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夜探白龙镇
    白龙镇不在阳城市区,是属于远郊处的一个小镇。

    半年前,浩盛集团准备将那里开发成度假村,和大部分村民谈好了赔偿问题,但却有几位孤寡大爷,誓死都不愿离开。

    这也怨不得他们,落叶归根,老不离家,这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传统。

    “这个女人入境的时间仅仅有一个月,却选择住在一个即将拆迁的村子里,想来也是因为那边房租便宜。”我深吸了口气,将档案袋放在了后座,转动方向盘,朝着白龙镇的方向冲了过去。

    “叮铃铃——”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余小游来电。

    接起之后,余小游问我在哪里,我只说去找一个仇人。

    “你等我,我跟你一起!”余小游斩钉截铁。

    我正想拒绝,他又在电话里讲,“哥们儿,咱兄弟俩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我总觉得你最近做的事有些怪异,你不告诉我没关系,可我真想为你做些什么。”

    深吸了口气,我仔细地想了想,今天要见的是年过半百的妇女,或许做出这个事情不是她本意,关键还是要问出幕后真凶。

    有余小游跟着,第一可以起到震慑作用,第二也可以防止我情绪化。

    “行,你打车过来吧,我把位置发给你!”说完之后,我挂了电话将位置传给了余小游,二十分钟后,余小游赶到,坐在了副驾驶。

    “可以问下这个仇人跟你有什么过节吗?”余小游向我要了根烟,点燃之后抽了几口。

    想了想,我把这个女人在疗养院中拔我妈妈氧气管的事情告诉了他。

    “草,还有这事!”余小游一把掐灭烟,“妈的,看不把她牛黄狗宝都打出来。”

    我摇了摇头,“那个老女人不是重点,她背后的主使者才是关键!”

    余小游不住地点着头,“你说得对,咱们去了之后恐吓为主,打骂为辅,一定要让那老东西吐出些干货。”

    我们俩在一个路边摊位上吃了顿晚饭,填饱了肚子,等到晚上九点,就直奔白龙镇而去。

    一个小时的车程,离白龙镇还有两公里。

    “就在这停车吧!”我熄了火,“现在这镇子里还有一群孤寡老大爷在誓死捍卫,我网上查了下,他们分成四队,守住了镇子东南西北四个入口,咱们若是开车怼到村口,保不齐会让他们以为咱们是拆迁队的。”

    “也是!”余小游点了点头,“你说怎么办?”

    “先休息一下吧。”我将座椅放倒,“等晚一些我们再进去。”

    余小游点着头,他也将座椅放倒,我们俩便闭目养神。

    “哼呼……”余小游的鼾声传来,我也觉得困意来袭,眼皮越来越困顿。

    “咯咯咯……”可就在半梦半醒间,我却听到一阵婴孩的笑声,又仿佛是女子的低泣声,想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但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了。

    好似有一双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地蒙在了我的眼上,力道不大,就是睁不开!

    “咯咯咯……”这无法形容的声音倒是离我的耳朵越来越近,一股极端阴冷的气流侵通过那双柔弱的手,直直渗入我的眼睛里。

    我只觉得这寒意渗透骨骼,把我整个脑袋都给冷冻了去。

    而下一秒,这双手的手指开始不安分,五指弯曲如利爪,意欲抠动我的眼珠。

    可我依旧动弹不得,这种感觉让人绝望,而那原本柔弱无骨的手指竟然在瞬间变得似钢铁一般强硬,朝着我的眼珠儿剜了过来。

    “呔!”一声暴喝乍起,紧接着就觉得一阵“噼里啪啦”地爆破声传来,那种被铁刺剜目的感觉当即消失了。

    “顺子,你怎么样……”余小游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一使劲,眼睛睁开了。

    “呼——”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刚刚怎么回事?”

    余小游抽出一支烟,点燃之后猛吸了几口,撂给我三个字,“鬼遮眼!”

    “什么?”我惊惧在当下,“怪不得只觉得有一双手捂住我的眼,搞得我怎么也睁不开。”

    余小游猛吸了一口烟,“我刚刚被一股浓重的便意憋醒,害怕熏到你,就走了比较远的地方,谁知道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只有周岁婴儿大小的小鬼捂住了你得眼睛,吓得我抽出符箓就拍了过去,那杂碎跑了,我担心你也没有去追。”

    我握了握拳头,“怪我自己大意了,在这远郊地带,就算睡觉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想必那些留守的老爷子们精神也懈怠了,就和余小游下了车,朝着白龙镇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了二十分钟,就看到了前方的白龙镇,在一片荒草遍布的土坡前将身子隐匿了去,我打开手机地图,辨认出我们现在的位置离是在白龙镇西入口处。

    “我去,这些大爷可真是够尿性!”余小游从土坡后朝着前方探出头去,“竟然将棺材板都挡在了村子的入口处。”

    我也探出头来朝着入口处的方向看了过去,却发现一个方桌上坐着五六位老爷子,正在把酒言欢,并且身边还摆放着几口棺材。而在棺材的后面还有一个白色的横联——誓死捍卫家园。

    “草,这当真是用生命在抗争啊!”我不禁咋舌道。

    “咱们怎么进去?”余小游问到,“貌似这些老爷子也不好惹。”

    正在此时,其中一个老爷子讲自己要去撒尿,有没有人跟着去,一下子起身四位,只留一位老爷子驻守。

    “趁现在!”我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我对侧的方向猛地丢去。

    “乒乓!”石头不晓得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如是的回声,而方桌上那个老爷子却被惊住了。

    “谁?”老爷子从桌下摸出一把长刀,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了过去,“白天在缝儿里眯着,晚上来捅我们黑刀是吧,来啊,我宰了你。”

    “快!”我冲着余小游挥了挥手,我俩一猫腰进了村子,而此时那老爷子还在提刀在一侧找寻咒骂着。

    “好险!”余小游说到,“要是被这老大爷撞见,准得把我们剁了包饺子。”

    “行了!咱们赶紧找人吧!”深吸了口气,从西侧的入口朝着村子深处走去,根据薛少康提供的资料显示,那个叫井容秀的女人住在“一组24号501室”,我仔细地留意着组别。

    “真黑啊!”可进村之后却发觉这里的照明严重不足,只是借着天上的月光,是远远不够的,我从口袋里摸索出了夜视镜,罩在了眼上。

    转念一想,忘记给余小游准备,便冲他歉意一笑。

    “没事儿!”余小游低声道,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双目,“我是灵宝弟子,这双招子灵光着呐!”

    他正说着,忽然双目朝着我的后上方看去,嘴巴也张成了“o”形。

    “你怎么了?”我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却差点惊叫出声。

    在我身后的楼房二层窗户中,出现了一个大笑着的女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