤出如此强大的恶魔,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说完这个大金耳环法师就收起法杖,叫人绑起地上的人,就要走。

    焰却是眼睛一亮,卧槽,他看到什么,空间戒指!就是那个法师的大金耳环,居然是一个空间戒指,不得了!中域的法师牛逼啊,这是碰到的第二个有空间戒指的了。

    “等等!”焰突然伸手到。

    “老子帮你们抓到了人,你们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说?就这么拍拍屁股,就想走?”焰完全无视了疯狂向他使眼色的维克托,气愤的说到。

    大金耳环法师冷冷一笑,从耳环里面拿出法杖,“怎么,有意见?”

    “废话!我们这么辛苦,林子里蚊子又多,就在刚刚,我都又给蚊子咬了一下,你们必须给点报酬!”

    焰呵呵一笑,完全无视了那些手握剑柄的黑衣人,看着那金耳环法师,“我看你这个耳环挺拉风的,要不就拿这个作为报酬吧,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真的,我这个人最喜欢助人为乐了。”

    大金耳环法师面无表情,直接一挥手,后面的黑衣人都冲了上来,边上的一个法师给他们加上了法术,这些黑衣人的速度陡然加快,一片寒光划过树林,快速接近焰。

    焰直接深吸一口气,周围都直接刮起了一阵小旋风,猛地张开嘴,一个“滚!”字从焰的口中喷出。

    声音就像打雷似的,挂起的飓风把很多树枝都吹断了,一群黑衣人直接被吼声冲个正着,就像迎面被巨龙撞个正着一样,一个个口鼻鲜血直流,浑身毛孔都针扎一般刺痛,然后失去力气,倒飞了回去。

    维克托痛苦的闭上眼睛,该死!这次的中域之行绝对是麻烦重重了!说好的低调呢?

    焰哪管维克托咋想,直接上前,把已经被震得头昏脑涨,站都站不稳的法师抓住。

    这个傻逼,居然连护盾都没开,仗着人多就敢直接装x,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的法师好像基本都有这个坏毛病啊,估计是地位高,经历战斗次数少的缘故。

    一声惨叫声中,焰直接把那个金耳环给扯了下来,好家伙,外面居然度了这么厚的一层黄金,难怪看不出来是空间戒指。

    焰本来想扮演一下热于助人的恶魔,接地气的走下守序路线传播一下名号,没想到一下没控制住,居然又走上了邪恶无序的老路子,焰看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金耳环,叹了口气:“唉,如果有的选,我真想做个好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