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来自长者的关怀
    两天以后……

    焰又响应了维克托的召唤,时光飞逝,岁月流转,这个小世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之久了。

    “怎么有新的行动了么?”焰的优势就在这里,他有充分的时间来等候召唤,两年时间,对他来讲,就是睡了一个觉而已。

    而维克托,两年时间,就是人生的100分之一了,一个中级法师,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两百年左右的寿命,在这两年里,整个南部区域终于彻底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下,这一年,维克托已经80岁了,虽然还年轻,但是他有很多事情要办。

    一个月之后,就是维克托前往中心区域报到的时候了,整个世界的掌控者,中域之主高阶法师麦迪术将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法术交流会,所有法师几乎都会前往,而东南西北四个区域的掌控者则必须前往。

    这是麦迪术展现自己绝对统治力的一种手段,这次前往中心区域述职让维克托内心颇有不安。

    前两年南部区域发生的事情,麦迪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年他一直在派人前往中心区域打探消息,但是中心区域的态度非常模糊。

    虽然他们对于各区域塔主的任命不是很上心,只要按时缴纳贡品,但是这次,从中心区域传来的消息却显示,有人似乎要对他不利,利用这件事情做文章,想要把维克托拉下马,种种迹象表明,中心区域倾向于把南域推向无序的深渊。

    整个南部区域,尤其是高塔城,已经被维克托建设成了他想要的样子。

    在这里,凡人占据了大部分职位,法师基本上都隐秘在高塔里面生活,根据焰这位“大恶魔”的建议,维克托甚至设立了公开的培训中心,专门培训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

    作为凡人,团结就是最重要的力量来源,有组织的队伍从来都是被禁止的,因为中级法师的数量非常的稀少,而低级法师,只要几波攻箭齐射,就能够很容易的被杀死,除了保持神秘的威慑力以外,采取愚弄凡人的政策,和取缔掉没有必要的上规模的武装也是很有必要的。

    维克托的特立独行,引起了众多法师的敌意,在某些地域,普通人类甚至都是不能住在城市里面的,白天在城市里面为法师老爷们服务,但在天黑之前,他们就得滚出城市,赶到外面的破棚子里面睡觉。

    整个城市的建设,都是围绕法师的意志展开的,对于南部区域的状况,他们感到不可思议,“这是对法师的背叛,”他们几乎都是这么说。

    奈何维克托这么吊,一般的低级法师他甚至都不想见,更不要说抗议了,整个南部区域都是他说了算,不想听话的人都死了,经过上次的教训,维克托也变得心狠手辣起来,谁不听指挥,那就去死,就这么简单。

    对凡人的开放政策,导致了南部区域的人口急速的膨胀了起来,当然不是多生孩子少种树的政策导致的,而是很多难民逃难来到南部区域。

    这种平民流失的冲击对西部区域尤其剧烈,因为两个区域的界线仅仅是一条冬天都会干涸的河流。

    南部区域这边甚至专门形成了一门生意,那就是把人从西部区域偷渡到南部去,生意非常火爆,为了迎合维克托的喜好,管理那块区域的南部法师,甚至故意纵容这种事情的发生。

    终于,西部区域忍无可忍,他们派人前往中域活动,试图搞死维克托,同时向南部区域下了警告。

    维克托感觉自己这么吊,有焰的信物在手,他随时可以召唤一个吊炸天的恶魔出来,还会怕了区区一个中级法师!所以他完全不顾西域的警告,而且依靠凡人的支持,他已经训练出了一只庞大的凡人军队。在南部区域法师的加持之下,这只凡人军队异常牛逼,他们的武器很多都是火系法师帮助锻造的。

    在焰的启发之下,维克托改变了对低级法师的态度,几乎所有得低级法师都被他集中了起来,火系法师炼铁、水系的植树造林、精神系的帮助他加强军队的教育工作,土系的修建房屋和平整道路。

    为了应对越来越严重的人口流失问题,西部区域的法师在边境建立了一个隔离区,甚至不惜在河里面投放恐怖的改造生物。

    “反正就是阻止我为世界的爱与和平做出贡献。”维克托摊开双手说到。

    焰听完维克托的抱怨,就知道这次要办的事情了,目标,西部法师塔。

    那里是整个西部区域的核心,不过那里的城市规模比南部区域要小很多,因为居民很少,只有十几个法师罢了。

    但是论宏伟程度,却是爆南部区域十几条街,毕竟以祭祀和炫耀为目的的建筑肯定要比以居住为目的的建筑要高大不少,笔直的街道,巨大的广场,高大的建筑,就是西部区域的特色。

    “这里的一切都是高大的,宏伟的,除了渺小的凡人。”西部城门口,维克托看着萎缩在高大城墙边上的凡人,这些人都依靠城市里面每天倾倒出来的剩菜剩饭过活。

    “站住!你们的召见令牌呢?”门口的守卫身穿黄金甲,精致的长矛一斜,挡住焰的去路。

    虽然看出了两人的不凡,但是法师是有特定穿着的,这两个既然没有,那就是凡人,“我劝你们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吧,这众神之城,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够进去的。”

    几乎每年,守卫都会碰到这种好奇的,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的凡人,对于这种人,他都是这么一句话,虽然这次来的这个人有点奇怪,顶着两个角,身材比自己还高大,但是多年的装逼生涯,让他不经大脑的说出了这句话。

    焰一听,愣了一下,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应该很出名了么,头生双角,来自深渊的先驱者,所有立志成为勇者的人的偶像,阿斯塔.笛蒙.诺维奇大人!

    他回头看着维克托,维克托明白他的意思,说:“你可能不知道,除了法师,凡人几乎很少出现在自己家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就像我的奶奶,到死的时候,都没有翻过村口那座小山,去看看后面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环境还很恶劣,人文环境的封闭也让人吃惊,普通人很难有能力进行超过一天的旅程,要不是法术的力量,凡人还只是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一隅。

    明白过来以后,焰非常的恼火,怎么回事?合着自己只是在南部区域出名了?别的四个区域,凡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大名?那岂不是说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增长平白无故的少掉了好几倍?这简直不能忍,焰发誓,一定要好好的促进一下各各区域人们的交流!

    第一步,就是要打破法师们对凡人的限制,接着就是普及教育,改造人文环境!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大名就可以顺利传播了,到时候,名气!力量!能力!我要逆天!

    焰情不自禁的大笑一声,然后恶狠狠的把一个黄金守卫抓了起来,直接抓死在掌中,然后像个破麻袋一样,狠狠的甩在地上,“神灵?哼!蝼蚁们,大爷我阿斯塔.笛蒙.诺维奇来了。”

    周围的奴隶们看着散落一地的黄金部件,顿时尖叫了起来,“魔鬼!是魔鬼来啦!”

    所有的奴隶都恐惧的看着焰,同时四散的逃开,但是居然有一些比较虔诚的家伙,或者说是脑子有问题的家伙,居然往城墙一拜,居然大吼着为了神的荣耀,居然冲了上来,赤手空拳的要和焰好好斗上一斗。

    我擦嘞,这些狗日的法师这么能蛊惑人心啊?!

    焰顿时大怒,反手一甩,把冲过来的凡人扇了个稀巴烂,然后一脚踹开正在紧急关闭的黄金大门,剩下的几个黄金骑士直接被飞出的黄金大门压成了肉饼,从原来的黄金包肉变成了肉包黄金。

    巨大的响动终于惊动了城市里面的法师,一个在一处高楼上弹奏乐曲的法师,顺着楼梯缓缓的走了下来,“何人在此处喧哗?”

    这个法师长发飘飘,一股微弱的风系法术在四周环绕,白衣飘飘,远远的看去,就像是神临世间,飘逸风华得不似凡间景象。

    周围的狂信徒看到法师到来,扑到在地,嚎啕大哭起来,为自己没能守卫住众神之城,感到一百万分的羞愧,甚至有人当场割破额头,用心头热血表示衷心,誓死要维护这一片世间唯一的净土!

    那法师飘飘然,“你们两个邪恶,自裁吧,不要逼我动手!”

    焰听得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对不起,这么严肃的场面,我实在是不应该笑场,但是我实在是…哇哈哈哈。”

    焰这么牛逼的内脏,现在他都感觉笑得肚子痛,这些法师真是会玩,瞧瞧这个,一个低级法师都还没到的学徒,居然就这么牛逼。

    “污秽之物,竟还在这癫狂,给我毁灭吧!”那白衣法师顿时不爽,憋出一个小风刃打了过来。

    废物!焰懒得和他哆嗦,直接一脚把他踹飞,那法师直接飞出,撞在高大的城墙上,然后贴着墙壁缓缓的滑了下来,拖出一条长长的血条。

    “罪过啊,我居然把一个神灵打成了死狗。”焰惭愧的说到。

    维克托紧张的撑起护盾,“好像有很多法师过来了。”虽然他是个有天赋的法师,但是两年时间,并不能让他的实力有巨大的提升,面对十几个低级法师,他还是会感到有一点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