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进入法师塔
    又一道闪电笼罩了焰站立的区域,更粗更大的闪电!更巨大的威力!

    众人随着闪电的落下,内心一阵,随着闪电轰隆的一声,维克多一个哆嗦,感觉自己的梦想随着这道闪电,全部烟消云散。

    就像是被劈成碎片的那个奇葩…….等等!他还站着,那个恶魔还站着!本来众人已经脑补了各种死亡场面进去了,大部分是悲壮的,比如半跪着什么的,也有像维克托这种,比较接近现实一点,觉得会满地的焦黑碎肉块。

    众人唯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战士居然还站着,“只有站着死的战士,没有跪着生的勇者!”不知道谁吼了一声,众人都被感动的要死,这是一个多么顽强的战士啊,他的事迹将要永远流传!

    焰强打起精神来,克制住舒服的想要睡觉的冲动,又往前跨出了一步,“啊!大家快看,他还会动!”

    “啊!他还活着!勇士还在战斗!”

    维克托都震惊了,这恶魔居然这么顽强!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是能够攻破法师塔的话,他一定要把塔里面一半的财宝都分给他!

    看到焰居然还会动,海啸般的掌声响了起来,还有疯狂的吼声,众人感觉就像是自己在战斗一般,这么难得的大场面也让他们激动不已,要知道平时魔法师都是神秘而不可战胜的。

    众人热血沸腾的鼓励着焰到达胜利的终点,焰也没有辜负他们,速度开始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开始小跑起来。

    高塔里面的法师直接懵逼了,这怎么搞,下面这个怪物居然劈不死,现在居然都能跑了,转眼之间,焰在欢呼声中,一拳砸开了法师塔的大门,冲进了法师塔里面,这些低级法师消耗了太多的力量,甚至都不能调动法师塔别的防御能力了。

    维克托兴奋地跳了起来,他是见识过焰的近战能力的,这下好了,妥妥的了,搞得他好几次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受不了,真是太刺激了,狗日的恶魔,他决定了,一定要把魔法塔里面的宝物都送给他,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

    焰进入法师塔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抵抗力量,直接顺着螺旋的浮空楼梯,直接走上了高塔的顶端。

    那里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光线非常充足,地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条,焰能够感觉得到,里面还有澎湃的能量在流转,但是躺在法阵里面的十个低级法师却个个面如白纸,体内空空荡荡,应了那句老话,没有魔力的法师不如鸡!

    “你们十个弱鸡!说吧,准备怎么个烧烤法,是油炸还是生煎?”一身焦黑的焰穿过略显狭小的门,毫无防备的进到法阵里面。

    “死吧!你这个怪物!”

    突然一个法师猛地丢出一个水晶球,水晶球在空中自己破裂开来,数十道水箭从里面飞了出来,形成了一面箭墙,打在了焰的身上!

    水箭力道很大,完全不输于正真的钢制利箭,看到水箭几乎全部命中那个怪物,那个法师激动地差点哭出来。

    “真他娘的刺激!”法师一脸激动地站了起来,这每一道水箭都是他精心构建的,威力不比攻城箭的威力差!存储在这个他自己发明的水晶球里面,他把这种玩意称为储魔球!

    “任你实力逆天!也敌不过我的天才技术!”法师傲然说到。

    “那玩意还有么,在给我背后也来上一个。”焰呵呵一笑,这原始的魔法卷轴还不错啊,竟然能一下子放出这么多水箭,正好给他洗了个澡,把正面焦黑的皮肤都给冲掉了,漏出了他帅气逼人的庐山真面目。

    那法师直接吓尿了,“没…没有了。”

    他的内心是奔溃的,他不甘心,他可是所有法师里面,晋级最快的,搞发明,争创兴,哪一项他不是走在南部区域的最前面!现在却要败给一个怪物!这不公平!

    看到顶着厚实的护盾,在门口探出一个头的维克托,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凭什么就有人帮助他?而自己却没有,他不服,他要逆天!

    怒火直接止住了他的尿点,他深吸一口气,“大人,饶命啊,小人也是被人逼迫,小人现在想来,当初真是无脑至极,还请大人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这么一说,维克托当时就不乐意了,他看到满地的白脸法师,大着胆子走了进来,这些墙头草,“哼!当初你们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焰却是哈哈一笑,“兄弟,不要着急,这个法师战斗力弱鸡,洗澡能力却是一流,你看我这皮肤,是不是光鲜亮丽,充满了活力?就留着他的狗命吧,我有个更好的注意。”

    那法师一听,顿时马上磕了几个头,“大人说得对!”

    维克托一脚踹在那个法师脸上,在维克托心里,现在焰已经强的一逼了,所以他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没道理也是要认真听一听的,毕竟自己还得靠他撑腰呢。

    那法师也师眼疾手快,顺势跪倒在地上,疯狂的用头和地面做亲密接触,制造的动静相当之大。

    焰看见别的一些法师居然还躺在那看着,不行啊,必须加深一点印象,焰干脆挥起爪子,直接把看起来脸色最好的几个给杀了,那些人一看,顿时尿得不行,赶忙跪下来求饶,“大人!饶命啊!”那个冰系法师跪在一边,一阵庆幸,还好他的机灵和他的创造才能一样出色,要不然可能就死得很随机了。

    “大人?你不知道老子的大名么?”焰板着脸说到。

    “啊?”其中一个被焰问道的火系法师舌头在嘴巴里面打卷,奈何他真的是忘记了名字了,边上的法师就学机灵了,“诺维奇大人,请饶了小人吧!”

    居然敢不记得我的名字!焰这暴脾气,直接上了头,一巴掌把那个说不出名字的法师给扇死了,边上还活着的法师一个个吓得不敢说话。

    这下应该印象深刻了吧,焰这么想到,便暂时放过了对这群人的恐吓,招呼众人赶紧整理好仪表,接下来就是表演时间了。

    法师塔顶部,维克托站在高台上,通过特制的法阵,整个城市的人都能够听到他的讲话。

    他召唤的恶魔,哦不,是勇者,阿斯塔.笛蒙.诺维奇已经击败了窃取高塔的邪恶法师,现在,整个南部区域的象征,南部法师塔已经重新回到了维克托的手里。

    焰看到维克托站在塔上,整个城市顿时化作了欢乐的海洋,这还仅仅是开始,随着维克托重回高塔的消息传开,整个世界都开始知道了焰的大名,他已经感觉得到一丝丝的力量正在往他的身上汇聚。

    “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看着站在高塔上的维克托,焰轻声的自言自语道,这是他从一个叫做尼采的疯子法师那里听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