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不当炮灰
    见我不想回答,余小游也不再多问,便转过身去。

    一路无话,开车到达店里的时候,差不多晚上十点多钟了,余小游径直地回到他的风水店,而我则回到了隔间当中,一头扎到了床上。

    “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心下发出了如此感叹,在昨天晚上,我当真觉得好几次都要等着白无常来接驾了。

    摸出手机,点开了网页,却不想“白龙镇杨柳庄”的字眼占据了所有头条。

    “不会吧……”见此情形,我猛然间坐了起来,点开来看,心脏猛地一抽。

    上面全部都是杨柳庄的近照,放眼望去都是爆裂坍圮的样子,周遭也已经围上了铁丝网,并有专人把守。

    新闻上还讲此次杨柳庄的塌陷是突发性的,具体原因不明,但杨柳庄原先的那些房屋质量不好,或许也是导致坍塌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了防止有新的伤亡,暂停浩盛集团对杨柳庄的开发……”看到这里,我精神猛地一震,这或许是最好的消息了。

    “等一下!”突然间,我的脑子里面迸出了一个猜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会吧……”细细想来,这个猜想虽说有些过激,但也并非全然没有可能。

    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朱能的电话,片刻之后,里面传来朱能的声音,“您好,蒋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眯起了眼睛,他的声音倒是听起来一如往常的平静,但这也许只是朱能最基础的工作素养。

    “明天上午九点,我要见薛少康!”言简意赅地说完这句话,朱能那边停顿了一下,他或许觉得我的声音貌似变得生硬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给您回复!”朱能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朱能真的给出了回复,“蒋先生,明天上午九点,在薛董事长的私人会所见面您看可以吗?”

    “可以!”我说着,继而深深地吸了口气,“告诉他,我想喝用‘西施壶’泡的茶。”

    “好的!”朱能应声继而发问,“请问喝绿茶还是红茶?”

    “随便,只要是西施壶泡的。”此话一出,我便挂断了电话。

    将大门和隔间门反锁,我将白玉中的闹闹唤出,这家伙倒是很开心地在地上爬来爬去的。

    “小子,今天晚上就辛苦你帮我守一下夜吧。”听到我的话,他点了点头。

    我慢慢地平躺在床上,思虑着事情的前后经过。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若是别人拿我当炮灰,我断然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早上九点,我来到薛少康的会所前,朱能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

    “您好,蒋先生!”即使现在的天气已经很热,但朱能仍旧是西装革履的打扮,一丝不苟。

    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弯腰间说了句,“请跟我来吧。”

    跟着他再次来到了会所的二楼,这次朱能将我引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开门之后,却发现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居然是纯中国风的。

    在房间的一侧,放着一张红木茶桌,上面的茶具一应俱全,还放着一把“西施壶”,满面笑容的薛少康坐在茶桌后面,向我轻轻伸出手来,“请坐吧。”

    茶桌上除了放置着款式考究的茶具外,还配有一些精致的茶点。

    “荷花酥、桂花糕、芫荽饼、银丝卷……”我一一叫出这些茶点的名字,微笑着坐下,“薛先生真是一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连茶室都要装成不同风格。”

    薛少康微笑着点点头,做了个手势,朱能走了过来,开始泡茶。

    乳白色的茶具中装满了碧绿的茶水,薛少康伸手朝我挥了挥,“请!”

    我端起茶具喝了一口轻轻地说了句,“不错,味道香醇,真是好茶!”

    薛少康挥了挥手,朱能走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

    他端起西施壶,向我的茶具中添了些茶水,“看来蒋先生也是喜爱品茶之人,否则怎么会知道有西施壶的存在?”

    我笑了笑,“世人皆爱美,这把壶和西子一样美,壶嘴是西施口,身体刚好是盛水的部分,把手则是西子纤细的腰肢。”

    说完这些,我端起茶水,一饮而尽,“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薛少康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当下,“蒋先生,看来你今天是话里有话。”

    我微微一笑,“这句诗原是指‘范蠡和西施’,世人皆爱西施,但世人却都没有范蠡的慧眼,能看透江湖。”

    薛少康脸上的笑容融化了,他静静地听我往下说。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薛先生,拿人钱财必定要与人消灾,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对自己来说并不是好事,我最恨别人拿我当炮灰。”声色平和地说完这句话,薛少康的眼眶猛然间扩大了一圈。

    “你觉得我那天给你提供的线索,实则是在害你?”薛少康沉声道。

    我深吸了口气,“是与不是,您心中自知,那个井容秀不是一般人,而昨天晚上,我去到之后,闹出了天翻地覆的动静,以至于杨柳庄被圈禁,浩盛集团都开不了工,保不齐就是因为有人想坐山观虎斗。”

    薛少康深吸了口气,“小伙子,杨柳庄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何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但我唯一知道的是,当初给你提供这个线索,是真心想帮你,而且当天我也劝你不要立即去,怕对方有诈!”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仔细回想,薛少康是有提醒过我这些。

    “况且!”薛少康加重了声音,“我这个人做事,从不喜欢拖泥带水,别的地方不敢说,但在阳城,想让你销声匿迹,我有的是办法,所以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用这种‘借刀杀人’的办法。”

    正在此时,响起了叩门声,朱能走了进来,“董事长,10点的时候要开电话会议,您看是不是要准备一下。”

    “知道了!”薛少康挥了挥手,朱能走了出去。

    “你自己好好考虑下吧,我先走了!”薛少康整理了袖口,慢慢地走出房间。

    我拍了下脑门儿,长长地迂了口气,朱能走回屋内,我起身往外走去。

    “路上当心,蒋先生!”朱能帮我关上车门。

    我深吸了口气,“替我告诉薛少康,我会尽快帮他查清案子。”

    发动车子,我加大马力往前开去,从刚刚的种种来看,貌似薛少康当真没有要拿我当炮灰的意思。

    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一切都是浩盛集团做的局。

    井容秀已经在那边布下了“八降死阵”用来整死那几个留守的老头儿,趁此机会将我引诱至杨柳庄扼杀在那边,正可谓一举两得。

    但他们没想到如意算盘打过了头,“八降死阵”的摧毁力巨大,并且吉雅拉及时出现将我救了出来。

    “吴昊天,我让你血债血偿!”想到此,我握了握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