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母亲的祭日
    第二天晚上,我们约在了“五星涮肉城”,王晓雯和吕凝薇按时赴约。

    “蒋大哥!”王晓雯拉着吕凝薇走了过来,冲我挥了挥手。

    “请坐吧!”我微笑着,将菜单递给她们两个。王晓雯不客气地接了过去,和吕凝薇凑在一起看了起来。

    我这才发现,今天的吕凝薇穿着一件牛仔背带裙配着一件白t恤,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初恋的模样”,像极了日漫中的小姑娘。

    深吸了口气,我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若是这么一直盯着人家,保不齐就以为我是一位“怪蜀黍”!

    “我要吃肉肉……”或许是见过一面了,吕凝薇也和我熟络许多,一口气点了两盘涮肉。

    我点了点头,笑着看向了她,“没关系,尽管点,管够!”

    王晓雯又斟酌了一会儿,片刻之后将菜单递给了我,“可以了,这些就够了,不要点太多,否则就浪费了。”

    我挥手招呼着服务员,将菜单递到了他的手中。

    不一会儿,菜品都上来了,王晓雯和吕凝薇挥动着筷子,夹起一片片涮肉,吃的油脂麻花,好不快乐。

    “说什么女生不爱吃肉,饭量小,我看都是骗人的……”我深吸了口气,心中如是想着。

    “蒋大哥,来……”王晓雯夹起一块肉放入我的碟子里,她的嘴角挂着酱汁,看起来颇为俏皮可爱。

    “谢谢!”我点了点头,便随口询问,“你们两个是同一班级的吗?”

    “不是!”吕凝薇摇摇头,往嘴里送了一颗牛肉丸,“晓雯是医学院的,我是考古学院的。”

    “但我们都是阳城大学的!”王晓雯说着,往嘴巴里面灌了一口饮料。

    我的心脏一紧,若无其事地问道,“那你们怎么会成为这么好的朋友?”

    吕凝薇眨巴着眼睛,“我俩是羽毛球协会的,我和晓雯是搭档,平时对练,比赛的时候组团女子双打。”

    “厉害!”我向她们竖起大拇指,旋即便问吕凝薇,“晓雯学医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你为什么会选择考古学呢?”

    吕凝薇还没有回答,王晓雯就抢了先,“薇薇这是‘女承父业’,她爸爸是我们学校考古学院的院长,也是首屈一指的鉴宝专家吕天和,经常上电视的!”

    王晓雯一股脑地说了这么多,吕凝薇微蹙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哦,那很厉害啊,说起来我可是你爸爸的‘铁粉’啊……”我表现出一副惊喜无比地模样。

    “真的吗?”吕凝薇笑着,单边的酒窝若隐若现,她的双目中流露出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当然了,没想到居然皆是了偶像的千金,我想哪天去拜访一些吕教授。”我说的情真意切,吕凝薇不住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但是最近还不行,我爸出去做个考察,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呢。”

    “哦,那没关系!”我说着,往她们碗里加满了酸梅汁。

    “蒋大哥,明天是薇薇母亲的祭日,薇薇爸爸不在,就只有我陪她去,你跟我们一起吧!”王晓雯喝了口酸梅汁。

    我心中不由得苦叹,这丫头可当真是个傻大姐,总是在不经意间暴露别人的**,但这也正说明她毫无心机,单纯可爱。

    “晓雯,别说了……”吕凝薇轻轻地扯了扯她的胳膊。

    “好啊,反正我明天也没什么事,正好开车送你们!”我笑着说。

    打心眼里讲,我真是不想去,但想到以后或许还要靠从吕天和那边寻找线索,和他女儿关系好点儿,走的近一些,并非坏事。

    饭毕,我将二人分别送回住处,之后开车返程,第二天六点,就接到了王晓雯的电话,“蒋大哥,你起床了,我和薇薇在阳城大学门口等你,七点见哈。”

    “好……”我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声,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开始洗漱。

    二十分钟之后,来到了阳城大学的门口,看到吕凝薇和王晓雯一袭黑衣,站在学校门口。

    “蒋大哥!”她们俩微笑着向我打招呼,继而拉开后车门,坐了进来。

    “给,这个给你带的,是我自己做的!”王晓雯递给我一个塑料袋,打开一看却是一个“肉盒子”,热气腾腾,肉香四溢。

    “蒋大哥,你快趁热吃吧,晓雯的肉盒子做的可香啦。”吕凝薇一边说着,一边抽动着鼻子。

    我正好肚子饿,将肉盒子吃完,喝了点水,就启动车子。

    吕凝薇的母亲安葬在“西山公墓”,和王晓雯一样,她今年才18岁,但母亲已经去世了两年,想来也算是早年丧母。

    车子的气氛有些沉闷,王晓雯和吕凝薇都是一袭黑衣,她们带着花篮,在车里洒下轻柔的芬芳。

    过两天我也要去看看妈妈了!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到吕凝薇的一双明眸,我如是想着,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西山公墓。

    西山公墓在半山腰,我们将车子停在山脚下,便只得提着花篮和祭品一起爬上山去。好在这俩个女孩子的身体素质还算是不错,能够赶得上我的速度。

    阳光逐渐强烈起来,只觉得衬衣都被汗水打湿,黏答答地粘在了皮肤上。

    吕凝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蒋大哥,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我就当锻炼身体了。”抹了把汗,我继续往上走着。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南山公墓”的门前,今天并不是“风俗祭祀日”,公墓里面人烟稀少,周边种满了苍松和翠竹。

    走过一排排的墓碑,听着苍松和翠竹被晨风吹动的“沙沙”声,我们在一座墓碑前停住了脚步。

    “是这里!”吕凝薇轻声说了句,言语间带着眼泪的味道。

    她揉了揉眼睛,将花篮和祭品摆放在墓碑两边,“妈妈,我来看你了……”

    我和王晓雯一起将这些东西帮她摆放好,看到蹲在地上的吕凝薇,我顿时觉得心中酸疼无比。

    墓碑上面嵌着吕凝薇母亲的黑白照片——一个容貌极为阳光明媚的女子,就像夏日里的蔷薇,秋日的海棠。

    “妈妈,你在那边还好吗?”吕凝薇一边说着,一边点燃了手中的香烛,冲着墓碑拜了三拜,插在了墓前的香炉中。

    我则拿起一块抹布,将墓碑前前后后打理了一下,墓碑上面用楷体刻着亡人的名字——白霜,死亡时间正是两年前的今日,在碑文下方还有立碑者的名字,吕天和,吕凝薇。

    “微微,别难过了……”王晓雯抽出一张纸巾,递到了吕凝薇的手中。

    吕凝薇擦拭着眼角,双目通红,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了,便将头转到了一边。

    片刻之后,王晓雯拉了拉我的衣角,“蒋大哥,我们走吧!”

    “好的”,我回头帮她们收拾着祭品和花篮,正在此时却一眼瞥见了,在香炉里插着的那三支正在燃烧的香。

    “咦?”我当即吃了一惊,心中大骇,“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