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六界众生皆该死
    那些人一个个倒下,再也无法动弹。

    鲜血蜿蜒流动,染红了大地。

    明明是白昼,可天空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宛如末日一般。

    她看到,红月在那人身后升起,将天空都染成血色。

    她听到那些人惊恐害怕的声音。

    她站在高处,看到那个男人召唤出了一把黑色长剑。

    长剑一挥,数千人倒下。

    在那些人之中,有一个少年纵身而下,想要与那个男人对抗。

    少年不敌,半跪在地上,看向她的方向,大喊道:“紫苑,逃啊快逃!”

    她很痛。

    心口很痛。

    她想要救那个少年。

    可那个银发男人抬起手一挥,少年的头便与身体分了家,鲜血喷洒而出,少年的身体骤然倒地,而那个银发男人看向了她。

    她想逃。

    可他身边那把黑色的剑飞向了她。

    她被那把剑刺中了心脏。

    那把剑有一股诡异的力量,直逼灵魂。

    她在那一刻,仿佛觉得灵魂都被撕裂。

    突然间,一个极美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

    女子抬手握住长剑的剑柄,眉间弯月闪烁着淡淡流光。

    她看到女子握住剑柄时,神色变得痛苦。

    可女子没有松手,用力拔出了那把剑,手指在她额间划动几笔,然后她感觉到灵魂的痛苦在慢慢消失。

    女子转身看向那个银发男子,大声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难道你真的要毁了六界你才甘心吗?”

    她站在原地,感觉灵魂在脱离身体,隐约间她听到男人说:“六界众生皆该死。”

    “呼呼”春夏睁开眼,猛的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好一会后春夏才平静下来。

    抬起手,摸了摸额头和背部,全身汗水。

    春夏坐在床上,久久无法平息。

    她做恶梦了。

    她感觉自己肯定做恶梦了。

    可才醒来,她便忘了梦的内容,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春夏在床上坐了会,起床走向桌边,倒了一杯水。

    喝了之后,又安慰了自己一下,又才走向床边,躺上去接着睡。

    *

    翌日一早。

    城主让人准备了早点。

    吃饭时,东方卿颜看向春夏,打趣道:“春夏,你好像没什么精神,昨晚没好好休息吗?”

    春夏闻言,抬眸看向东方卿颜,道:“我只是做恶梦了。”

    “做恶梦?”

    “嗯。”

    “那只是梦,没事的,如果你害怕,今晚我和你一起休息。”

    “真的吗?”虽然不记得梦的内容了,可春夏还是心悸害怕。

    “当然是真的。”

    “那太好了。”

    “先吃饭吧。”东方卿颜快速道:“九笙哥哥和表哥很早便吃了,九笙哥哥在研究昨天在马车上研究的东西,等吃完早点,我们还要过去练习破云步法。”

    “好。”春夏点点头,没有再去想那么多。

    吃完东西后,东方卿颜便和春夏一起去找君九笙了。

    两人找到君九笙,和君九笙聊了一会后,便开始练习破云步法。

    很快,时间到了正午,快要吃午饭了。

    东方卿颜想到暗月还在外面,打算去告诉暗月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