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又逢仇敌
    这张脸我自然熟悉,在宏圣医院的那一夜,我至死都不会忘记。

    “乌先生!”我在心中暗自喊出了这三个字,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宋雨萌的手轻覆在我的拳头上,我明白,她是在暗示我不要过于激动。

    眼眸一缩,我再次看向了那个声音听起来较为年轻的黑衣人,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个声音我也觉得熟悉呢?

    “看来薛韵东的死亡,或许真的和‘夜修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深吸了口气,如是想着。

    并且我们今天在明河岸边遇到的那个孕妇的死尸,也是面前这两个王八蛋所犯的罪孽。

    那个青面小鬼挨个吸食着金尸当中聚存的阴煞之气,而每当他吸食过后,这些金尸原本看起来安详柔和的脸颊,顿时变得痛苦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泛起疑虑,但仔细思索间,却觉得是由于那些被禁锢在金尸中的魂魄,被青面小鬼吸食了阴气之后,自然痛苦无比,到了最后,它们会耗尽最后一丝的阴力,魂飞魄散。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怒视着乌先生,于人于鬼他都如此决绝狠辣,都不怕自己死后遭报应吗?

    “马上就是‘月祭’了,你要保证一切妥当。”乌先生发声,不怒自威。

    “我知道!”另一个黑衣人仍旧跪在地上回答到,言语间颇为不服,“对了,乌先生,之前大家都很看好你重点培育的‘夜修罗圣婴’,现在怎么样了?”

    我心中一抖,只觉得胸前的“莲花白玉”的温度炙热无比,看来里面的闹闹肯定也感觉到了乌先生的存在。

    听到另一个黑衣人如是说,乌先生冷哼了一声,“若不是半路来了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我又怎么会失手!”

    另一个黑衣人嘲弄地笑了两声,“您如此深的道行,怎么会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手中,想来那小子来头定然不小啊。”

    乌先生深吸了口气,不再说话,沉默了片刻,乌先生开口道,“张良山这个人留不得,找个机会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是自然!”另一个黑衣人回答地没有丝毫的含糊,“他色迷心窍,而管不住自己裤腰带的人,屁股总是会不干净。”

    那青面小鬼一个接着一个地吸着金尸当中的阴煞之气,它的脸相比刚刚显得更加凶恶,居然再次照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我的心脏再次抖动了一下,从这个青面小鬼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焰,比刚刚增加了许多。

    “哇嚎——”果不其然,这家伙张大嘴巴,朝着我和宋雨萌飘了过来,速度之快,强似闪电,须臾之间,长满利齿的嘴巴,就来到我们近前。

    “嗷——”胸前的“莲花白玉”中一道白光乍现,闹闹飞出,挥舞着雪白的藕臂,和来势汹汹的青面小鬼缠斗了起来。

    “谁!”乌先生厉声呵斥,旋即甩动着宽大的黑色袖口,那带着三个骷髅头的降魔杵再次出现。

    “妈的找死!”另一个黑衣人大吼一声,几道白光刺破黑暗,朝着我和宋雨萌飙飞过来。

    “小心!”宋雨萌将我扑到一边,那几道白光有的戳在了几具金尸上面,定睛一看却是一把把锋利的飞刀。

    说时迟那时快,宋雨萌从身上抽出一支手枪,就听“砰砰”声响起,另一个黑衣人痛呼一声,单腿跪地。

    “混蛋,又是你个龟孙子!”乌先生指着我破口大骂,“今天我非要拿你二人做成金尸。”

    他说着便摇晃起手中的“骷髅降魔杵”,嘴巴里面振振有词地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咒语。

    “你对付老的,我搞定小的!”宋雨萌说着便朝着另一个黑衣人攻了过去。

    而在另一边,闹闹则和那个青面小鬼颤抖在一起,拼的是你死我活。

    抽出龙雀刀,我朝着乌先生跑去,但和他距离还不足一米的时候,这老东西突然睁大了眼睛,手臂挥动间,一个红衣厉鬼从骷髅降魔杵中钻出,朝着我直扑而来。

    “给我杀了他——”乌先生的身子抖动如若筛糠,这红衣厉鬼双手勾成爪状,双目皆白,直击我的喉咙。

    “西真七白,华光金德。皓灵元老,煞素罚责——”我一口气抛出三张“西真七白符”,由于这次的符箓是老余头所画,灵力和威力自然强于之前的。

    “啊——”红衣厉鬼尖叫着,被我打的连连后退,身形顿时黯淡了许多。

    就在我转头的瞬间,三个骷髅头却出现在我的面前,乌先生高高地举起骷髅降魔杵,想将我的天灵盖给敲碎了去。

    “滚!”我横起龙雀刀,拼尽全力当即将这降魔杵给挡在了当下。下一秒,我一脚稳准狠地踹在了这老犊子的肚子上,一个飞踢,他朝着后面倒仰而去。

    虽说乌先生道法高深,若是拼起体力,当真不如我。

    正在此时,我忽的觉得身后阴气阵阵,猛地回头却发现是两个勾成了鹰爪般的手掌,指甲几乎有数寸之长。

    龙雀刀翻飞,带着“呼呼”地风声,直直地斩在了这一对“鹰爪”之上。

    我只觉得虎口一麻,顿时黑气翻滚,这红衣女鬼的身形再次变暗了许多,她惨叫连连居然朝着宗祠门外飞了出去。

    而此时的宋雨萌也和另一个黑衣人在近身格斗着,虽说那个黑衣人腿部中了一枪,但他本性嗜血凶残,好几次宋雨萌都几乎被他达到了要害部位。

    “死!”宋雨萌娇喝一声,飞起一脚踹在了黑衣人的裆部,他貌似还未达到金钟罩最高境界——缩阳入肚的地步,单此一脚,他就躺倒在地。

    宋雨萌飞身向前,一把抓掉了他的口罩儿,一张极为帅气的脸庞出现在我们面前,宋雨萌惊呼一声,“居然是你——”

    就在宋雨萌愣神的瞬间,黑衣人居然又奋起反击将宋雨萌给打的连连后退。

    “血鬼,你居然敢逃——”乌先生躺在地上四脚翘起,好似一只躺倒在地的大乌龟,他大声咒骂着再次摇晃着骷髅降魔杵。

    我正准备拿龙雀刀上前了解了他的时候,那红衣女鬼居然又朝我冲了过来,并且这次的气势相比刚刚增高了数倍不止。

    “妈的,还来……”我上前迎战,却不料这女鬼怪叫一声,利爪挥出,在我的脖子上抓了一道。

    血液当即便汩汩地流出,还好我闪的快,只差毫厘,她抓住的便是我的喉咙。

    “血鬼,杀了他——”乌先生手中的降魔杵不住地晃动着。

    而这个红衣女鬼原本煞白的双目居然变得血红,下一秒开始潺潺地往外流着血水。她刚刚跑到了宗祠外面,怎奈何返回之后实力居然大增了这么多?

    “要放大招了吗?”心中如是想着,我将手伸向了外套内兜。

    “嚎嗷——”红衣女鬼厉声尖叫,朝着我冲了过来,瞧这情形是要跟我孤注一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