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666
    维克托想要杀掉这些墙头草,焰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么辛辛苦苦的,图啥?难道是让召唤者装逼么?

    他可是血色平原第一恶魔啊!生气起来,他吃小恶魔都是从来不吐骨头的,平等召唤,焰有的是放水的理由,只要自己存在的这段时间保证召唤者的安全就行了!

    等这些渣子跑掉,相信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挺有名气的恶魔了,哈哈!

    这样想着,焰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来,众多低级法师吓得要死,这个大魔王实在是太恐怖了,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居然还在这里哈哈大笑。

    有点眼力见和站在最后面的法师,终于忍不住开始跑路了,怎奈法师实在是跑的太慢了,会点风系法术的还好,不会风系法术的简直坑爹,跑起来就跟个普通人似的,看的焰都替他们着急。

    焰停下笑声,站在那里,众多法师听不到声音的定位,背后一凉,还以为这个恶魔开始赶上来屠杀自己等人了,所有的法师都急得跳脚,各显神通,疯狂的远离此地,没有一个人再试图攻击焰。开玩笑,最牛逼的两下就跪了,他们上来不是直接撞在刀口上啊!

    “跑吧!都给我拼命地跑吧!好好的感受我——阿斯塔.笛蒙.诺维奇大恶魔带来的恐惧吧!”焰不惜鼓动起了魔力,好让他的声音更加的深入这些法师的灵魂深处。

    散布出真名,焰就站在原地,傻笑的看着这些法师们逃跑,他就像是个辛辛苦苦的在沙漠里面种树的人,树木很难成长,但是一旦超过某个界限,成为一片深林,那这片森林将拥有改变沙漠的力量。

    他横插一脚,算是正式登上了这个小世界的舞台了。

    新潮澎湃激起了恐怖的恶魔气息,让身后往这边走来的维克托脑门一冷,刚刚对焰放走敌人的不满升起的一丝怒火就像遇到洪水一般,直接被冲得一干二净,甚至吓的维克托心头一跳,这是怎么了?自己竟然在命令一个如此恐怖的恶魔!

    维克托是个实事求是的人,既然打不过,投降无所谓,求饶也可以,承认一个牛逼的恶魔为魔王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些渣子也值得注意么?召唤师,我觉得你的敌人不在这里。”焰眼珠一转,突然回过头来,瞪着维克托,把他吓了一大跳。

    “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最大的困难是战胜自己,你看看你,失败了就求饶,胜利了就赶尽杀绝,哪有点强者的样子,我活了这么久,你要问我怎么样才能成为强者的话,我会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碰到过的无数强者,没有一个是你这种样子的。”

    焰都被自己说服了,他一本正经,情绪激动,就差用手抓住维克托的衣领子凑在他的面前大声说教了。

    维克托张着缺了个门牙的大嘴,看着焰,一时之间,他甚至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恶魔说的有点道理的样子。

    “要干,就带我去找到你最恨的敌人来,看在你把老子放出来的份上,我帮你把他干翻了,要干,就要干大的,这样畏畏缩缩的屠杀这些低端选手,有什么意思?”焰不迟辛苦的继续说道。

    这个倒是他的真心话,要是所有人都杀了,他的大名怎么传播?他怎么出名?虽然做好事也可以出名,但是做好事就像是造大楼啊,得从基座搞起,一层一层的慢慢积累,做坏事就不同了,一座法师塔建起来可能需要上百年,但是毁灭一座法师塔可能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够了!

    破坏越大,时间越短,造成的震撼也越强,人们自然会对这件事情记忆深刻,焰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毁灭这个世界的精华——中级法师。

    即使是高魔世界,培养一个中级法师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在低魔世界,更是要集中诸多的努力,耗费大量的时间,毁灭他们,造成的震撼,绝对是震惊世界级的,简单粗暴,见效快!

    就是现在,效果已经显现了,焰感受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增长了一丝,虽然很微弱,但是逃不出他的监控,很明显,这些低级法师已经记住自己了,他们最起码也会记住自己的大名一辈子,说不定还会写在日记里面,传给后代,自己的名字将变为传说,在这个世界流转不熄。

    不过,感觉还是不够快啊,距离高级恶魔还有一段路要走呢,焰觉得必须要努力加强自己的存在感,得想个更好的办法,狠狠地刷下知名度,好感度,仇恨值啥的都没问题!老是打打杀杀好像来得太慢了。

    “召唤师,你们这个世界最出名的人物是谁啊?”焰突然问道。

    面对焰突然莫名奇妙的问题,维克托楞了一下,“当然是现在的中域之主了。”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死了以后的,坟头草都有66丈高的那种,最好多说几个。”焰思路突然清晰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破口,简直666。

    “好几个啊?我想想,这样的人物还挺多的,但你要说最出名的话……”

    “应该就是这两位了!丢破伦和不托库子不舒服斯基,两位大人。”

    “哦?那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两个人牛逼呢?或者说,是什么让活着的人一直记住他们的?”

    “当然是他们牛逼了,丢破伦是膀胱王朝最伟大的皇帝,而不托库子不舒服斯基则是世上第一位中级法师!他们可以说是站在世界拐点上的顶尖人物。”

    焰恍然,自己果然是最牛逼的,很好,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对这个世界造成深远的且不可逆转影响的人物,不管是坏,只要能够深刻的改变世界,那么就能够名声大噪,而且经久不衰!

    就像历史上一些牛逼的人物一样,最好是载入史册,或者是各种家族密使里面,能编成各种故事在市面上流传,那就最好了!

    这么想着,焰仔细的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人,一个眉清目秀的中年人,虽然年纪有点偏大,但是在这个低魔世界,这个年纪能够有现在的这种水平,想来应该算得上是个人才了,长得也还不赖,如果头顶在多几个角,脑子稍微赶上自己一半好用的话,就更阔以了。

    “小伙子,我看你面目清奇,内蕴乾坤,隐隐有大势契机在周围游荡。”

    维克托扯了扯嘴角,“魔王大人,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焰说:“没问题,根据老子穿越万界的经验,你命运之线牵扯甚广,又有气运加身,有成为位面之子的潜力!”

    “位面…之子!”维克托眼神一凝,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这个世界的占星术刚刚开始发展,对于命运之事,一直是慎之又慎。

    “也不怕告诉你,如果不是你这特殊的命格,根本不可能召唤得出老子,老子我被镇压在归墟之下,日夜煎熬,现在掐指一算,已经过去9999年了,过掉今日夜晚,矫正一下世界之间的时差,就满一万年了!”

    焰瞪着维克托,“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仇家,我们去干爆他。”焰估摸着,一个中级法师,他的仇家在怎么样也得是个中级法师吧?

    “哎,刚刚不是在讨论命运的事情么?”

    “傻逼,命运在斗争中体现,再好的命也得去争,每个你的敌人就是你命运中的磨刀石,不是你死,就是他亡,直到决出命运最后的宠儿。”焰认真的说出了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其实这都不能算骗了,这条规则似乎是所有世界都遵循的规则基石。

    说着说着,不单是维克托,焰自己都有点自我升华的感觉,焰觉得世界的本质可不就是这样么,遇见事情就是干,想要什么就自己去取,取不到就骗,骗不到就抢!抢不到就赶紧滚,等牛逼了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