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请君入瓮
    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那两个在黑暗中消失的光点,我的第一感觉是动物的眼睛!回想刚刚小腿肚传来了那阵冰凉,像极了小时候被蛇类鳞片剐蹭到的感觉。

    这个楼道里有着一股和周遭不相合的清甜气息,没有待拆民房固有的倾颓味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在这里,究竟隐匿着什么东西?

    定了定神,继续往楼上走去,余小游也貌似感觉到了什么,他也相当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我们俩一起上楼,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只能密切协作,我来探路,他来断后。

    “到四楼了!”来到四楼,稍稍地松了口气,却发现还有一段楼梯通往天台。在楼梯口的位置,依稀可以看到夜空。

    “你确定是501吗?”余小游再次向我确认。

    “上去吧!”我已经不想再重复回答了,便径直走向了通往天台的楼梯。

    没走几步就来到五楼的天台上,环视一周,偌大的天台上,还真是有一个孤零零的房间,在民房建筑中,这种“天台房”的租金往往比较便宜。

    “但这会是501房间吗?”心下这么想着,便朝着那间房走了过去。

    来到门口,打量着锈迹斑斑的铁门,有些担忧这其中是否还能住人。

    “顺子,你看……”余小游抬手指了指门上,附在我的耳边轻声道。

    我看了过去,门上有一块斜挂在一侧的标牌,上面的字迹已经不太清晰了,眯起眼睛仔细瞧着,才能分辨出是“501”三个字。

    “真在这里!”我握紧了拳头,骨节处都“咯咯直直”地响了起来,余小游在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叫我不要激动。

    “我来叫门!”余小游或许仍旧担心我会冲进去直接杀人,他挡在了我的前面,叩响了面前的铁门。

    “笃笃笃……”他一连敲了好几下,但门内没有丝毫回应。

    “妈的,聋子吗?”余小游也没了耐心,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用力一击之后铁门竟然“吱嘎”一声开了。

    “唔……”他后退几步,又下意识地将我往后挡了一下,“不太正常啊!这马来老大娘晚上睡觉不反锁门吗?”

    “管她的!”我一把将余小游的手推开,“直接进去,怕她个老东西不成。”

    但为了防止我冲动,余小游仍旧抢在我前面进入门内。

    屋子里面弥散着一股很是清甜的味道,我忍不住抽动了下鼻子。

    虽说没有尘土和腐臭味,但这清甜里却透着一丝说不出的怪异,并且还带着一种让人几近沉沦的味道。

    想想那个穿着军用球鞋的老爷子和另一个老哥们儿的对话,这马来老妪估计在这里从事着“特殊职业”,所以才会把房间的味道调理的这么有情调吗?

    在室内环视了一圈,目光定格在了那张床上,床上的被子鼓胀,看来是有人躺在里面,应该就是那个井容秀!

    “喂!”我再也忍不住了,大斥一声,就朝着床走了过去。

    “顺子,稍安勿躁,要冷静啊!”余小游或许担忧我真的会发疯,走过来劝说着,但我还是一把抓住了被角,猛地将被子抽掀了起来。

    “草!”床上的情景着实把我俩给从头惊到尾,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衣衫凌乱地躺在床上。

    可他的肚腹上却被掏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器官和下水全都消失不见,他的嘴巴大张着,貌似在死前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两个瞳孔也缩成了两个小圆点。

    “他跟那只猫的死状一模一样!”我说着,余小游拍了拍我的肩膀,冲着床尾的位置努努嘴吧,我却发觉这老头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双军用球鞋。

    “草,难道是他?”我吞了吞口水,想起了刚刚貌似发觉我们行踪的,那个穿着“军用球鞋”的老爷子。

    但因为在床下躲着,我们并没有看到他的脸,只是看到他穿了一双军用球鞋。

    “顺子,我们先出去,这屋子里不正常……”余小游说完就拉着我准备出门,但就在此时,501的铁门竟然“砰”地一声关住了。

    “不好!”一股“请君入瓮”的感觉蔓延至我的周身,在我们进入这个村子时,或许就走入了别人规划好的一个陷阱里了。

    饶是我报仇心切,才疏忽了。

    “妈的……”余小游竭尽全力想要把这扇铁门给打开,却不料居然毫无办法。

    就在此时,房间中那股清甜的味道再次升腾而起,我发觉自己居然无法抗拒这股味道,使劲地嗅着。

    “蒋顺——”有人好像在叫着我的名字,这音调里既有女子的娇羞,又裹挟着孩童的天真,我喉头耸动了几下,但终于没有出声回应。

    “蒋顺——”又有人喊出我的名字,并且一声接着一声。

    就在我正要回答的时候,脸上猛地挨了一个耳刮子,顿时清醒了过来。

    “谁——”我喊出一声,警觉地朝着四周望着,却发现余小游指着房间天花板的位置。

    “卧槽!”此时的我已经变了声,只见天花板上竟然倒着悬吊着两个男童的头颅,定睛一看,更加骇人的是,悬吊着男童头颅的物件儿竟然是人的肠子,肠子的四周还提溜着肝肺肾等一些的器官。

    “呜咕呜咕……”这些男童头颅的脸上竟然发出了诡异的声响,脸上的表情却极为痛苦。

    “这些是丝罗瓶,你若是刚刚应答了他们的喊叫,这会儿就死翘翘了。”余小游手握符箓挡在我面前,我也从身上摸索出了龙雀刀。

    饶是我今天报仇心切,才不小心掉入坑里,为今之计只有小心应对。

    “呜咕——”那两个男童头颅怪叫一声,旋即从天花板上掉落在半空中,旋即就龇牙咧嘴地朝我们飞过来。

    我这才发现,原来在这两颗头的下方,分别拖着一根肠子,肠子上提溜着肝肺肾等脏器,看起来骇人无比。

    “来吧,你们这两只脏东西——”余小游咬牙切齿地大骂了一句,从腰间摸出了一个两尺来长的细长圆棒,带着呼呼地风声朝着那一对丝罗瓶横扫过去。

    “真武真君,四大天丁。手执铁棒,拷鬼通名——”铁棒一出,迅捷无比,顿时将这对儿丝罗瓶飞头下面拖着的肠子缠绞在了一起。

    “滚!”余小游大吼一声,手腕发力,将这两只孩童头颅,朝着一侧猛丢了出去。

    “呜……”那两个丝罗瓶发出一声怪叫,好似发春猫咪的呜咽声,它们被余小游甩出,重重地摔在了一侧墙壁上。

    “就你们这种段位,只是个小喽喽。”余小游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符,就要朝着一侧的墙角走去,准备一鼓作气灭了这俩东西。

    可就在此时,就听“哈”地一声,这两个丝罗瓶的嘴巴大张,从中吐出两团黑气直逼余小游面门。

    “妈蛋的!”还好余小游反应迅捷,他往后倒跳一步,但还是有些黑气喷到他的脸上,而那两个丝罗瓶却有了喘息之际,朝着我俩围了过来。

    “顺子,你小心!”我和余小游背靠背站在一起,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看来是被那黑气所伤的缘故。

    “呜咕呜咕——”这俩丝罗瓶绕着我们转起圈来速度逐渐,口中诡异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余小游被黑气所伤,一时间也找不到攻击之法。

    我顿时也束手无策,为了不被这俩东西偷袭,只有握紧龙雀刀。但这俩东西似乎想将我们转晕,而后再出其不意地攻击。

    “咯吱咯吱……”此时床板发出一阵动静,那具平躺在床上的尸体,却猛地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