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焰
    焰羡慕的看着空中飞过的恶魔,从他们那偶尔低头扫过的淡漠目光中,焰能够感觉得出来,他们和自己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就不是他能够知道的了。焰叹了口气,就连他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名字,也是召唤者告诉他的,这里不缺生命,但是智慧的交流却是沙漠中的绿洲,难得一见。

    焰是一个恶魔,自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待在血色平原,他是最聪明的恶魔,起码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见过比自己更聪明的存在,当然,估计那些高来高去,从来只从血色平原上空飞过的恶魔是个例外。

    望着周围这些为了一块好看一点的石头打成一团的傻逼恶魔,焰叹了口气,一脚把他们踢开,自言自语道:“天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和这些傻逼一起出生在血色平原!”

    焰身边的恶魔换了一茬又一茬,拥有智慧的始终只有他,唯一的智慧型恶魔,血色平原第一聪明绝顶的强者,焰甚至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就一个字,焰,就像他的性格一样,简约而不简单,平凡中孕育着神奇。

    按照魔法师们的说法,焰,万物之始,焰,万物之终。

    嗯,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他碰到的是火法。

    忽然附近又响起了一个召唤,按照往常的习惯,这个时间段,焰是准备去睡个午觉的,毕竟他是如此聪明的恶魔,边上的这些傻逼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他躺下睡觉,散发出来的王八之气也会让这些傻逼知道自己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即使他不去响应召唤获取报酬,他的力量也增长的很快。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不同,焰注意到身后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传来,他的身体一阵模糊,焰顿时大吼一身,猛的挣扎着走了几步,试图挣脱出召唤范围,这居然是一次强制召唤!

    眼前一阵恍惚,焰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法阵里面,环顾四周,焰注意到还有好几个恶魔也被召唤了过来,借助某种工具,十级高大的台阶上那个法师一次性召唤了五个中级恶魔过来。

    焰感到有点不安,那个白袍法师的气息非常强大,远超平时召唤他的那种穷逼法师,一点召唤的费用都能扣扣索索半天,要点魔晶就跟死了爹娘似的。

    周围的布置焰虽然不懂,但是随意放置在桌面的魔晶让焰知道,这显然是大款,有奶便是娘!和别的怒火冲天的恶魔不同,焰虽然紧张,但还是准备在这个法师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搞好关系可以拓展业务,提高知识,顺便拍几下马屁,争取到时候多搞点魔晶,那就最好了。

    焰发现这些人类法师极度的虚荣,很喜欢崇深渊媚恶魔,只要他装作震惊的夸奖他们几句,“啊!你们这个世界的法师真厉害!文明,强大而又神秘!我都想学习你们这的语言!”他们就舍得掏出一点魔晶来。

    这样想着,焰往前走了几步,没想到地面上却是传来一阵强大的束缚力,死死的把焰绑在原地,焰这才注意到,地面上眼花缭乱的线条似乎和自己平时出来的那种图案不一样。

    焰的形象和别的恶魔别无二致,五头羊角恶魔一字排开,焰看起来还不是最强壮的。

    站在十级台阶上的白袍法师收起法杖,走了下来,接过学徒递过来的抹布,擦了擦头上的汗,“老啦,不行啦,一次召唤四头恶魔就满头大汗了。”

    “老师,你真是太谦虚了,放眼整个白塔城,能够召唤恶魔的法师屈指可数。而能够从深渊强制召唤恶魔的只有老师一个,当之无愧的白塔城第一召唤师!”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站在边上微微一笑,要不是城主的儿子,他都没有机会成为这位**师的关门弟子,白城唯一的定海神针,一位高级法师,人们尊敬的称呼他为白袍**师。

    焰身边的几个恶魔一脸怒火,显然对被限制住了行动很不爽,发出了威胁性的怒吼声。

    只有焰才听懂了这两人的对话。合着自己是被这个老头强制召唤过来的!看这老头没几斤肉,没想到还挺能的啊!

    要是有机会,焰真想一爪子抓死他去!

    身为血色平原最聪明的恶魔,谁敢打他的主意,谁就得死!

    不过焰知道,法师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更何况是在自己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所以他干脆站在原地,两眼发木的看着那个老头法师。

    边上的一头恶魔大吼大叫起来,显然已经怒火上头了,他这疯狂的举动一下子就吸引了法师的注意,中断了和边上一个年轻法师的谈话,“各就各位吧,首先就从这个恶魔开始好了,葛特思你看好了!”高级法师对着边上的年轻弟子讲到。

    白袍法师从仆从递过来的一个水晶球内抽取出一股黑色的冰冷气息,口中念起咒语。

    这股黑色的气息化作一条黑蛇,在空中灵活的盘绕了几圈,冲进焰旁边的那个恶魔的身体里面。

    焰转过头,看到边上的那个恶魔嘴里发出的音调陡然的高昂了起来,配合着焰嘴里哼着的他自己发明的曲调,一浪高过一浪,**迭起。

    唯一的区别是,原来的怒吼变成了现在的惨嚎,折腾了一阵以后,焰旁边的这个恶魔都快有气进,没气出了,这时高级法师才停下咒语,“恶魔,说出你的真名,免受灵魂的煎熬。”

    焰终于知道了高级法师的目的,他忍不住吐槽到,这不是傻逼行为么,这些中级恶魔都没有脑子的,任你怎么折磨他们,也只能让他们怒火越烧越旺,最后反而失去所有的理智,怎么可能说出真名!

    就像是低端无脑的两头犬一样,无论你怎么训练,它总还是试图给你一口!

    直到最后,高级法师终于失去了耐心,直接急促简短的一阵咒语,众多的符文从那个恶魔脚下的法阵中亮起,涌动的力量让恶魔的头部直接炸了开来。看得焰眼角一抽,卧槽!这个老头不会是做给活着的恶魔看的吧!

    高级法师站到了焰的面前,冷冷的看着焰,焰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别做这些无聊的恐吓把戏了,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恶魔,而我就是那个最硬的!”

    高级法师好像没有听到这么有哲理性和抗争性的话语,只是略微有点诧异,一个羊角魔说话居然这么利索。

    白袍法师直接拿起了一个黑色的水晶球。一条黑蛇从里面钻了出来,上面的鳞片都清晰可见,顺着法师的手指,黑蛇直接一下冲到焰的额头上,然后没入进里面。

    焰本来还想放几句嘴炮,话刚到嘴边,一阵恐怖的剧痛就把他的嘴炮打的屁股尿流,重新咽回了肚子里面。

    焰感觉整个身体就要被撕裂了一般,每一块肉和骨头就像有了自己的意志,都闹着分家,企图四处跑动,眼珠子也好像长出了手一样,要从眼眶中爬出来!同时一股诡异的意念传来,似乎在窃窃私语着死亡的可怕,无边的黑暗,永恒的寂静压!焰张大了嘴巴,但还是喘不过气来,他的舌头自己往里面跑把气管都给堵住了!

    数息之后,痛苦突然消散,所有的一切回复原装,焰像刚提出水面一样,浑身都已经湿了,这种恐怖的痛苦激起了他无边的怒火!怒火是激发恶魔战斗力的重要手段!

    作为最聪明的恶魔,焰知道自己要避免无谓的痛苦,但是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更加有志气的恶魔,他还没有飞出血色平原呢,还没有打爆上次嘲笑自己土包子的那个召唤者呢。这点痛苦算什么!更加屈辱的他都能忍受!

    焰忍住痛苦,睁开眼睛,狠狠的登着眼前的高级法师!张开布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停下!停下!我说!我的真名是阿斯塔.笛蒙.诺维奇!”

    焰大吼着连续说了两遍真名,同时在旁边懵逼的年轻人的帮助之下,才阻止了高级法师习惯性的下一步动作,事实上,高级法师从来没有靠这种方法知道过一个恶魔的真名,上次用这个方法成功的是他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也是这座法师塔最开始的一任主人。

    懵逼的白袍法师愣了好长一段时间,下一步该怎么做来着?他这是第一次成功啊!看到徒弟投过来的崇敬目光,高级法师灵机一动,“葛特思你记住了!”,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正好向自己这个优秀的弟子展现一下自己渊博的知识!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深渊恶魔,只要知道了他的真名,就可以使用巫术、咒术、法术来控制或者诅咒对方,让他完全无法反抗。深渊主宰的真名无人知晓,深渊冰霜领主也拥有666个尊名来掩盖他的真名。真名是一个恶魔的关键之处,储藏着这个恶魔的真正力量,掌握真名就能掌握恶魔本身。”

    葛特思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的老师,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居然有666个名字的存在!”

    看到自己徒弟震惊的表情,高级法师满意的接着说:“你看这只恶魔,这是一只很普通的羊角魔,顾名思义,他们额头上长着两根角,这种恶魔在深渊算是大路货色,和我们这的凡人一般常见!不过被我奴役的这只看起来卖相还不错,他的皮肤有点像是人类的,颜色没那么红,而且皮肤也没那么粗糙。”

    “阿斯塔.笛蒙.诺维奇!”高级法师大声的说出了焰的真名。

    焰感觉内心一震,好像是某种力量的源泉被人拽在了手心,胸口一阵憋闷,“名即是咒,咒即是束缚!”高级法师乐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徒弟,他已经感应到了某种冥冥中的规则附加在了自己的身上,没错!他已经彻底的掌控了这个深渊恶魔!

    一个即使是高级法师,也很难短时间内消灭的中级恶魔!强大的助力!白袍法师现在已经没心思折磨剩下的恶魔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玩眼前属于自己的恶魔。

    “给我跪下!”

    话音刚落!焰就面如死灰,完蛋了!他感觉两腿发软。

    这怎么搞?焰脑子飞速的转动起来,“自己的伟大魔生还没开始呢,就成了一个人类的阶下囚!”他不甘心,但目前好像完全反抗不了啊,这个事实比让他发现血色平原出不去更加让人接受不能!

    诡异的是,焰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志的降临,作为恶魔,他天生就知道暴露真名,被人奴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但是没有,血脉记忆中流传的情形没有出现!

    焰发挥出他有史以来最聪明的才智,膝盖一软,扑通一声,顺势直接跪了下去,那个法师虽然没有奴役过一个恶魔,但是没有哪个恶魔会这么听话的下跪,

    真的成功了!白袍法师默念了几句恶魔的真名,体验着这种奇妙的感觉,他干脆一挥手,直接解掉了焰的束缚,这恶魔现在是他强大的助力了!

    “说实话,为师修炼多年,召唤出恶魔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今日实在是难得,这即是我的运气,也是你的。”高级**师对着他的关门弟子说到。

    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赶忙弯腰,连连称是,还不忘顺带夸奖几句高级法师,高级法师摸着恶魔的角,单手抚须,周围的奴仆也都上来恭喜法师,没有人注意到,低着头的恶魔嘴角弯起一道诡异的弧线。

    没有时间懵逼,来不及思考,焰只知道两件事情,首先,自己不怕被人知晓真名,其次,这些人类要死了!

    焰发现法师塔的主人正在吹牛逼,白色的袍子不停地在自己眼前晃动,学徒正在拍马屁,两人你来我往,不亦乐乎,这个高级法师的爪子还在他的角上摸来摸去。

    焰默默的抬起利爪,高级法师的手顺着角摸了过来,“葛特思,你也来摸摸看,恶魔的角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粗糙。”焰怒了,真当他是一盘菜啊,谁都可以虐上一虐,然后高级法师就被捅了个透心凉。

    焰还特意用爪子在里面转了一圈,好让伤口看起来更加的具有规则的圆形,焰管这叫做自己独有的专注!

    “葛特思你记住了!”焰学着高级法师的口气,严肃的说道。

    “说实话,本帅修炼多年,反噬召唤者成功的次数屈指可数,今日实在是难得,这即是我的运气,也是你的。”

    学徒抽了抽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想,曹尼玛,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焰猛地抽出手臂,鲜血溅在学徒的脸上,葛特思看着高级法师空洞的腹部,直接吓得尖叫了起来,焰残忍的一笑,没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焰一把丢开高级法师,学徒看到焰朝自己走了过来,面孔扭曲,干脆连尖叫都发不出了,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他被焰犀利的眼神直接掐住了喉咙,然后他的裆部居然湿了一大片,看得焰一烦躁,直接把他当个马屁给拍散了。

    四散飞溅的血肉像是按下了开趴梯的开关,周围的奴仆们都四处疯狂的乱窜起来,但是没有办法!高级法师习惯性的把这一层的出口封闭了起来,发现这一点的奴仆们顿时哀嚎了起来,挤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随着高级法师的死去,几个恶魔也都脱离了束缚,另外三个恶魔露出嗜血的神色,正准备大开杀戒,焰却突然回过身,猛地一爪子把一只羊角恶魔的脖子插出来好几个血窟窿,随后和另外两只恶魔厮杀了起来。

    众多的奴仆一看,顿时高兴了起来,哈哈,天神保佑!他们居然自己人打起来了,好几个低级法师躲在人堆里,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都准备等这些恶魔互相残杀,他们好渔翁得利,恶魔就是恶魔,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团结,最好是全部死掉才好!

    焰一脚踢开架住自己爪子的恶魔,他是什么恶魔,他可是血色平原最聪明恶魔,他可是一爪子干爆高级法师的恶魔!这些渣渣也想和他斗?

    绝对不能让这些渣渣活着回到深渊,要不然自己不惧真名外泄的牛逼能力不是要被所有恶魔都知道了?

    虽然焰一直觉得自己很牛逼,但是没想到居然牛逼到了这种地步,不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名!这实在是突破天际的牛逼,这种惊天大牛逼自己知道就好了!

    两个恶魔全凭本能战斗,虽然体质和焰差不多,但完全不是焰的对手,就像是一副大人的身躯里面由一个婴儿控制一般,完全不能够发挥出应有的威力,焰却不同,他能够百分百的发挥自身的威力,强大的恶魔体质,让他一抓能够撕裂最好的钢铁铠甲!

    仅仅只是几下交手,两只恶魔便全部被焰给杀死了,焰看着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的低级法师,他们还想着自己受伤呢!天真!

    焰抓起最后一具恶魔的尸体,直接扔了过去,连中五人!这具高大的恶魔尸体直接砸倒了五个奴仆,包括躲在最后的那个高级法师的助手,一个低级法师。

    剩下的奴仆们吓得恐惧的尖叫起来,当然也有反应过来,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呼吁大家奋起反抗的勇者,这种家伙第一时间就被焰给直接轰杀了。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这些最高等级也就是低级法师的奴仆,简直不堪一击,全部哀嚎着倒在了焰的脚下。

    混乱当中,不知道谁按响了法师塔的警报,刺耳的鸣笛声响彻整个法师塔,这时其余楼层的众多弟子,还有仆从才反应了过来。

    在十几位中级法师的带领之下,他们强制开启了训练室的大门。里面的景象让人震惊!

    满地的尸体,一个羊角魔大刺刺的坐在十级阶梯的座位上,座位原来的主人却是躺在阶梯下,腹部一个人头大的窟窿触目惊心!

    “杀了这个恶魔!”众人大吼着冲了进来,坐在座位上,正在修剪双手利爪的焰放下手里面的小刀,不屑的看了看门口众多正在念咒的法师。

    焰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吓得一些低级法师咒语都中断了,这些低级法师甚至还没有见过恶魔这种恐怖的生物,光是焰身上的恶魔气息就让他们惊恐不已,能在这种压力之下念出咒来,死去的高级法师也算是教导有方了!

    “你们这些渣渣,世界的蛀虫,也不怕告诉你们,老子真名阿斯塔.笛蒙.诺维奇!”焰忍不住炫耀了一下,他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敢直接报出真名的恶魔,传说中的深渊主宰都做不到!

    众多法师怒目而视,没一个人会信这种鬼话,尤其是前面带头的十来个中级法师,他们都是高级法师的真传弟子,见识还有能力都是不凡!他们纷纷释放出手中的法术,一时间,整个房间内五光十色,铺天盖地的法术向焰涌来!面对致命的攻击,焰反而转身,背对着汹涌而来的法术!

    一个中级法师嘴角露出冷笑,他的法术可是加了料的,中级恶魔虽然厉害,但是这么自大的应对,他这个法术绝对让他不死也要重伤!

    背对着众法师,仰头大笑的焰眼看就要被呼啸而来的几十个法术淹没!说时迟,那时快,焰轻轻的往前走了一步,然后身形一阵模糊,竟是直接消失了!众多法术直接轰在了法师塔的墙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作为最聪明的恶魔,焰早就估算好了时间,这是召唤时间到了!深渊立马就把他拉了回去!最后临走之前,焰强行的装了一波逼,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自信,谁叫他是最聪明的恶魔呢。

    而且既然真名不怕被人知晓,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焰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突破天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