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宗祠
    “草!”我惊叫一声,挥舞着龙雀刀照着这个怪物脸上砍了过去。

    “滋——”龙雀刀触及这死胎的瞬间,当即削铁如泥,一股浓黑恶臭的液体喷了出来,好在我眼疾手快,当即躲开了去。

    “哈啊——”头顶传来一声叫嚷,却发现是那具女尸正蹲在了树杈上面,居然提溜下来一条长长的脐带,活像一只变异了的大猩猩。

    她怪叫了一声,就从树上朝我扑来,看这架势是准备给我来个“泰山压顶”!

    我当即闪开了去,从身上抽出几张“摄邪符”朝着这怪物猛抛了过去。

    “天为相,召狱降。千斤锁,万钧丈——”话音刚落,这些符箓打在了女尸的身上顿时一股焦臭的味道袭来,让人差点窒息了去。

    女尸怪叫着,居然拖着那根长长的脐带准备逃跑,我握紧龙雀刀追了上去。

    “想跑!”龙雀刀直直地捅入了她的后脑勺儿,在抽出的瞬间,又是一股浓稠的黑色液体迸溅出来,我直直地躲开,仍旧没有被撒到身上。

    此一下,这女尸当即疲软地趴在了地上,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她身上钻出,朝着一边飞了过去。看来这当真不是诈尸,而是被别的孤魂野鬼给占据了躯壳。

    “妈的,想逃!”心下如是想着,我就准备追上去。

    正在此时,胳膊却被紧紧地抓住,回过头来,却看到宋雨萌凝重的脸颊。

    “穷寇莫追!”她喉头耸动了几下,从口中迸出这四个字。

    我深吸了口气,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宋雨萌,“你居然看得到?”

    宋雨萌没有说话,只是拉着我朝着洞口走了过去。

    回到山洞中,我们两个相对而坐,脸色凝重无比,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等待着雨停。

    “你真的能看到……”思虑良久,我才开了口,但宋雨萌却没有回答我,她只是抬起头,冲我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当即就收了声,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秘密花园,宋雨萌心中也藏着一些不容许别人触碰的东西。

    “这个丫头,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我深吸了口气。

    好在我们刚刚遇上的只是一个孤魂野鬼,它只是暂时钻入了女尸的躯壳,并未形成大气候,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快让我解决。

    又过了一会儿,洞外的雨终于停了,宋雨萌和我走出山洞,继续赶路。

    刚刚的雨真的只是一场小气候,在我们刚刚走出密林的时候,就已经是晴空万里。为了早点去到地图上的位置,我们俩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好在宋雨萌的野外生存能力和方向感极强,但由于那场雨耽搁的时间有点久,加之和女尸的一场拼斗消耗了体力,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才来到了地图上所标注的位置附近。

    可放眼望去,却都是一片密林,并没有任何村落存在的迹象,好在吉雅拉准备了夜视镜,使得我们在这里的能见度大大增强。

    黑暗中的山林,响起了各种动物的怪叫声,不由得让人暗暗心惊。

    “丫头,你确定在这里吗?”我深吸了口气。

    宋雨萌没有回答我,只是一会儿看了看地图,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跟我来!”她摆了摆手,示意我跟上她,又在这黑暗中行进了半个多小时,在翻过一个山坡后,听到了潺潺的水流声。

    这里还有山泉吗?心下有些疑惑,但定睛一瞧,却是一条在坡前流过的河,再看河岸的一侧,不由得心跳加速。

    “我靠——”我喊出一声,周遭顿时传来了回音,第二个字一直在循环播放。

    宋雨萌叹了口气往前走去,“这就是你表达喜悦的方式吗?”

    “喂,你小心点!”我一把抓过了宋雨萌,将她挡在身后。

    在河岸的一侧,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房屋的轮廓,不由得欣喜无比,看来宋雨萌的猜测还是有道理的。

    虽说已经走到了这里,但对于面前那些房屋,我仍旧心存防范,毕竟薛韵东死亡的惨状不住地在我脑海中回荡着,一个不小心,我害怕我俩会像他一样。

    黑暗中,我们朝着那些房子走了过去,离近之后,才得以看清楚这些房屋的全景,单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均是土坯房。

    或许是年久失修的缘故,墙头和房檐上面遍生着枯草,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山风穿过这些房屋,发出了好似孤魂野鬼的哀嚎声,让人心惊不已。

    这些房屋多半已经濒临坍圮,有的院墙歪斜,有的屋顶已然丢失。

    “看来这里好久都没人居住了……”我自言自语地说了句。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是啊,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遭遇了什么事情。”

    “咱们回去之后,可以试着去找吕天和询问下。”我说着。

    宋雨萌轻轻地摇头,“不会的,被列为绝密的档案,你觉得他有几个胆子敢透露给你?”

    我耸了耸肩膀,继续往前走去。这片房屋的范围并不算小,可绝大多数都是破旧的土坯房,倒是没有见到什么比较重要的线索。

    “这村落的建筑有些问题!”在其中行了一会儿,我如是说着。

    “怎么了?”宋雨萌发问。

    我深吸了口气,“传统性村落按照风水走向而建,一般是负阴抱阳,背山面水,但你看这里的山水和村落的位置刚好颠倒过来,背水面山,只能聚阴存煞!”

    跟余小游坐了好长时间的邻居,一些风水知识熏都能熏出来。

    “会不会是你的资料搞错了?”我不由得问宋雨萌。

    “不会!”她回答地斩钉截铁,“以我对吕天和助手的了解,他不会说谎话。”

    “好吧!”我耸了耸肩膀继续往前走着,拐了个弯,瞬间停了下来。

    “这里是……”转头间看向宋雨萌,她也激动地呼吸都不正常了。

    眼前是一个青砖白墙的房子,和这些低矮坍圮的土房子一比较,当即就有了一种“鹤立鸡群”的既视感。

    门上挂着一方牌匾,上面写了两个字——宗祠。

    “难不成这里是村落的宗祠?”我说着,宋雨萌没有理会我,只是朝着房门一侧走了过去。

    我也跟了过去,走近一看,宗祠一侧的地上,倒着一个石雕,有一人多高。

    这石雕身着长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腰间,并且腰里还插了一把扇子。

    我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而宋雨萌也从背包里面掏出那张拓片,细细比对间,她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我们来对地方了。”

    我点了点头,在薛韵东的别墅里找到的那张神秘照片中,显示在一个牌楼的两侧分别放置着两尊不同的雕像,其中一个雕像的造型,就和面前倒地的这尊一模一样。

    这个雕像的造型十分少见,绝对代表着非凡的意义,虽说没有找到照片上的那个神秘牌楼的所在,但起码我们可以在这里发现一些线索。

    “进祠堂看看吧!”我说着,宋雨萌点着头,我站在宗祠朱红色的大门前,将她挡在身后。

    这间宗祠看起来要比那些土坯房崭新许多,肯定有人在日常打理着,我警觉地环视着身后。

    或许在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村落中,还有一些“东西”存在着,只是我并不知道那些“东西”究竟是人还是鬼。

    “我们进去吧!”宋雨萌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

    “吱嘎”一声,宗祠的朱红色大门被我推开,但当我看清里面的情况的时候当即转身一把抓住了宋雨萌的胳膊,“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