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再一次降临
    吹牛逼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焰还来不及吹更多的牛逼,牛就死了——召唤时间就到了,因为维克托没有一丝魔力了,所以不能够延长焰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

    最后一刻,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朝着维克托跨出一步,然后身形一阵模糊,时空斗转,回到了深渊。

    他已经留下了信物,一小节带有自己精血的骨头。

    无论哪个世界,要白手起家,做出一番成就,都是艰难的,中途会遇见很多的困难,维克托当然也不会意外,只要他还有**,还有作为一个生命求生的本能!用不了多久,膨胀的野心就会驱使维克托再一次的召唤焰!

    果然,刚回到深渊还没有多久,手里的第一串烤翅都还没有烤熟,熟悉的召唤就直接降临了,焰赶紧拿起烤了有六分熟的小恶魔翅膀,响应了召唤。

    再一次来到这个小世界,已经是在两天之后了,小世界就是如此,时间流速很快,大世界则非常的缓慢,要不是世界对外物的本能排斥,初期在小世界修炼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这一次召唤显然准备充分,焰环顾四周,除了维克托之外,还有一些凡人奴仆,感受到恶魔的气息,这些凡人虽然努力的站稳,但是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在打抖了,就像是面对猛虎一样,本能的想要逃离危险。

    维克托挥了挥手,众多奴仆如蒙大赦,赶紧走出了法师塔的大门,这是一座三层的法师塔,看来这个世界资源有限,经不起挥霍,就连法师塔都比大世界的要矮上不少。

    “欢迎魔王大人!”维克托再一次看见焰,眼皮一跳,他感觉这个恶魔比自己上次见他的时候强大了不少,这实在是令人惊悚的事情,难道他真的是一个魔王?维克托心底不禁冒出这个疑问来。

    焰了解到,这只是维克托的私人法师塔,经过这两天的修养,刚刚恢复实力,维克托了解了整个南部区域的状况以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复南部区域的法师塔。

    “一群不要脸的卑鄙无耻的叛徒!”维克托气愤的说到。

    一群背叛维克托的低级法师占据了那里,作为整个南部区域最牛逼的法师塔,由历代的塔主逐年的完善加高,这座法师塔高达整整十层,而且防御系统完善,只要里面的人操纵好法阵,维克托虽然身为中级法师,但是也难以攻进去。

    不要说别的,就是塔顶的那个雷电之眼就够维克托受的,通过抽取法师塔里面魔力池的魔力,激发出的雷电攻击能够达到好几公里远,中级法师一般的攻击距离也就是一公里左右,超过最大距离的话,失去束缚的法术会直接爆炸开来,就像个巨大的烟花。

    听完维克托的**,焰呵呵一笑,他对维克托讲,“你看外面天空飘着的是啥?”

    “一些云朵?”

    “呵呵,浮云!”焰信心满满的拍了拍不明所以的维克托,让他放心带着自己前往,他只要想好接收法师塔的感言就行了!

    焰弄了些火来,把恶魔翅膀烤熟吃掉以后,便和维克托一道前往了南部区域的核心——南部法师塔。

    焰这次的目标是帮助维克托夺回南部区域的法师塔,正式就任南部区域的名义统治者——南部塔主。

    路途比较遥远,维克托还准备了一辆马车,怎奈焰霸气外露,那匹马感受到焰的王八之气,腿都打抖,走不动路,焰只好暂时收起自己故意挥洒出来的魔气,这才顺利的坐上了马车。

    开车的是个老司机,一路都比较稳,只是快到法师塔,经过一处悬崖边的时候,他的身上居然散发出一丝杀意,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很快就被血色平原第一叼逼的恶魔发现了。

    焰冷冷一笑,还想玩阴的!他散发出一丝魔气,马匹受到魔气的刺激,突然不受控制的往悬崖冲去,老司机大惊!

    “富翔!你快勒马!”维克托不明所以,赶忙大声提醒道。

    眼瞅着马车就要冲入悬崖了,老司机富翔也是满头大汗,这马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拉不住,而且他的双腿发麻,想跳车都做不到,听到维克托的话语,富翔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曹尼玛,我快乐你麻痹啊?”

    焰也懒得多解释,提起一脸懵逼的法师,一拳砸开马车棚的木板,跃了出去,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随着一声惨叫,马车带着老司机富翔一起坠下了悬崖。

    维克托这个时候还在懵逼状态,这怎么回事,自己无非就是叫他勒住马车么,这个车夫怎么反应这么大,居然想不通就跳崖自杀了!不过死了也好,让自己如此高贵的法师受到惊吓,就算不死,自己也要取了他的狗命!

    “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傻啊,动不动就要自杀!”

    “你自己傻,他明明是感受到了我身上非凡的王八之气,激动地羊癫疯犯了,我实在是也没有办法,只得先救你这个中级大渣渣。”

    凡人的生死激不起半点波澜,和地上碎开的石头,砍倒的树木没有任何分别,即使是为凡人争取权利的维克托法师也毫不关心单个凡人的生死

    拍拍身上溅到的尘土,维克托带着焰往不远处的法师塔走去,这里已经能够看到塔尖了,上面不停地闪耀着一丝电芒,宛若被囚禁在世间的雷霆,这才是他关心的东西。

    作为南部区域的政治中心,这里的经济也非常的繁荣,到处都是凡人,这个世界以魔法师为尊,虽然他们视凡人为低贱的奴隶,但是魔法师也不得不承认,凡人才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

    正因为如此,从平民窟崛起的维克托企图分割一部分蛋糕给凡人的,被分走利益的法师们当然不会答应,所以他们勾结起来,尤其是守旧的老法师,这些老家伙鼓动起大部分的法师,然后推翻了维克托。

    看着眼前这座繁华的城市,维克托一时间感慨万分,时隔半年,没想到他维克托,南部区域最杰出的法师又回来了!

    “站住,杂种!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城门口的守卫不识抬举的举起了手中的长矛,看着高达两米的焰,他虽然有点惊恐,但是身后的众多兄弟给了他勇气。

    他们认为焰是异人,一种邪恶实验遗留的产物,异人是严厉被禁止进入城市的,这些杂交货色需要去矿场或者别的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劳作到死!

    焰不屑的看了那弱小的守卫一眼,鼻孔里面喷出的灼热气息直接就让这个卫兵吓得后退了好几步,看到情况不对,这时一群士兵围了上来,其中有几个大清洗后留下的老兵,他们瞧见了站在边上正望着城墙发呆的维克托。

    “大家快看!是维克托大人,是大人回来啦!”几个老兵激动地大吼了起来。

    一瞬间,焰看见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看起来这个维克托还有两下子嘛,居然聚拢了这么多的凡人,不过对维克托来说,除了看起来更加气派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焰需要的就是出名,要的就是气派!所以还不等维克托发表回归感言,焰就率先大吼一声,“欢呼吧!你们的主人,南部区域的王者!回来了!”

    先把气氛热烈起来!维克托激动地手都在打抖!

    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凡间帝王的情节,焰这一句话直接戳中了他的g点,搞得他直接**了。

    焰:“激动不?”

    维克托:“激动!”

    “开心不?”

    “开心!”

    “今天来这里干嘛来了?”

    “打败敌人!”

    “煞笔!是回到自己的王座!”焰引导着维克托,说出正确的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