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真爱和不甘心
    “喂,顺子!”电话里传来吉雅萱的声音,满是关切的味道,“听小游讲你住院了,现在身体怎么样?”

    我赶紧回答说我好了很多,已经出院了,吉雅萱便讲这样她就放心了。

    我深吸了口气,听吉雅萱的声音,也比之前欢快了许多,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她的改变是由内及外,全方位的脱胎换骨。

    一阵寒暄之后,我便告诉她说下午要去看看她,问她需不需要我带些东西。

    “帮我带几支神仙水吧!”吉雅萱说着,“我的护肤水用完了,这边也不方便出门。”

    我自然答应了下来,吉雅萱虽说只是我一个客户,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若是没有她那三万块钱,我自然撑不下来。

    叮嘱她把“神仙水”的品牌规格发到我的手机上,我便挂了电话。

    “嗨,也不知道你小子踩了什么狗屎运了,有这么多女孩子围着你打转,还他妈一个赛一个漂亮!”余小游醋溜溜地说着。

    和他笑骂了两句,我俩走到了街角的茶餐厅吃午饭,随便点了几个菜,吃过之后,我就开车前往阳城广豪商场,在化妆品专柜区找寻所谓的“神仙水”!

    在转了几圈之后,终于找到了柜台,一问价格瞠目结舌。

    “先生,这种215ml的神仙水一支1270元,您看需要几支?”导购小姐的微笑,就像春日里的暖阳,带着将一切都融化的力量。

    “4支!”咬了咬牙,我有些肉疼地说着。

    “好,稍等我给您包起来!”导购小姐开心无比,将这四支神仙水包的精致无比,“先生,一看您就是模范丈夫,这支神仙水可是巨补水,送给太太是再合适不过了。”

    “呵呵……”我皮笑肉不笑地动了动脸部的肌肉,但真的很想问导购小姐一句,“巨补水究竟有多补呢?能把葡萄干补成葡萄吗?”

    在化妆品专柜区晃荡了这么一圈,只觉得有些疲累,便来到二楼的咖啡店里要杯拿铁,坐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转头间就可看到一楼化妆品专柜区熙熙攘攘。

    咖啡厅里面的客人并不多,想来是因为今天是工作日的缘故。

    “喂,我在二楼咖啡厅,那个贱人已经到化妆品专柜区了吗?”一阵低沉的女声传来,我循声望去,却发现离我一米多远的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女人,她一袭浅紫色的套装,手中拿着一个望远镜,透过窗子观察着楼下。

    女人身形浑圆,肤若琼脂,置身于一套浅紫色的套装中,就像一朵怒放的喇叭花。我深吸了口气,“薛韵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见她此时的状态,却仿佛是在盯梢某个人,这丫头又在盯谁呢?

    “贱人,贱人……”她一边朝着楼下望着,一边不住地咒骂。顺着她的目光我也朝着一楼望去,定睛一瞧,不由得瞳孔放大了一圈。

    只见身形挺拔的吴昊天揽着一个同样身材修长的女子走在人群中,两个人又在那个神仙水的专柜前停下,搞得导购小姐眉开眼笑地跟他们介绍着。

    “那个女人……”我眯起眼睛打量着站在吴昊天身旁的那个女人,论身材那当真是一等一的好,但当她转过脸来的时候,却是那种司空见惯的“网红脸”,下巴尖似锥子,能将地板戳个洞。

    又看了她两眼我的职业病都犯了,真的很想说,“姑娘你这脸是在哪家医院做的,我去帮你告。”

    吴昊天的手宛若一条灵蛇,在那“网红脸”的后背上来回地游走着,最后停在了她挺翘的臀部,使劲地搓动。

    “贱人!”薛韵琳大骂了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她将手中的望远镜丢到了一边,从身边的包包里取出一个玻璃瓶,我仔细一瞧,里面还装着某种液体。

    薛韵琳的情绪很是激动,她从位子上起身,就要往外冲去,但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却被我一把拉住。

    “你……”薛韵琳紧蹙着眉头怒视着我,她的双下巴可真是明显,可我明显地察觉到她的瞳孔就在瞬间扩大了一圈,貌似是认出了我。

    “你放手!”薛韵琳咬牙切齿,从牙缝儿中挤出这句话,但我的手仍旧牢牢地抓住她的胳膊,薛韵琳挣脱不开,对着我又是两句低声咒骂。

    “跟我来!”我则从位子上起身,将她带到了刚刚那个角落的位子处,按响了桌子上的服务铃,看有服务员过来,薛韵琳只有负气落座。

    “一杯焦糖玛奇朵!”我冲着服务员点着头。

    “好的!”服务员点头离开,只剩下我和薛韵琳相对而坐。

    “你要干什么,我还有事!”薛韵琳满脸怒气地看着我。

    “知道你有事,但我只耽误你两分钟的时间!”我说着便冲着她伸出手来,“交出来吧。”

    “什么?”薛韵琳的眸子里满是警觉地戒备,但也有不光明的躲闪。

    “你身上的玻璃瓶!”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下,“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里面装的肯定不是白水吧,应该是硫酸!”

    “你……”薛韵琳的身子转向内侧,她声音颤抖地骂了就,“你放屁!”

    我轻笑着掏出了手机,“好吧,不行的话就让警察伯伯检查一下了。”

    薛韵琳双目当中一片血红,她凑到近前低声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帮你!”我斩钉截铁,“薛小姐,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假使你真的揣着那瓶硫酸跑到楼下泼在那个‘网红脸’身上,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且情节比较严重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薛韵琳吞了吞口水,声音不住地颤抖。

    “死刑都是有可能的!”我的言语中却满是威严。

    薛韵琳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她猛地看向了窗外,在一楼的化妆品专柜区里,“网红脸”和吴昊天仍旧在柜台前欢快地购物。

    “呜呜呜……”她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肩膀颤抖不已。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再看向我的时候,眼线都晕染了去,活像网络上的熊猫网红“胖大海”!

    我揉了揉鼻子,强忍之下才没有笑出来。

    薛韵琳唏嘘不已,伸手指向窗外,“我也知道这么做是会犯法的,但我也没办法,就是不想看到这个三八高兴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我理解,但假如你这么做了,毁了这个三八的容,还是会看到别的三八高兴的样子。所以,做事需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薛韵琳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离婚!”我言简意赅。薛韵琳定定地看着我,瞳孔却无限放大。

    “你疯了吗?”她波澜壮阔的胸部起起伏伏,“我怎么可能和他离婚,我们俩的婚姻可是被很多双眼睛盯着,如果离婚了,你让别人怎么看我?”

    我吸了口气,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但你今天假如这么做了让别人怎么看你呢?一个富家千金,被一个‘网红蛇精脸’逼到感情死角,需要拿着硫酸像泼妇一样去拼斗?”

    薛韵琳猛地一怔,不再说话,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你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我言辞笃定,“你是因为爱他不想离婚,还是因为害怕别人对你指指点点才不想离婚?”

    薛韵琳思索了好一阵,才颤抖着回答,“后者,我害怕别人指点!”

    “恭喜你!”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你并不是爱他,只是不甘心,所以放心大胆地去离婚吧。”

    “你讨厌!”薛韵琳说完,又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女人真麻烦!”我撮着牙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