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响应召唤
    不过聪明的焰还是觉得不要在深渊传播真名比较好,每次天上飞过的恶魔,都给他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致命危险一样,焰还不想这么快就被强大的恶魔注意到,然后被更叼逼的恶魔给烤着吃。

    这么想着,焰干脆把地上瑟瑟发抖的小恶魔全部踩死了。

    身为血色平原最叼逼的恶魔,焰觉得自己应该去别的位面传播自己的大名,风险虽然也不小,但是收益高啊,只要活着回来了,就没有后患,一次成行,终生受用。

    那么怎么去别的位面呢?

    焰想了半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实力低微的焰暂时还只能通过响应别人的召唤来去往别的位面,听一些召唤师讲,牛逼的恶魔能够偷渡到别的位面,巨牛逼的甚至能够直接投影到别的世界!吊炸天的甚至能够降临别的世界!

    翘着腿,吃着烤翅,焰靠在一根巨大的石柱下面,时刻留意着附近响起的召唤。

    深渊无边无际,而且还在不停地扩大当中,虽然每时每刻都有生物试图和深渊进行py交易,从深渊召唤帮手,但是想要在一块区域天天都撞上召唤也不是什么大概率的事件。

    距离上次强制召唤已经过去几天了,但是焰所在区域还没有响起任何召唤,焰等得实在是不耐烦,直到地上又多出十几个被削去翅膀的小恶魔尸体以后,附近终于响起了召唤,被挂在旁边的几只小恶魔比焰还要激动,终于,这个大魔王要走了,自己终于避免了被烤焦的命运!

    焰根据自己丰富的经验,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一个平等的契约召唤,这种召唤自由度较高,一般危险不大,但是也没有什么油水,不过他现在对魔晶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他对怎么名声大噪比较感兴趣,这么想着,焰抓起边上三只一脸生还者表情的小恶魔,在几声惨叫声中,抓着他们一起响应了召唤。

    焰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个主人离家前抓点小零食的举动给召唤者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因为外挂了一些多余的部件(小恶魔),召唤者的压力骤然增加了不少,魔力输出骤然增加,维克托本来就不多的魔力迅速的见底了!

    本来他是算好了的,除掉维持护盾的魔力,正好召唤出一个恶魔,虽然胜率不高,但是也能够拖住敌人,自己争取时间跑路了!

    鬼知道这次召唤的是什么牛逼的恶魔,居然消耗的魔力这么多!直接把他用来维持法力护盾的魔力都给抽空了!不过,隐隐的,维克托内心又有点小期待,消耗的魔力越多,召唤的恶魔实力一般越高,这次消耗比原来多处三分之一左右,召唤的肯定是稀有品种的高等恶魔!

    只要恶魔一出现,即使没有护盾,说不定自己也可以翻盘!维克托大吼一声,咬咬牙,已经没了退路!拼了!他干脆的榨干体内最后的魔力,召唤术终于全部完成,一头恶魔降临了。

    这里的气息让焰感到不舒服,很显然这是一个魔法元素处于低潮的世界。

    焰感觉这个穷逼法师不行啊,居然这么慢,加上空气不好,刚一出现,焰对着那法师,就想吐槽几句,没想到那个法师却是先大叫了起来,这个法师满脸的绝望,大吼几声以后,就愣在了那里,嘴里念念叨叨,“不,怎么可能,居然是个低等羊角魔…”

    听到这,焰就不高兴了!什么低等高等的,自己可是血色平原最叼逼的恶魔,智慧与实力并重的血色平原第一恶魔!居然说自己是低等的羊角魔,虽然自己和那些渣渣外观差不多,但是内涵却差了十几个血色平原那么远,实力那就更不用说了,起码得有两个血色平原那么大!

    “维克托,这就是你最后的依仗么?”对面带头的一个中级法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想不明白,一直视为大敌的维克托居然为了召唤一个普通得不得了的羊角魔,把自己的护盾都给消掉了,这是什么套路?一直老成持重的维克托居然也有如此昏头的时候!看来南部塔主的位置是稳稳的没问题了!

    维克托被问的一阵苦涩,甚至都懒得反驳了,“瓦西里,南部塔主的位置我不争了,放了我吧。”维克托开始求饶了,留得小命在,比什么都要好!

    焰注意到了那个叫做瓦西里的中级法师,但是瓦西里从他出现以后,就没有在多看他一眼,显然,两边都忽视了他,一个中级恶魔,基本扭转不了形势,更何况还是一个烂大街的普通羊角魔了,还能翻了天不成?

    瓦西里握着华丽的法杖,微微一笑,“维克托啊维克托,你看来确实是脑子糊掉了,看看我身边站着的都是谁?整整21个支持我的法师!这是整个南部区域,几乎所有的高端力量了!大势!你不懂不懂?现在我就代表了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瓦西里拿起法杖对着维克托一指,“我,现在就代表着正义!”

    “这些年来,你在南部区域结党营私,勾结凡人,犯下滔天大罪,今天,我要代表所有南部区域的法师,审判你!”

    “烧死他!”一个低级大师突然说道。

    “烧死他!”瓦西里身后整整21个低级法师,全部异口同声的说道。

    “很好!那就满足大家的愿望!”这么说着,瓦西里直接一个小火球术打了过来,维克托脸色苍白,要不是靠着长长的法杖支撑,焰估计这个召唤自己的家伙站都站不稳了。

    眼睁睁的看着小火球飞了过来,要是在往常,维克托轻易就可以抵挡住这种低级法术,但是现在不行,魔力的耗尽使他感觉身体被掏空,虚的不行,他赶紧看向了自己召唤的恶魔,这种小法术,还是没问题的吧?死于小火球,这可是人生最大的污点!

    当然没有问题!

    焰直接把自己手中的一个小恶魔抛了出去,众人一阵惊愕,确定召唤的不是哥布林么,居然还会投掷石块!

    只见一个黑色的物体从空中划过,还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和迎面而来的小火球撞在了一起,小恶魔和小火球顿时碰撞出绚烂的火花,恶魔天生就带有魔法抗性,皮糙肉厚是所有恶魔的共性,牛逼的恶魔抗性丝毫不弱于巨龙,巨牛逼的恶魔甚至能和某个世界的灵气炼体神一较高下!

    所以这个小火球并没有把小恶魔烧成灰烬,只是烤得小恶魔哇哇大叫起来,依靠惯性,小恶魔撞穿火球,直接掉进了对面的法师堆里面,然后在里面痛的疯狂的扑腾起翅膀,弄得整个法师队伍一阵鸡飞狗跳。

    这是什么奇葩恶魔?居然会这么奇葩的能力!瓦西里这时才仔细的观察起这个恶魔来,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羊角魔!只是他的手里面还抓着一团东西!仔细看看,居然是小恶魔,看得瓦西里一阵无语。难道奇葩法师就会召唤出奇葩恶魔么?

    “本王被囚禁了9999年,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啊。”焰抛了抛手里面的小恶魔,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一众法师,一把推开边上的维克托,“给老子站远点,我要装逼了。”

    焰还想着如何提高知名度呢,要是召唤者被杀死的话,自己岂不是很快就得滚回去了,还怎么闯出名声,当然是要关心他,爱护他啦,避免他嗝屁!

    瓦西里好歹也是南部区域塔主有力的竞争者,背后还站着21个低级法师,怎么会被这样一个脑子进水的羊角魔给吓到!冷哼一声,直接又是一个小火球打了过来,先试试这个恶魔的实力吧,说话这么利索的恶魔,他还是第一次见,据说只有高级恶魔才能够顺利的和别的生物交流。

    焰牛逼哄哄流畅无比的话语让瓦西里内心有点虚,虽然不信这种什么好多年的鬼话,但这肯定不是一个一般的恶魔。

    面对火球,焰直接抓起一个小恶魔,往前砸在火球上,嘭的一声,火花溅在焰的身上,焰抖了抖身上的小火苗,屁事没有,手里面的小恶魔倒是烧的很旺,等烧的差不多了,焰直接魔气一涌,把火弄灭,然后美滋滋的吃起了烤翅,“那啥,不要以为帮我烤了翅膀我就会饶了你啊!”

    这个世界看起来相当的低端啊,焰去过不少的世界,像这种喜欢对恶魔释放低级火系法术的法师一般都是长在小世界的法师,见过的恶魔少,所以不了解,恶魔除了惧怕少量分解、泯灭、枯萎类型的低级法术以外,中级恶魔对大部分的低级法术都有较强的抗性。更何况是吃的多,消耗少,懂的又多,血色平原第一聪明的恶魔呢。

    像这种小火球,焰即使全部挨上,也就是起个烫伤的水泡罢了。

    瓦西里脸色一僵,众多撑场面的低级法师也都全部安静了下来,没想到这个中级恶魔居然这么厉害,南部区域斗争数年了,召唤的恶魔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虽然低级法术作用不大,但是这么无视低级法术的羊角魔,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还有两下子,那么再试试这个!”好不容易到这一步了,瓦西里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退却!他要成为南域第一人!

    酝酿了一下,短平快的咒语从瓦西里的口中蹦出,一个大火球在瓦西里的手中形成,精神锁定前面的恶魔,瓦西里单手一抛,一个大火球腾空而起,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像焰飞了过来。

    “呵呵,魔法的操纵技巧倒是发展的不错。”焰还不忘点评一下,然后随手把手里面最后的一个小恶魔丢了出去,瓦西里冷笑一声,同一招还想在我面前使三次么?

    瓦西里集中精神力,操纵着大火球一个突然拉升,直接避过了小恶魔,然后从上往下,直接砸向焰!

    焰呵呵一笑,这就想搞自己了?他还没见识过自己身为最牛逼恶魔的威力吧?“我老是同一招,是想让你多苟活几息时间,没想到你这么不知好歹!”

    焰猛地往前窜去,大火球飞行的速度太慢,根本来不及转弯跟踪,焰就直接窜到了瓦西里的身边,“呵呵,没几个仆从护着,你就这么大刺刺的站在这念咒?”焰教育到。

    瓦西里脸色一白,什么仆从?他不知道啊!他们这个世界对打一直都是这样啊,这个恶魔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边上的低级法师有一些护罩都还没升起呢!

    不过瓦西里稍微放心的一点就是,自己早早的就撑起了护罩,硬抗几下攻击完全不是问题,所以还不如先解决了维克托再说!

    焰看到往这边飞到半途的大火球突然一个转弯,直接往维克托那里砸去,冷冷一笑,“小样,还挺会耍花招的嘛,不过我就站在你边上,你居然敢这么嚣张!”

    焰直接魔躯一震,大吼一声,夹杂着狠厉煞气的爪子狠狠的拍在了瓦西里的护罩上,瓦西里的护罩猛的一震,体内的魔力跟着一停滞,加上焰汹涌的气势影响,瓦西里一分神,整个大火球直接失去控制,在空中突然失控爆炸开来,维克托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不过还好,这点冲击最多就受点皮肉之苦,死是肯定死不了。

    感受着护盾剧烈的魔力消耗,瓦西里脸色苍白,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见鬼,这个恶魔怎么这么强!

    还好这个时候其余法师的支援到达了,总算是把这个恶魔逼迫开了,焰看到瓦西里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突然魔气汹涌而出,硬抗了好几下攻击,直接冲到瓦西里的面前,又是猛地一击,直接把护盾给打破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众人没有想到这个恶魔居然如此凶残,直接顶着攻击上来!

    焰一把抓住瓦西里,掐住他的喉咙,瓦西里的咒语直接被强行打断了,直接遭受魔力反噬,一口鲜血喷出,但是因为喉咙被焰扭住,血液上冲,直接走鼻子里面喷了出来!两个眼睛也暴突,眼球都差点被冲了出来!

    感受着脖子上冰冷的杀意,瓦西里强行咽下喉头的鲜血,大叫道,“大人饶命啊!”

    焰脸色一冷,“什么!你叫我什么?”

    “大人!阁下!啊,不对,是大王,魔王大人!”瓦西里以比念咒快一万倍的速度搜罗着合适的词汇。

    焰提着瓦西里,看着21个噤若寒蝉的低级法师,“呵呵,算你识相!”

    瓦西里眼中露出生的希望,强行挤出一个笑容,“魔王大人,小人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

    焰却是眼睛一瞪,“你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我还不想暴露我大魔王的身份!”然后爪子轻轻一握,瓦西里顿时没了声响,人头和躯干分了家,各滚各的去了。

    众多低级法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对焰扫过来的目光,都不敢直视,低着头,一个个就像小恶魔似的。

    “给我杀了他们!一个不留!”背后传来一道充满恨意的声音,维克托爬起来以后,发现形势已经大转!自己耗费那么多魔力召唤的恶魔果然牛逼到突破世界薄膜!居然把自己视为一生大敌的阿科尔.瓦西里给干死了!而且是正面!硬刚!

    吐掉一颗刚才磕掉的门牙,张着满嘴鲜血的嘴巴,维克托一脸狰狞的朝焰命令道,他要这些墙头草全部去死,以后南部区域实力大减也无所谓了,经过这次的事件,他算是明白了,不彻底为自己掌握的力量,再诱人,也是魔鬼,随时可能反噬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