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入村探查
    我看向了闹闹,他在牌楼的四周围飞上飞下,照这个样子看,他貌似并不知道这是哪里。

    “他或许真的不知道什么,但他的感应力十分灵敏,这里应该是他所感应到的,所以才能将我引来。”心下如是想着,我觉得这个解释貌似还比较靠谱。

    正当我想迈入走进牌楼的一瞬间,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我打了激灵,闪身躲入了一旁的树林当中。

    “怎么有人来了?会是乌先生和那个江宇吗?”正在疑惑间,那脚步声来到近前,定睛一瞧,却是两个穿着土黄色迷彩套装的人,看打扮有些像是“盗墓贼”!

    看面貌一个年纪只有20出头,另一个却是一个中年人。

    “哇,老师,我没想到咱们竟然来到了传说中的‘冥泉村’……”男生望着面前的牌楼,声音颤抖着,显得十分激动。

    但那个年纪大的却一脸严肃,声音冷淡地撂下一句,“跟我走!”两个人便迈步走入了牌楼之中。

    可我躲在一旁的林中,听到他们的对话,心脏在颤抖着,“他们刚刚说什么‘冥泉村’?”想到此,我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牌楼顶部正中上的那两个古体字。

    “冥泉不隔!”脑海里面出现这四个字,我当即会意,原来那封求助信上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通过闹闹,指引我来到这里。

    但就在此时,闹闹却突然从牌楼上飞下,直直地钻进我胸前的莲花白玉中。

    “怎么了?闹闹……”连连唤了几次,闹闹没有丝毫反应想必是累了。

    “好吧,那就开始探查吧!”正在这么想着,我准备走出树林,正在此时,我的肩膀上却猛地出现了一只手。

    “嘶……”我并没有回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过去,那只手煞白无比,只是放在我的肩头,我就可以感受到一股透心的凉意。

    “怎么办?”我着实没想到还没有走进牌楼,就先遭遇了伏击。若是我回头,保不齐会锁喉,若是我不回头,身后的东西估计会有下一步动作。

    “闹闹!”我试探着唤了一声,但是那个家伙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小子这次怎么毫无由来地掉了链子?

    “拼了!”我朝着外套内兜摸索而去,想从中抽出一张符箓,正在此时,我肩头的那只煞白的手移开了去。

    心中一惊,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女声,“你回来了?”还未来得及回头,面前猛地出现一个人,我被惊了一跳,朝着身后闪了去。

    面前站着一个瘦弱的女人,但是脸颊还算妩媚,浑身透露出一种病态的美感。看这样子,她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我也无法确定,她究竟是不是“人”?

    我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口发问,她倒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你不是他……”

    说完之后,她居然自顾自地离开了,我赫然发现,她居然没穿鞋子,赤着脚在树林里朝着前方走去。

    “老公……”她一边颤颤巍巍地往前走,一边悲催地喊着。

    “这会是人吗?”我如是想着,病女人羸弱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我深吸了口气,踏入了牌楼之中。周遭仍旧有迷雾围绕,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房屋的影子,只是这些房屋建造的没有规划,东一间西一排的。

    我不禁疑惑,为何上次和宋雨萌来的时候根本没找到这个地方,此时怎么会蓦地出现?难不成它只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才会出现吗?

    “冥泉村,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薛韵东在这里遭遇了什么?吕凝薇,现在又身在何处?”我望着面前这些被迷雾笼罩的房屋,如是想着。

    “冥泉不隔”这是最后四个字,至此,那封信上便不再有丝毫的提示性信息。

    “那么我只有挨个地探查这些房屋了!”这貌似是最笨的也是唯一的方法。

    走到了第一间房屋前,这是一间二层石头小楼,虽说式样有些久远,但是一点也不显得破旧。

    推开房门,走进屋内,居然没有尘土的味道,我翕动着鼻翼,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腥甜,这个味道我有些熟悉,心头不由得一紧——有些像是血的味道。

    “怎么?这里难道还有人居住吗?”想到此,心下有些惊惧,但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并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我深吸了口气,蹑手蹑脚地探查着一楼,一楼是灶间和客厅,灶间和一般农家没什么两样,但摆放颇为整齐。

    客厅的摆设也很简单,只是木头打造的桌椅,上面还放着一套粗瓷的茶具。

    手轻轻地拂过桌面和椅面,让我十分讶异的是,居然没有一丝灰尘。

    “怎么回事,难道这家的人只是突然外出?”我暗自想着,“这么干净,肯定有人居住才对。如果真是这样,我必须要抓紧探查,赶紧离开。”

    一楼探查完毕,我沿着石头楼梯来到了二楼,二楼也有一间小厅,但却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里均放着一个木板床,旁边还放着一个极为简单的柜子。

    “看来是卧室……”觉得没什么异常,就在我准备下楼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二楼小厅当中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貌似摆放着一尊神像,只是用红布覆盖着。

    “这是……”我猛然间想起了在那个坍圮的宗祠供桌上同样摆放着一尊用红布覆盖着的神像,只是我失踪没有看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神像。

    “估计是夜修罗!”我深吸了口气,想起江宇当时跪在供桌前,对着盖着红布的神像纳头便拜,口中还喊着“夜修罗大人”。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将这红布揭开!”深吸了口气,我走上前去,伸手抓住了那块红布,猛地一扯,那尊神像的脸就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

    “草!”我发出了如是的感叹,但没想到这真的不是“夜修罗”的雕像。

    但这尊雕像却十分诡异,我慢慢靠近,抽吸着鼻子,那股入血液般腥甜的味道,应该是从这里发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