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一张拓片
    开车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在隔间里休息了一会儿,起身就准备去找余小游吃午饭。

    对面风水店的房门半开着,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女声。

    “我刚刚去看了你师父,他精神蛮不错的。”透过半开的房门往里看,一个身着复古长裙的女子坐在方桌的一侧,余小游和她相对而坐,居然在玩弄着指甲。

    从我的方向看去,正好可以看到女子的无暇的侧脸,朱唇轻启,琼鼻挺立,当真是温润如玉。

    可余小游却有些不自在地在玩弄着指甲,我不由得生疑,这并不像这家伙看到美女之后该有的条件反射啊。

    “恩,他精神一向不错,靠着自己的能耐悬壶济世,比之前自在得多。”余小游揉了揉鼻子,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女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小游,我知道你还在记恨着当年的事,但你现在应该有是非明辨力,在那种情况下,师尊肯定要维护师门颜面……”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余小游打断,“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师门颜面’,我只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就余则成一个亲人!”

    女子的喉头动了动,最终没有再说话,美目中流出了浓郁的伤感。

    “嘻嘻嘻……”正在此时,一道白光从我胸前的莲花白玉当中钻出,闹闹兴高采烈地伸出双臂,朝着余小游奔跑而去。

    “唰——”正在此时,原本端坐在方桌前的美貌女子立时蹿起,猛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鞭绳,当即甩出,这鞭绳就如灵蛇一般,来回伸缩间,将闹闹缠了个结结实实。

    “哇哇哇……”闹闹大声哭泣,我赶紧走进屋内。

    “哪里来了的小鬼仔?”女子柳眉倒竖,娇喝一声,抬头看见我,双目当中皆是防备之意。

    “师姐,这可是我和师父豢养的‘护法童子’,误会啊……”余小游如是说。

    听到了这句话,女子才算是将鞭绳收回,闹闹受到了惊吓,化作一道白光,钻入我胸前的莲花白玉中。

    “不好意思!”女子冲我微微点头,旋即询问似得看向余小游。

    “这是我哥们儿,蒋顺。顺子,这是我师姐,赫连荧!”余小游介绍着。

    “你好!”赫连荧微笑着冲我点着头,我也点头算作回礼。

    旋即,她转头看向了余小游,“小游,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跟你所说的那些话,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下。”

    女子轻迈莲步,袅娜而去,于室内仅留一缕芬芳。

    余小游闷闷不乐地跌坐在椅子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喂,你真是灵宝派弟子啊?”我上下打量着余小游,原以为他只是个神棍,没想到却当真来自于名门正派。

    “恩!”余小游应付地回了一声,继而叹了口气。

    “那是你师姐吗?你师父当初是为什么被驱逐的啊?”我继续发问到。

    “闭嘴!”余小游从齿缝儿中吐出这两个字,见此情形,我也不敢多问,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几根逆鳞,存在着不容别人窥探的往事。

    我深吸了口气,静静地坐在一边,本想着请余小游去街角的饭店吃饭,但还未开口,手机就响了两声,拿出一看,是宋雨萌发来的信息。

    “半小时后,咖啡店见,要事!”我深吸了口气,赶紧站了起来。

    发动车子,从店里到宋雨萌单位附近的咖啡店正常需要二十五分钟,但此时路上较为拥塞,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才踏入咖啡店的大门。

    在店门口环视了一圈,宋雨萌这次并没有坐在之前的位子上,而是坐在最靠角落的位子里。

    “看来,她真的是有要事告诉我!”心中如是想着。

    这家咖啡店是宋雨萌的“常驻地”,她最喜欢靠窗的位子,但此时却坐在最内侧避窗角落,周遭一米多几乎没人,看来是真的有比较隐秘的事。

    我走了过去,她的面前放了一杯美式咖啡,而留给我的则是一杯香草拿铁。

    “你迟到了五分钟!”宋雨萌喝了口咖啡,冲我扬了扬带着表的手臂。

    “堵车啊,亲——”我口渴无比,端起咖啡猛喝一口,烫的我差点喷出。

    宋雨萌定定地看了我一眼,继而从身后的包包里面抽出一份档案,递到我的手中,“看看吧,你肯定感兴趣!”

    “什么啊?”我狐疑地接过,将档案打开来,却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张拓片。

    而当我看清楚拓片上的图案的时候,脑子顿时“嗡”地一声,身子颤抖不已。

    “我说了,你肯定会感兴趣的。”宋雨萌说着,将杯子里黑咖啡一饮而尽。

    我深吸了口气,将拓片放在了桌子上面,声音颤抖着问她,“从哪里弄的?”

    宋雨萌点了支烟,“一片绝密的考古资料,但以我的权限,暂时只能给你找到这一张拓片。”

    拓片上是一个似人非人,似怪非怪的东西,它身着长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腰间,腰间还插了一把铁扇。

    “就是这个东西!”我深吸了口气,在薛韵东的别墅中发现的那张神秘照片,还有王晓雯的闺蜜吕凝薇的脖颈上挂着的,也是这个造型的“白玉”!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事情越来越好玩了,看来薛公子去的这个地方,并不是无迹可寻的。”

    “但只有一张拓片!”心中虽说燃起了希望的火种,但若单纯依靠这张拓片来探查清楚的话,也无异于痴人说梦,“我们寻找起来,也真的是大海捞针。”

    “但是有突破口啊,我还知道这份拓片的提供者叫做‘吕天和’,是阳城大学考古学院院长,也是首屈一指的鉴宝专家。”

    “吕天和?”我深吸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块同样造型的白玉吊坠,“吕凝薇……”

    “什么?”宋雨萌定定地看着我,“你刚刚喊得是谁的名字?”

    “没,没什么……”我摆着手,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宋雨萌站起身来,“好了,我要回去了,暂时的资料只有这么多,若是我这边有了新的进展,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谢谢你!”我望着她,由衷地说了一句。

    宋雨萌摇了摇头,“不要谢我,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也蛮好玩的。”

    看着宋雨萌离去的背影,我愣在了当下,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通了王晓雯的电话。

    “喂,蒋大哥……”电话里面传来王晓雯欢快地声音,“我刚交完班,阿姨的情况很好,您放心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谢谢你!”我打从心眼儿里感谢这个丫头,并告诉她,前两天她和闺蜜去看我的时候,因为当时卧病在床,并没有好好招待她们,想请她们俩出来吃饭。

    “好啊!”王晓雯答应地很是爽快,“我明天下夜班,就联系薇薇,你请我们吃火锅。”这丫头说着,又洒出一阵银铃般地笑声。

    “恩,好的……”说到这里,我深吸了口气,暗自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从吕凝薇的口中问出点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