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金尸大阵
    宗祠里面几乎跪满了人!

    但就在我转身准备要拉着宋雨萌开跑的时候,却被她反手扯住了。

    “你干嘛啊?”宋雨萌一头雾水,“这里面只不过是一屋子的雕像啊!”

    “什么?”听到此话,我诧异地转过头去,仔细一瞧,果不其然,屋子里面还真的只是一些跪着的雕像。

    只是刚刚看到的第一眼,我过于紧张,才误以为屋子里面跪满了人。

    和宋雨萌一起踏入宗祠当中,却发现在正对着宗祠大门的位置,放置着一张供桌,供桌上面摆放着一个香炉,而在香炉的两侧则是两只白色的蜡烛,香炉的后面应该是一尊神像,只是被红布给盖住了。

    而那些跪着的雕像则分列于两侧,粗略一数,大概有百十座。它们均虔诚地低着头跪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那模样仿佛是在受难,脸上的神色还算安详。每个雕像的头发大多长及肩部,有的身姿纤细,有的腹部浑圆。

    每个雕像的周身都仿佛涂着一层金漆,宋雨萌从背包里拿出一双橡胶手套,轻轻地戳动着其中一座雕像。

    宗祠里面弥散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仔细嗅了嗅,好像是来自于每个跪着的雕像身上。“这个味道……”我一边嗅着,一边靠近了其中一个跪着的雕像。

    “好奇怪,雕像怎么会那么香呢?”我凑了过去仔细地嗅着,这股香气独特,吸到鼻腔之后,反而让人心旷神怡。

    宋雨萌也在仔细打量着这些雕像,片刻之后,她才脱下手套,拍了拍手。

    “这好像不是雕像……”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是一具具尸体!”

    “什么?”我有些不可置信,从她手中接过手套带上,轻轻地戳在了离我最近的那尊雕像的脸颊上,仔细感觉,当真有种软软的触觉。

    “这好像是古代邪门歪道的一种阵法!”宋雨萌深吸了口气,“你看看这些人像跪的笔直,实际是有一根削尖木锥子从尸身的下体处直插进入,而这个时候,人还是活着的,每天往口中灌着清肠药水,将秽物从后庭排尽,而后再往口中灌下秘制的防腐香料,在尸身周遭涂上金粉,便制成这样的雕像。”

    我定定地看着宋雨萌,不单单是面前的这些雕像的制作方式让我感到惨绝人寰,而是她为何知道的如此之多。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问。

    宋雨萌一脸凝重,“养鬼!活人被折磨致死,魂不离体,会积聚怨气,放鬼采食这种阴怨之气,便可以增强其阴力。而这种尸体便被叫做‘金尸’!”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想起当初在宏圣医院看到的那一幕。

    乌先生当初为了将吉雅拉腹中的双生子炼制成“夜修罗圣婴”,也是通过类似的方式向吉雅拉输送着阴气。

    想到此,心底冒出一个幽幽的念头,“这件事情会不会也和夜修罗有关系?”

    “你在想什么?”宋雨萌问我。

    “没,没什么……”我摇了摇头,转头朝着供桌走去,伸手就准备扯下那块盖在神像上面的红布。

    “哒哒哒……”正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却由远及近地传来,单听这脚步声貌似并不是一个人的。

    不由得心中一惊,我回头看向了宋雨萌,她当即拉着我的胳膊,将我拉到那些雕像的后面,“快来!”

    我们来到最后一排雕像的身后,向这些雕像一样跪在后面,而此时,我们才发现宗祠的大门还是开着的。

    “咦?门怎么开了?”门外传来的一个男声,干涩地仿若久旱不雨的沙土地。我深吸了口气,心中不由得泛起嘀咕,这声音我貌似在哪里听过似的。

    “难道有人来了?”这是另外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但我听起来却极为耳熟。

    “喵——”一声巨大的猫叫声传来,旋即又听到“啪嗒”一声脆响,仿若是宗祠房顶的瓦片下落的声音。

    “原来是只山猫!”那个声音沙哑地男声说着,“我早都告诉过你,最好将宗祠的房门落了锁。”

    “好,我记下了!”另一个年轻男人回复着,言语间透着一股不耐烦的味道。

    直到他们踱步走进宗祠,我才发现这两个人均是一袭黑衣,带着黑色的口罩,将脸也盖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下两只眼睛。

    屏息凝神,盯着前方,越来越觉得面前的两个人很是熟悉。一个名字已然在我的心中冉冉升起,可他并没有露出脸颊,所以暂时还不能确定。

    我和宋雨萌更是大气不敢出,只是一动不动地跪在这些雕像的最后方。

    但想到这些雕像居然是一具具尸体制作的,就觉得芒刺在背,害怕它们突然转过头来给我一口。

    其中一个黑衣人挥舞了下宽大的袖口,顿时从中钻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这鬼长得颇为丑陋可怖,头颅好似一座尖尖的山峰,它在宗祠内游荡着,看起来开心无比。

    “哼哼……”可谁知,这小鬼居然抽吸了鼻子,貌似闻到了特殊的味道,当它朝着宗祠大门飘去的时候,居然朝着我和宋雨萌躲藏的地方看了过来。

    下一秒,这家伙居然朝着我们慢慢悠悠地飘了过来。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担心会被发现。宋雨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指甲几乎嵌入了我的肉中,我惊觉地看了她一眼,但终于没有发出声。

    可是眨眼睛,这只青面小鬼居然转身飘了回去,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侧眼看向了宋雨萌,她也同样在看着我,从她的双目中我没有看出一丝的慌乱和惊惶,不禁有些讶异,“刚刚难道是这丫头的缘故,那小鬼才没有来到我们的近前吗?”

    “回来!”那声色沙哑地黑衣人一声呵斥,这只青面小鬼便直直地飘飞回去,看起来对他尤为惧怕。

    “修罗天道,万法垂全——”黑衣人背对着我和宋雨萌,但他却摘下了口罩丢到一边,我屏息凝视,密切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等待着他转身回头的一瞬。

    “夜修罗大人——”另一个声音年轻的黑衣人,则一把将供桌上的红布扯掉,伸手一挥间,供桌上的那两支蜡烛当燃烧了,他噗通一声跪在供桌前,一头磕在了地上。

    话音刚落,这只青面小鬼却猛地飞向了其中一座“金尸”,双手抓住尸体的脖子,张大嘴巴靠近了尸体的面部,这模样颇为骇人。

    一缕缕黑色的气流从这具“金尸”周身流出,悉数流进了青面小鬼的嘴巴和鼻孔里面,而这只小鬼却仿若是一个瘾君子般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吸食这只金尸的阴气之后,青面小鬼接着去吸食下一个。

    “有些金尸早都该淘汰了!”那个声色沙哑的黑衣人背对着我们说。

    “我知道,前两天弄来一个孕妇,谁知道她性子烈,半道投河了。”另一个黑衣男说。

    “办事不利!”那个声色沙哑的黑衣人转过身来,看到他面容的一刹那,我心脏如若遭受重击。

    “果然是他!”我握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