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鲛鳞怪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红衣女鬼,看来是受到了骷髅降魔杵的影响,登时阴力大增,她怒冲而来,着实是想将我置于死地。

    “来啊——”我大吼一声,从身上摸索出那张“雷法符”,朝着张牙舞爪的红衣女鬼直直地迎了上去。

    “都天大雷公,霹雳遍虚空。刀兵三十万,掣电破群凶。上至奎罡足,下至九泉中——”当我说出最后一个字,几乎用尽全力将这张符箓拍向了红衣女鬼的天灵盖上。

    “嚎嗷——”女鬼尖利的声音,几乎可以将我的耳膜震破,它的双爪抓住了我的肩膀,尖锐的指甲嵌入皮肉当中。

    “去死吧——”我强忍剧痛,将手中的符箓死死地盖向了它的头顶。

    “轰隆隆——”电光火石间,宗祠里面当即被照的通明彻亮,巨大的雷声翻滚着,将红衣女鬼顿时打地往后倒飞而去。

    血鬼大哭大号,身影瞬间黯淡地仿若一缕红烟,并且正在和闹闹缠斗厮打在一起的青面小鬼也被这雷声所震慑,他大叫着朝着乌先生飞去,眨眼间消失在乌先生宽大的袖口当中。

    “呜啊——呜啊——”而跪在地上的那些“金尸”也突然大声哀嚎了起来,这声音巨大,一浪高于一浪,想必是雷符的作用巨大,将这“金尸阵”的阵法都给破开了去。

    “王八羔子,我要杀了你……”乌先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骷髅降魔杵晃荡了两下,红衣女鬼被他收回。

    宋雨萌和黑衣人仍旧在近身格斗,乌先生慢慢靠近了我,他浑身的阴煞之气,登时增加了许多。

    此时,我已然没了丝毫的惧意,眼前的金尸痛苦地哀嚎着,有的甚至昂起头睁开眼睛,如是看来当真揪心不已。

    乌先生又开始剧烈摇晃着手中的降魔杵,瞬间又将这东西抛下,在降魔杵落地的一刹那,这些金尸的哀嚎声当即消失了去。

    “你做了那么多的恶,早就该死了。”深吸了口气,我将龙雀刀握在了手中,脑子里出现了吉雅拉的身影,更加坚定了我要解决他的意念。

    乌先生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他的帽子落下,头发和衣衫悉数散落开来,就仿佛一个来自于地狱的恶鬼。

    “受死吧,老东西——”大吼一声,我当即冲向了他,但就在此时,和宋雨萌正在拼斗的黑衣人居然气力暴增,一拳挥出,将宋雨萌打的倒飞而去。

    “雨萌——”我大叫一声,快步上前,将宋雨萌接在了怀中,转头看去,那个黑衣人的身子居然也如筛糠一般抖动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快,状若疯癫。

    “妈的,装神弄鬼!”我说着,就朝着前方跑了过去。

    “蒋顺,小心啊——”宋雨萌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就在我和黑衣人的距离仅有咫尺之间的当口,忽听得“崩”地一声闷响,一股强大的气流将我弹开了去,但此时的我却毫无防备。

    “蒋顺……”宋雨萌将我扶起,等我们将目光再次转向了黑衣人的时候,却发现黑衣人浑身光赤,他的衣衫悉数尽毁。

    “啊——”这家伙居然嚎叫了起来,声音如天边的炸雷,他猛地转身,在宽阔的后背上,却出现了一个夜修罗纹身。

    “夜修罗……”我不由得惊呼一声,瞬间恍然大悟,明白了黑衣人的身份,“居然是你——”

    这个人便是当初在秋云南的家中遇到的那个黑衣人,上次的交手,让他跑掉,这一次,我肯定不能放过。

    “啊——”这个黑衣人仍旧在仰天长啸,而乌先生一边剧烈晃荡着骷髅降魔杵,一边从口中吐出了生涩的咒语。

    我赫然发现,乌先生好像在控制着这个黑衣人。

    “哈啊——”黑衣人痛苦地嚎叫着,白皙的皮肤蓦地变得青紫,上面渐渐地钻出一片片鱼鳞似的东西,我登时愣住了。

    “蒋顺,快跑……”胳膊被人抓住,我回头,却看到宋雨萌那张惊慌失措的脸颊,难道她明白面前的黑衣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哈哈哈,你们等着受死吧——”乌先生大笑着,胸腔发出了剧烈地共鸣声。他更加大力地摇晃着手中的骷髅降魔杵,头发皮散开来,就像个怪物。

    与此同时,那黑衣人浑身上下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好似一个直直站起的“鲛人”,他大叫着,朝着我和宋雨萌冲了过来。

    “顺子,走——”宋雨萌说着猛地推了我一把,她挡在了我的前面。

    “你给我闪开!”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断然不可以让一个女人挡在我的面前,当即将宋雨萌直直地挡在身后,从身上抽出五张符箓,连连攻去。

    “滋滋滋……”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符箓在碰触到黑衣人身子的那一刻,当即燃烧了去,变成了幽幽的纸灰。

    “我杀了你!”挥刀向前,但还未触及黑衣人的瞬间,便被他牢牢地卡死了脖子,下一秒,我整个人居然被她直直地提溜了起来。

    他浑身上下长满了鳞片,既可怖又十分让人恶心。

    “杀了他——”乌先生的声音猛地增强,就在此时,我觉得自己的喉管几乎都要被他给抓的爆裂了去。

    可是须臾之间,我却猛地觉得遏制我喉管的气力当即松懈了许多,我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定睛一瞧,却是那闹闹落在了黑衣人的头顶上。

    “哇哇哇……”闹闹双手盖住了黑衣人的双目,张大了嘴巴,啃噬着他的头顶。黑衣人敌他不过,只有先松开了我的脖子。

    “蠢蛋!”乌先生大骂了一声,朝着黑衣人奔了过去,当即举起降魔杵对着闹闹兜头便打。

    这家伙却身形灵活地闪开了,骷髅降魔杵直直地落在了黑衣人的天灵盖上,这家伙被打的往后倒退了一个趔趄,搞得乌先生跳脚大骂。

    “蒋顺!”宋雨萌扶起我,我赫然发现,她的胳膊受了伤,血液汩汩流出。

    就在此时,一段繁琐的咒文从乌先生的口中流出,与此同时,那黑衣人浑身不由得“鳞光点点”,这家伙怪叫着,再次朝我们袭来。

    “哇——”闹闹再次冲了上去,却被这怪物一把抽飞,他朝着我和宋雨萌奔袭而来,这一次他的杀气大盛,势必要将我们弄死。

    “不行我要想办法!”我将宋雨萌猛地推到了身后,紧接着,便想起了余小游的那则“请神咒”!

    “北帝灵书,天蓬令行。上运台斗,下转风行——”一股巨大的力量灌入我的体内,我只觉得胸腔鼓胀的几乎要爆裂。

    “啊——”我大吼一声,像只咆哮地狮子,只想将一切的东西都毁灭了去。

    “你居然请的北帝上身——”乌先生的嘴巴张成了“o”型。

    而就在此时,黑衣人的拳头呼啸,裹挟着风声,闪着碧绿的鳞光朝着我,直逼而来。“啪!”我轻轻挥臂,手掌张开,将这个拳头牢牢地握在了手中。

    “额?”黑衣人一脸迷惘,瞪圆了眼睛看向了我。

    “去死吧!”下一秒,龙雀刀挥出,划过一道金光,直直地穿透那硬入铁胄般的鳞片,捅入他的脖颈!

    “啊——”黑衣人大叫,引得周遭好似山崩地裂一般摇荡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