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神官面具
    他从背包里面又取出了一张纸,平铺开来,却是一张地图。

    “来,你看看这个!”他伸手指着一片区域,“在这西山一脉中,有一片废弃的古村落遗迹,我相信你也是从这里进到冥泉村的吧?”

    他抬起头,询问似得看向了我,见我点头,便继续讲下去。

    “那片废弃的古村落也算是冥泉村的一部分,只不过属于冥泉村‘外族’,而这里则是冥泉村的‘内族’,在二十多年前,内外两族的村人都消失了,只不过内族的房屋聚落跟人一起消失了,而外族的房屋却留存了下来。”中年人讲着用手指甲在地图上磕扣着。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冥泉村内族五大家族之一的‘邬家’,根据我朋友当初的研究笔记表述,邬家是冥泉村中的神官一职!”说到这里,他将笔记和地图都收拾了起来。

    我深吸了口气,还有许多问题想问,比如神官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这方石台子又是为何用?我刚刚躺在上面感知到一个带着面具的人给一个少女剃除着体毛,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问题固然很多,但此时却不宜多问,因为我已经告诉了他们自己是一位“探灵爱好者”,若是问及太多的深层问题,恐怕会引起中年人的怀疑。

    “幸会幸会!”我赶紧冲中年人鞠了一躬,“我真是不知道这里居然是如此神秘的所在,还好遇到二位,否则真不晓得怎么出去。”

    丁晓光走了过来,一把揽过了我的脖子,“你不用担心了,有光哥在,怎么会让你出不去呢?你放心吧,我来罩着你。”

    丁晓光一看就是个直肠子,中年人呵斥了一声,“小光,不要没大没小。”

    他继而转头看向了我,“小伙子,你就跟我们一起吧,这村子神秘无比,若是自己单独行动,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三个人一起走,多少有些照料。”

    我点了点头,态度诚恳地说了句,“那太感谢您了。”

    丁晓光手中拿着那个木质面具又要带在脸上去,就在此时却被中年人喝止了,“把神官面具放回去。”

    “神官面具?”我深吸了口气,这玩意儿居然叫这么个名字。

    “我是想拿回去做研究嘛!”丁晓光一脸地不情愿,但还是重新挂回了墙上。

    中年人深吸了口气,“入庙拜神,进屋叫人。这是别人的东西,你要拿走经过别人同意了吗?不是你的东西,迟早是要还的。”

    说完,中年人率先走出屋子,朝着楼下走去,我和丁晓光跟了上去。

    看着中年人的背影,我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按理说这个冥泉村是如此神秘的所在,他应该是没有涉足过这里,但为什么他朝前走的时候步履却是无比迅疾呢?

    并且刚刚他在给我介绍冥泉村的时候,言语间并无兴奋之感,况且这是他多年潜心研究的成果,就这么展示给我一个陌生人看,是不是不太合适?

    而且我有留意到,他所给我介绍的冥泉村的信息都是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深层次的秘密一点都没有涉及,看来他还是知道深浅,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觉得这个中年人着实不简单。

    “兄弟别怕,我罩着你!”走在我身边的丁晓光又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真是个直肠子。”我心中暗道,继而低声问他,“喂,你老师脾气不太好?”

    “恩!”丁晓光点头犹如鸡啄米,“简直就是个迫击炮!”

    我心脏一抖,继续发问,“你这老师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丁晓光眨了眨眼睛,定定地回了句,“我不能说。”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吧,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但我的话音刚落,丁晓光居然加快了步伐,朝着前方走去,单留我在原地懵逼。

    “好吧!”我耸了耸肩膀,“这师徒俩真是有够绝配的,连研究成功都可以透露给我,但是名字却不能告诉。”

    从这邬家的大门走出,我望向一旁,那里是一片密林。

    而那个身形羸弱的疯女人就是追赶着一只“阴阳蝶”跑入了密林深处,但现在却不晓得她去往哪里。

    “她究竟是冥泉村的村人,还是和我们一样是外来客呢?”我深吸了口气。

    此时,我们走到了一个建筑物前,单看外型这应该是一间庙宇。

    “这里是冥泉村的‘村庙’!”中年人说着,迈步上前,我和丁晓光也紧跟了上去,当我看到庙宇两边的雕像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居然还是这两尊!”我心中暗道。左侧是一座人形的雕像,这雕像身着红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了腰间,腰里还插着一把铁扇。

    而右侧的雕像却是一个“怪物”,它半蹲着,却长了一张人的脸,龙的身子和马的腿。

    “和牌楼处的雕像是一模一样的。”我心中如是想着,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清楚,这两尊雕像究竟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中年人站定在村庙前,伸手指着左侧的一尊,“虚耗”

    紧接着他又指向了右侧的一尊,“猰貐!”

    “这是什么雕像,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借由这个机会,我问到。

    “左边的是虚耗,据传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鬼,给人间带来瘟疫、灾害和疾病。而右边的则是猰貐,据说是这种东西性格凶残,喜食人类,喜欢在黄泉路上吞噬鬼魂。”中年人一口气说完这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用地狱恶鬼的雕像来镇守村庙大门?”我蹙起眉头,“这样好吗?”

    中年人轻摇着头,“一般来说镇守庙门的护法元帅,但采用这两尊雕像来镇守,要和这个村落的名字有关系。”

    “什么关系?”我不由自主地发问。

    中年人转头看向了我,“我和朋友潜心研究多年,冥泉村中,‘冥’为‘幽冥’的意思,‘泉’则代表的是‘黄泉’,所以便选择一只来自于幽冥的恶鬼,一只来自于黄泉的怪物镇守这里。”

    “哇——”丁晓光大叫了一声,把我们两个都惊了一大跳,“这么说来,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恶鬼和怪物生养的了?”

    “嗨……”中年人摇了摇头走进庙中。

    我拍了拍丁晓光的肩膀,“兄弟,人是人他妈生的,怪物是怪物他妈生的,不能混为一谈。”

    丁晓光吧唧了下嘴巴,觉得很有道理,我突然觉得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

    跟随着中年人的脚步,我走进了村庙中,在门外的时候还担忧庙中是否有金尸存在,但走进其内,却发现里面几乎是空无一物,纤尘不染。

    只是在庙堂正中有一方供桌,桌子上面则放置着一尊雕像。

    “嘶……”但当我看清楚那尊雕像的时候,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雕像放置在供桌上,自然是信徒所参拜的对象,但为何会是这样的造型。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追着“阴阳蝶”飞奔到密林中的疯女人,“难道那只‘阴阳蝶’的出现绝非偶然,带着特殊含义?”

    冥泉两字的意思是幽冥和黄泉。果然,这里的东西处处都和两者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