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大战人胄
    “人胄?”对于这个称谓,我甚是陌生,但此时余小游已经来不及给我解释那么多了。

    井容秀又出现了其他的异状,她的脸上遍生出细密的鳞片,而脖子也在须臾间增加了两尺多长。她“噗”地一声趴在了地上,身形也在此时变得细长无比。从碎花长裙的下摆处竟然伸出一条青麟遍布的尾巴。

    她口裂变深,张开嘴巴,皆是尖利的牙齿,分叉的舌头一收一吐,和我们虎视眈眈地对峙着。

    “妈的!”我想破脑壳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地异状发生,竟然和一个似人非人,似蛇非蛇的怪物对上了,这玩意儿的模样看起来骇人无比,它貌似要对我们三个大开杀戒了。

    “哇啊——”别看闹闹这家伙块头小,但着实是暴脾气一枚,他低吼了一声,就朝着那人胄直冲而下。

    “哈——”人胄立起了身子,仰起了脖颈,张大嘴巴,一股腥臭的味道直扑而来,居然直直地将来势汹汹的闹闹给回挡了去,甩到了一边。

    “闹闹!”我大叫一声,正想去看看闹闹怎么样,这只人胄居然仅下巴抬起,全身贴地,像条蛇一般朝着我们“游”了过来,速度之快,堪比闪电。

    “草……”余小游高声咒骂了一句,但是话语中已然失去了之前的霸气,带着恐惧的颤抖,他抽出几张符箓,朝着人胄甩了过去。

    谁晓得那人胄居然反转身子,用尾部将那几张符箓给一股脑地扫到了一边,就听“滋”地一声,那几张符箓瞬间燃成了灰烬。

    “我靠,这么猛!”余小游傻眼在当下,见状,我也被惊得菊花一紧。

    就在此时,人胄的身子居然高高直立了起来,继而危险的弓起,它的舌头来回地抽动着,像极了一条马上就要进攻的眼镜蛇。

    “宰了炖汤——”我大吼一声,握紧龙雀刀朝着这怪物冲了过去。

    不怕是假的,我大吼出声,一则是为了吸引它的注意力,二则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果不其然,人胄张大嘴巴朝着我攻了过来。

    好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几乎是擦着它的芯子闪到了一边。

    “尼玛的——”余小游手中的细长圆棒被他耍的虎虎生风,直直地打在了人胄的“七寸”部位,我看的清清楚楚,这一下可算是稳准狠。

    “嘶嘶嘶……兮兮兮……”这一棍是余小游卯足气力打出的,自然狠辣无比,人胄的身子吃痛的蜷缩在一起。

    或许真是认识的时间较长,刚刚只是和余小游相视了一眼,在眼神儿短暂地交流间,我俩就来了这么一出“障眼法”!

    “妈的,你永远就只是个畜……”谁料人胄的行动居然快似秋风扫落叶,它原本蜷缩成一团,竟在瞬间平伸似一直线,尾巴腾起,照着余小游猛地一抽,余小游当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四脚朝地地趴在地上。

    “嘶——”人胄嘶吼着,快速地游到了余小游的背部,将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卧槽你妈……”余小游拼命挣扎,咒骂声中居然带着哭腔。

    但人胄却张大了嘴巴,满口的利齿,照着身下的余小游便咬,但它突然间却发觉自己的脖子弯不下去了。

    “快跑啊……”我双手环箍着人胄的脖颈,几乎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好在余小游终于从这人胄的重压下挣脱而出,朝着一边翻滚了去。

    “去你妈的!”我双手一松,朝着一边急速闪去,余小游扶住了我,我俩紧靠在一起,闹闹也飞了过来。

    人胄再次危险地立直了身子,和我们三个对峙着,那种死亡的威胁更加浓重。

    “祸不及家人!”我朗然发声,“我和浩盛集团之间是有恩怨,但有什么冲我来,你为什么要害我的母亲——”

    我嘶吼着,胸腔中郁积的怒火就在此时全然爆出,突然觉得愤怒的力量如此强大,它居然可以驱散恐怖,让我对面前的人胄无所畏惧。

    “咳咳咳……”余小游捂住了胸口,身形晃荡了起来,他貌似快撑不住了。

    就在此时,正在察言观色的人胄则貌似找到了一个大缺口儿,身形猛地晃动了一下,朝着余小游直冲过来。这畜生,精明的厉害!

    “妈的,来啊——”我将余小游挡在身后,握紧龙雀刀朝着人胄猛冲过去,此时我觉得自己已然红了眼,视网膜上的血管都几欲爆裂。

    “嘶……”人胄传来野性的嘶吼,刚刚一番争斗,也已然激怒了它凶恶的本性,此时它朝着我直奔而来,大有要和我同归于尽的架势。

    “顺子,小心啊……”身后的余小游大叫着,然而人胄的利齿已经刺破了我的外套,和我的皮肉只有咫尺的距离。

    “哇啊——”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怪叫声传来,闹闹照着人胄的脖颈处狠狠地撞了过去。

    瞬间,那尖利的牙齿在我的外套上留下一条撕裂的划痕,擦着我的皮肤摔像了一边。我感激地看向了闹闹,若是没有它,我已然成了人胄的“盘中餐”!

    但是这一撞,也给闹闹造成了不小的损伤,他的身形顿时暗淡了许多,无力地落到一侧。

    “嘶——”人胄的双目变得血红,此时的它已然失去了理智,朝着闹闹急攻而去,而闹闹躺在地上连动都动不了了。

    “住手!”我追着人胄跑了过去,握紧了龙雀刀,照着人胄的尾巴猛刺一下。

    人胄吃痛的身子都痉挛了,果不其然,它放弃了对闹闹的攻击,尾巴猛地一抽,我被直直地打到了一边。

    它转过头来看我,双目中的杀意几乎要溢出,朝着我疾速游来。

    “顺子,快跑啊……”余小游努力地想阻止,怎奈何他已经受伤,几乎挪动不了步子,而这只人胄已然用尾巴将我牢牢地缠住,它的脖颈慢慢低下,嘴巴张得好似一个饭盆。

    “嘶……”但是它却不急于吃我,那大张的血盆大口也只是往下一寸一寸地移动着,我知道它这是在折磨我,就像一只饿虎在折磨半死的羔羊。

    人最恐怖的不是死亡,而是时时刻刻来自于死亡的威胁!

    “畜生……”从牙缝儿里挤出这两个字,我几乎被人胄的尾巴勒的死死的,马上就要喘不过气来,骨骼都快断裂了。

    就在此时,它的血盆大口再次扩大了一圈,我意识逐渐变得淡漠,便索性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草你妈——”冥冥中,貌似还听到了余小游的吼叫,“北帝灵书,天蓬令行。上运台斗,下转风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