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吕凝薇失踪
    王晓雯的话不由得让我心中一抖,“怎么回事儿?”

    “我们原本约好昨天见面的,但到了时间我给她电话却关机了,今天也是关机,她从来没有这样过。”电话中的王晓雯显得有些担忧。

    我想了想,吕凝薇现在是20出头的年纪,难免会遇到一些感情问题,有些时候心情不好,以至于想关机清净两天也是有可能的。

    “我这两天没有见过她。”我答到,“如果她给我联系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好的!”王晓雯回答到,“那就麻烦您了。”

    电话挂断之后,对于吕凝薇,我心中却生出了淡淡地担忧,想到了她那个白玉吊坠,心中就满是疑虑。

    “希望没什么事情!”我在心中如是想着。

    在医院里面又观察了两天,确定没事,医生才放我出院。

    一晃过去好几天,在阴历五月三十这天,我独自坐在店中抽烟,想到明天晚上又要去城隍庙中去取“求助信”,心中就格外发憷。

    这些日子,每逢初一十五,经历的那些事情,让我犹如刀尖舔血。有好几次,只是须臾之间,几乎就要命丧九泉。

    “这哪里是‘九幽讼师’啊,这分明就是‘阴间敢死队’!”想到此,我摇着头,轻轻地笑了笑。

    正在此时,余小游走了进来,轻拍了下我的肩膀,“喂,兄带,想什么呢?”

    我摇了摇头,将烟盒递给了他,余小游抽出一支,“你这店也空了一阵子了,不干网吧,有没有想过做其他的?”

    我吐出一口烟圈,“还没有,大方向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定下的。”

    余小游讪笑着看着我,“那你可得抓紧了,你这房东老头看你最近不开店也不做事儿,总是找我套话。”

    我眉头一紧,“他找你套什么话?”

    余小游压低了声音,附在我耳边,“他以为你当了‘少爷’!”

    “放屁!”我咬牙切齿,“这老东西,我钱又不少他一分,管我这么多干什么。”

    余小游弹了弹烟灰,“你也可以考虑干点什么,我都替你想好了,你可以做一个‘佛具店’,名字就叫做‘妙法莲华’!”

    不知为何,当我听到余小游如是说的时候,脑子里面居然浮出了地藏王菩萨那慈祥安乐的面庞。

    “你想想看,开这种店,时间比较灵活,阳城这里的善男信女不少,你开店便是广结善缘,房东定然不会讲你什么。”余小游说着,将手中的烟屁弹到一边。

    我点了点头,“你这次说的还真不是一个骚主意,但这样一来,岂不是抢了你的生意。”

    余小游摇着头,“哪里哪里,咱们这叫做强强联合,有人信佛,有人乐道,只要我们好好携手,肯定可以实现双赢,要我说,你就把头发剃掉,整一套袈裟,天天坐堂,佛号‘虚竹’!”

    “蒋大哥!”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我和余小游同时望了过去,却看到了王晓雯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

    “晓雯,你怎么了?”我赶紧迎了上去。

    王晓雯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蒋大哥,我觉得薇薇肯定是出事儿了,她的手机直到现在还是关机状态,我这两天都有去她家里找过,但是她家里也是大门紧闭。而且我问过她每一个朋友,都说没有见过她。”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想起吕凝薇脖颈上挂着的那个造型独特的玉坠,心中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爸爸呢?”我接着问,“女儿找不到了,他都不晓得吗?”

    王晓雯摇着头,“薇薇爸爸出国了,到现在也联系不上,薇薇现在失踪的事情,或许他根本都不知道。”

    “什么?”我摇了摇头,“第一次见到当老爸的心居然这么大。”

    “现在该怎么办?”王晓雯求助似得看向了我。

    我深吸了口气,“咱们去报案吧。”

    二十分钟之后,我开车载着王晓雯来到辖区分局,却不想居然是包颜明当值。

    包颜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晓雯,“你口味变了,开骗小红帽了。”

    听到他这话,我气都不打一处来,“你瞎放什么闷屁呢,找你有正事儿。晓雯,你来告诉这位不着调的警察叔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晓雯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将这些事情一股脑地告诉给了包颜明。

    包颜明这才一本正经地坐下,开始逐条记录和梳理王晓雯说出的这些情况。

    片刻之后,包颜明才抬起头,“怎么不早点报案,其实在人失联24小时之后就可以报案的。”

    我倒吸了一口气,“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是年轻女孩子,有些时候失个恋闹个情绪也很正常……”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晓雯就接了上去,“薇薇她没有男朋友。”

    包颜明似笑非笑地看向了王晓雯,又指了指我,“小姑娘,你可记好了,以后找男朋友的时候,一定要离这位怪蜀黍远一点。”

    听到这话,王晓雯疑惑地看向了我,我伸手指了指包颜明。

    他无所谓地看向了我,继而轻声道,“总之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探查吕凝薇的下落,如果被我查出是你‘贼喊捉贼’,我定然不会留情。”

    “这个家伙!”想了想,我还是忍下了,这里毕竟是在警察局,倘若我控制不住自己,一不小心揍了他,保不齐他还会告我袭警。

    从警察局走出,已然是晚上,我带王晓雯在街边吃了点东西,把她送回家中。

    等到我开车回到店里的时候,却听到屋子里面有动静,但是门店大门可仍旧是落了锁的啊。

    “什么人?”开门之后,看到面前这一幕我的眼珠差点惊掉地上。

    只见闹闹一窜一落地在地上玩的好不热闹,而他的脚下却有一条红绳子在不住地甩动着,沿着那条红绳子往上看,却是白无常那张煞白无比的脸。

    他居然在用舌头和闹闹玩跳绳。

    “我去,老兄,您好歹也是阴司公务员,不明白擅闯别人的家门是不好的吗?”昨晚睡觉的时候,将莲花白玉摘下放在床头,看来以后这玉坠是不能离身。

    我虎着脸,对着闹闹吼了一声,“回来!”闹闹也还算听话,当即钻了进来。

    “你这小子是怎么说话呢,你的门锁皆是原本的模样,我是‘走’进来的,怎么会是‘闯’呢?”白无常说着,走到了我面前,“今天来有事通知你,今天是阴历五月三十,老八婆让你今夜去城隍庙取‘密信’!”

    “恩?”我满心疑虑,“怎么是今夜,往常不都是初一十五吗?”

    白无常瞪圆了眼睛,“大胆!”或许是他用力太大,这条舌头又像蛇一般滑落在地。我看着他将舌头从地上捡起,重新塞回口中,顿时胃部翻滚。

    “如果跟往常一样,我还来干什么,你只管去,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白无常说着,便摇晃着哭丧棒朝着门外走出去,“无故寻愁觅恨,时常似傻如狂。纵然生的好皮囊,腹内皆是草莽——”

    我嘀咕了一句,“这家伙……”。但马上我当即恍然大悟,当即冲到门口对着白无常的背影大骂,“你骂谁傻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