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密林伏击
    “什么?”我声音几乎都发直了,“你有没有搞错,死人都可以生孩子?”

    宋雨萌白了我一眼,“这叫‘死后分娩’,当孕妇死后,胎儿因受到腹腔内**气体压迫而被压出体外。也有死亡的孕妇被放入棺材内部发生分娩的,但那又叫做‘棺内分娩’!”

    我捂住了口鼻,往后退了一大步,只觉得面前的情形血腥无比,不由得发问,“孩子是活的吗?”

    宋雨萌丢掉了手中的树杈,“不是,分娩出的百分之百是死胎,我们赶紧走吧,不要再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我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却发现那女尸的脸,突然朝着我们转了过来,暴突着双目,嘴角带着带着诡异的笑。

    “啊!”我大叫了一声,朝着一侧弹跳开来。

    “又怎么了?”宋雨萌停下了脚步,没好气地问着。

    “她在笑!”我指着那具女尸,可当我们同时看过去的时候,这具尸体仍旧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没有丝毫的异样。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定定地看着我,“你是不是跟那个神棍呆的久了,也变得神神叨叨了?”

    “或许吧!”我抹了抹额头,自从当了这个倒霉催的“九幽讼师”,我都觉得自己变得阴阳不定了。

    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半,我和宋雨萌开始进入了西山一脉的丘陵地带,好在丘陵的地势起伏并不大,又因为脚上穿着登山鞋,走起来也较为请便。

    宋雨萌走在我的前面,时不时地看了眼手中的指南针和地图,我突然心中生出了浓郁的惭愧感,我本是一个七尺男儿,怎奈何现在却是宋雨萌在照顾我。

    下午1点的时候,我们终于穿过了这一片丘陵地带,而下面便是进入山地了,接下来的行程会比较辛苦,宋雨萌提议我们先坐下休息一会儿,补充点能量。

    “累不累?”她打开背包,丢给我一瓶水。

    我摇了摇头,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咱们吃什么?”

    宋雨萌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军绿色的盒子,丢给了我,“来,吃这个!”

    我定睛一看,盒子上面写着两个英文单词,翻译成汉语则是——美**粮!

    “美**粮?”我扬了扬手中的盒子。

    宋雨萌点着头,“这没份是3000卡路里,可以迅速补充能量,你快点吃吧,吃完好赶路。”

    她说着将这份军粮整个儿吞下,我咬了一口,不得不说,味道真的不好。

    喝水加上吃东西仅仅耗费了十多分钟,我们便背好行囊接着往前行进。

    “喂,宋雨萌,我想问你个问题?”我走到她身边。

    “什么问题?”她偏头回看着我。

    我笑着问,“听别人说你喝水都用烧杯,煮鸡蛋都用酒精灯,炒菜放盐用砝码称?”

    “无聊!”宋雨萌瞪了我一眼,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

    越往前走,越是觉得行进越来越困难。

    山地的海拔多在500米以上,起伏很大,坡度陡峭,有些地方沟谷幽深,一般多呈脉状分布,和刚刚在丘陵地带行进相比,我们足足慢了一倍。

    “加快速度,这么走下去,我们估计要在晚上八点才能到达目的地。”宋雨萌的言语中透露出浓郁的忧心。

    不知为何,想到晚上的时候去探查那个地方,我的心中也有些发憷。

    “或许是薛韵东的死亡太过于诡异离奇了。”我如是想着,虽说前方会隐匿着我们所不明了的危险,但也或许会带给我们更大的线索。

    下午三点,我们走到一片密林当中,宋雨萌提醒我用登山杖开路,以防前方的草丛中有蛇虫隐匿。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密林中的鸟儿顿时被惊起一片。

    “怎么回事?”抬头仰望,却发现密林上方的天空,已然是乌云密布,我蹙起眉头,“刚刚还是晴空万里。”

    宋雨萌摇了摇头,“这叫小气候,因为山地的海拔造成了热量和水分收支诧异,在小范围内形成了和大气候相反的一种气候。”

    话音刚落,雨水便急落而下,宋雨萌讲说必须要找地方避一下雨。

    “那儿有个洞!”环视一圈,我忽的发现一个山洞,便拉着宋雨萌躲了进去。

    “雨真大!”宋雨萌从背包里掏出两条毛巾,丢给我一条,她坐在我的对面擦拭着头发和衣服。

    “谢谢啊!”我接了过来,正准备擦拭头发时,目光却被面前的宋雨萌牢牢地黏滞住了。

    她本就是一身紧身迷彩服,这下子被雨水打湿,迷彩服紧紧贴在身上,里面的内衣若隐若现,看的我“蠢蠢蠕动”!

    “你怎么不擦啊?”宋雨萌猛地转过头来,搞得我一个激灵,赶紧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和衣物。

    她解开了头绳,黑发垂在肩膀上,显得更加诱人。我尽量移开自己的视线,但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又转过去。

    片刻之后,洞外的雨并没有减少的迹象,我和宋雨萌都有些心急。

    “照这么个下法,估计到那里的时间又要推迟了。”她微蹙着双眉,轻声说。

    此时,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传来,我俩顿时精神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翕动着鼻翼,“哪里来的这么浓重的臭味?”

    原本外面在下雨,是一种雨水和泥土的味道,此时却传来一股奇怪的臭味,里面还裹挟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去看看!”宋雨萌拿橡皮筋扎好头发,起身朝着洞外走去,但就在她和洞口还有一拳的位置时,一张自黑的人脸倒着出现在洞口的位置。

    “哈……”这张脸双目暴突,圆大入盆,嘴角张开,照着宋雨萌的面门咬了过来。

    “小心——”我大叫了一声,伸出手来,将宋雨萌给拉了回来,反手甩出一张“西真七白符”。

    害怕有紧急情况,这些符箓我都是贴身带着放在内兜,并没有被雨淋湿。

    “啊——”一股焦臭的味道传来,那张脸当即从洞口消失了,宋雨萌的脸上一片惊惧之色。

    “你留在洞里,我出去看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朝着洞外走出,刚刚出现在洞口的那张脸我记得,是那具躺在案上的女尸。

    “哗哗哗……”密林中仍旧在下着雨,我四下张望,并没有那具女尸的影子。

    “滴答滴答……”一滴滴的血水滴在我的鼻尖部,紧接着就是一股奇臭无比的血腥味,猛地抬头,却是一团紫黑色的“肉球”!

    “这是那女尸分娩的死胎!”大脑刚刚反应过来,这紫色的肉球忽的张开了身子,露出畸形的大脑袋,张大嘴巴伸出双手,朝我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