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冥泉不隔
    白无常转头冲我竖起了中指,身形如烟似雾一般在黑暗中消散了。

    我站在门前,定定地想着,“他刚刚话里讲是老八婆让他来通知我,那个老太太在阴间究竟是什么角色,还有为什么这次要提前一天去城隍庙取求助信?”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朝着门外走了去,发动车子,晚上九点多钟,来到了城隍庙中。深夜的城隍庙,寂寥无比,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造访,但我仍旧暗暗觉得心惊。

    “深夜叨扰,还望城隍爷见谅!”大厅中的长明烛仍旧在平稳地燃烧着,周遭昏暗无比,神像的脸上犹如蒙了一层轻薄的黑纱,我跪在蒲团之上,朝着大殿上的城隍爷虔诚地叩首。

    抬起头,城隍爷雕像面貌如常,暗自松了口气,我走到了神像座台后方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纸信封,当即揣好放在身上,起身就朝着大殿外面走去。

    前两次在取了求助信往外走的时候,这里往往会发生异响。

    第一次是一声叹息,第二次是一个打嗝声,这些声音貌似都在提醒我在这大殿之中还有第二个“人”,或者其他的“东西”存在,那么这次……

    当我的后脚跨出大殿门槛的时候,里面并没有传出任何异响。

    “嘘……”我抹了抹额头,长长地迂了口气。

    “哈切——”一个洪亮而幽长的喷嚏仿若冰雹一般落在了我的头上。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正准备往上看的时候,却记起老太婆的那句话——拿完东西之后当即离开,不管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回望。

    “跑!”心中喊了一声,我当即朝着城隍庙大门跑了出去。

    打开车门,我当即发动了车子,仿若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前方冲去。

    我是保证自己不会往后望,但是当我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却当即傻眼了,在城隍庙的大门口,貌似出现了一个“人影”……

    我当即将视线转向了前方,一脚油门儿下去,在后视镜中,就连城隍庙也看不见了。

    回到店中的时候,才惊魂甫定,一把拉开隔间门,抓起桌子上面的水杯,拧开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回想起这几次去到城隍庙中的情景,在我进入大殿的那一刻,身后仿若一直都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还有我在后视镜中看到的那个身影。

    “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死命地摇着头,将这个问题从脑海中甩了出去。好奇害死猫,面前的问题都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哪有时间管那是个什么东西?

    想到此,我掏出了牛皮纸信封,轻轻地撕开,从中取出一张白纸。

    正面只有一句话——“救救我的女儿!”但当我看到落款的时候,却当即瞪圆了眼睛,只觉得后脑仿若被重击一下。

    “不是吧……”我如是想着,“这么巧合,难道是重名吗?”

    落款处写了两个字——白霜!记得上去我陪着吕凝薇去“西山公墓”祭祀她的母亲的时候,那块墓碑上就写了“白霜”两个字。

    “是吕凝薇的母亲在求助我吗?”虽说这几次接到的几乎都是鬼魂的求助,但是这个白霜当真就是吕凝薇的母亲吗?会不会是重名?

    将白纸翻转过来,当我看到白纸背面的时候,当即愣住了。

    “草……”我讶异在当下,“这不是上次宋雨萌在西山一脉的地图当中,标注的那个地点吗?这是我和她刚刚去过的神秘村落……”

    眨了眨眼睛,白纸背面的地图貌似和上次宋雨萌提供的一样,并且上面标注的那个地点,也是我们和乌先生还有江宇大战的那个宗祠。

    “去这里?”我眨了眨眼睛,不由得又记起了吕凝薇带着的那个造型奇特的白玉吊坠,方面牛鼻,身着长袍,一只脚落地,另外一只脚挂在腰间。

    “难道吕凝薇和那个神秘的村落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联系?她已经连续失联了几天,而今天我们刚去警局报了案,就来了这么一个‘求助信’!”这么想着,我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下面还有一句话——六月初一子时,入村沉冤昭雪。正午时分,车至明河,童子引路,冥泉不隔!

    “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完只觉得一头雾水,不由得心中埋怨了起来,“老太婆,每次都讲的这么笼统,也不讲具体事情,只是‘沉冤昭雪’……”

    “正午时分,车至明河。童子引路,冥泉不隔……”反复揣摩这句话的意思,我总算弄清楚了一些东西。

    “是要我明天中午十二点,开车到达明河边,而后行舟渡河,去到那个神秘村落。而‘童子引路’,则是指‘闹闹引路’,那么冥泉不隔是什么意思呢?”想到此,我再次楞在当下。

    “看来,只有去到之后才可以明白了。”想到此,我闭上了眼睛,“这件事情十有**和吕凝薇的失踪有关系,我一定要找到她。”

    掏出手机,拨通了宋雨萌的电话,片刻之后,她接了电话。

    “雨萌,上次咱们去那个神秘村落的时候,你带的那份地图还在吗?”我问。

    “当时情况紧急,走的也比较匆忙,找不见了。”宋雨萌回答。

    我点了点头,“好的,那明天我需要用一下你的越野车和那些装备,记得上次那些装备我全部都需要。”

    我以为宋雨萌会问我拿那些装备做什么,谁料她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好的!”

    这丫头回答的十分利落,可我的心中对她却十分愧疚,每次都是我有求于她,而她每次还有求必应。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这一夜注定难免,自从当了“九幽讼师”之后,不仅惹上了夜修罗这个强大的黑暗势力,并且还被“浩盛集团”针对,好在和“薛氏集团”的关系还算不错,但只有让自己继续强大,才不会被人踩在脚下。

    第二天上午十点,宋雨萌将自己的越野车送了过来,打开后备箱,里面被装备塞得是满满当当。

    “装备全部都在这里!”宋雨萌合上了后备箱,“你一个人小心点儿。”

    “你都不问我干嘛去?”我好奇地发问。

    宋雨萌轻轻地摇着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秘密角落,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

    “谢谢你!”我真诚地说着,但貌似每一次,好像说的都是同一句话。

    宋雨萌定定地看着我,旋即开了口,“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上次那个浑身遍生鳞片的江宇,他活活被旁边那个老头子人炼成了‘麒麟蛊’,所以你要多加小心,上次你重伤了江宇,由于反噬作用,那老头子也受了伤,我们才得以逃脱,但不是每次运气都那么好……”

    “麒麟蛊?”我紧蹙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是用一种特殊的蛊苗,放置于一个人的体内,那个人便成了蛊苗的培养皿,而蛊苗在其内野蛮生长,受制于蛊师,会使人遍生鳞片,如麒麟一般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只是江宇和麒麟蛊的融合没有达到极限,所以才会被你用到刺伤。”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如是想着,“明天,乌先生和江宇会不会仍旧出现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