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到底是什么事情?
    每次都被她打的鼻青脸肿的。

    偏偏别人打了南沂,南沂还能带着自己爹娘杀上门去。

    而她打了南沂,南沂只有自己受着!

    “有什么好笑的。”南沂一想到那时候的自己,就有些窘迫。

    “我告诉你,现在我就不会打不过你了。”

    “嗯......”君九笙点头,看着南沂道:“现在是我打不过你了。”

    听到这话,南沂急忙道:“九笙,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话题的。”

    九笙现在为什么打不过他?

    是因为九笙修为没了。

    若是九笙的修为还在,他怎么可能是九笙的对手?

    “没事。”君九笙不怎么在意的道:“走吧,去见落姨,看看落姨到底想和我说些什么。”

    “嗯。”南沂应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一路往前,去了南院书房。

    “爹,娘。”进入书房,南沂看着屋中的两人喊了一声后,道:“我将九笙带来了。”

    正在处理事务的宣亲王抬起了头来。

    站在宣亲王身边的宣王妃更是走上前,看着君九笙问道:“九笙,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

    “有点事情,去山脉了。”

    “吃饭了吗?”

    “吃了。”君九笙看着宣王妃,很想直接喊宣王妃,可她刚刚已经喊了南沂沂哥,再这么喊宣王妃,不对。

    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君九笙看着宣王妃,最终还是开了口:“落姨,我没事,只是出门了一段时间,昨日刚回来。”

    “你还愿意喊我一声落姨,是不是代表你不生气了?”

    “落姨,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顿了顿,君九笙继续道:“我听春夏说,落姨你去找过我,想和我说有关于爹的事情。”

    “嗯。”宣王妃应声后,看着君九笙道:“九笙,这次我找你,的确是有关于你爹的事情想和你说。”

    “九笙,落姨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需要有心里准备?

    君九笙微微挑眉:“落姨,到底是什么事?”

    “沂儿,你先出去。”宣王妃看向南沂,道:“不准偷听。”

    南沂听完宣王妃说的,撇了撇嘴:“娘,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听不得的?”

    “出去。”

    “行行行,我出去还不行吗?”南沂郁闷的说完,便出了书房。

    连沂哥都不能听,到底是什么事情?

    “九笙,来,我们坐着说。”宣王妃说完,拉着君九笙走到了一旁的位置上。

    待到君九笙坐下后,坐在书桌前的宣亲王起身,走到了宣王妃的身边坐下。

    “九笙,你爹他......”

    宣王妃看着君九笙,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君九笙说那件事情。

    君九笙见此,心中越发好奇:“落姨,没有什么比我爹去了更让我难过,更何况如今还是有关于我爹的消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无需担心我。”

    “可这事......”这事要是说出来,九笙会更加难过。

    “我来说吧。”宣亲王看着宣王妃道:“不管怎么样,他都该知道,毕竟那是和他有关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