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白玉吊坠
    一张清丽无比的脸颊出现在门口,在这张脸的后面还晃荡着一根马尾辫,笔尖上挂着细密晶莹的汗珠,看到我之后,伸手抹了把鼻头,长吁口气。

    “终于找到了!”女孩手中提着一个精致的果篮,走到我的床边坐下,关切地打量着我,“蒋大哥,您没事吧。”

    这个女孩儿就是之前来找我求助的农民工王大江的女儿王晓雯,记得上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临市薛少康的私人疗养院,她在那里做临时看护。

    正当我满怀疑问却还没来得及发问的时候,王晓雯回头朝着病房门的方向喊了一声,“薇薇,你赶紧进来啊,不要站在门口。”

    话音刚落,一个留着齐耳多发的女孩子有些胆怯地走到病房中,两侧的脸颊上泛起了两朵红云,单看其外貌活脱脱的一个“少女宋慧乔”!

    我看的都有些微微入了神,余小游“咕嘟”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就好像看到了一只芳香诱人的水蜜桃。

    女孩子双手的手指纠结在一起,显得极为不自在。

    “这是我的闺蜜吕凝薇,今天陪我一起来看您。薇薇,这是蒋大哥,上次我爸昏倒的时候,多亏蒋大哥施以援手!”王晓雯介绍道。

    “你好!”我先向薇薇打了一声招呼,这丫头一看就是乖乖女。

    吕凝薇冲我点了点头,脸上的红云更加浓重,轻轻地说了句,“你好!”

    “来来来,坐这里,站在那边太累了!”余小游赶紧起身,将自己坐的板凳用袖口擦拭了两遍,递到了吕凝薇的面前。

    “谢谢……”吕凝薇坐在王晓雯的身边,显得仍旧有些不自在,余小游这厮又是给人端茶倒水又是给人削苹果,忙得不亦乐乎。

    王晓雯也没有刚进来的时候那么拘谨了,相处一会儿,自然熟悉很多。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住院的?”我好奇地发问。

    王晓雯喝了口水,“我爸说自从上次走后,就跟你没有再见过,他现在摆了个摊位卖水果,刚进了一批新鲜的荔枝,让我给你送去点,谁知道去到之后看你店的大门紧锁,还好遇到了余大哥,他讲你住院了,就今天来看你了。”

    “哦!”我点了点头,脑子里浮现出了王大江那张淳朴的脸颊,他现在自己做水果生意,也还算不错。

    “您放心养病吧,阿姨的情况蛮稳定的,现在都是我一直在照顾,等我开学的时候,那边会指派另一位‘金牌看护’!”王晓雯唇边漾起一丝微笑,就像是夏日池中泛起的微微涟漪。

    我点了点头,慢慢地从床上坐起身子“那真是辛苦你了,等我出院了,请你们吃饭。”

    见我起身,王晓雯走到我身边帮我将枕头垫高,吕凝薇也走了过来帮我掖了掖被角。

    但就在此时,当我看到吕凝薇的脖子上挂着的白玉吊坠的时候,却瞬间打了一个大激灵。

    “恩?”我猛地伸出手去,一把将那个白玉吊坠抓在了手中。

    “啊——”吕凝薇惊叫了一声,身子朝着后方挣了去。

    “不好意思……”我赶紧将手松开,一脸歉意地冲着吕凝薇摆了摆手。

    “没……没事……”吕凝薇尴尬地笑了笑,刚刚那一下,任是谁都会被惊住。

    王晓雯也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我心中隐隐后悔,刚刚是我有些激动,这下子,保不齐这两个小姑娘都认为我是个猥琐男。

    “顺子,你干嘛呢?”余小游的声音里都有些愠怒的味道。

    但当真不是我猥琐,而是吕凝薇胸前挂着的那块白玉吊坠的造型颇为奇特。

    这白玉吊坠是一块人形的物件儿,吊坠的造型身着长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了腰间,腰里还插着一把铁扇。

    只是一眼我便分辨出了,这是在薛韵东峰湖别墅二层发现的那张神秘照片中的牌楼一侧的雕像的模样。

    或许是我一脸的若有所思,才让他们三个觉得我并非龌龊之举,可他们之间仍旧面面相觑,貌似对我刚刚的行径有些解释不通。

    “不好意思!”我看着吕凝薇,开口说道,“请问你带的这个白玉吊坠,是从哪里买的?这种样式很少见!”

    吕凝薇的眼睛眨动着,“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我心脏颤抖了一下,饶是这种造型的东西颇为少见,若是能见到吕凝薇的妈妈并向她询问这吊坠的出处,或许就能得到薛韵东和唐叶枫当时究竟去了哪里。

    见此情形,我便追问到,“那你妈妈现在在哪里?”

    吕凝薇的眼圈当即泛红,双目盈盈欲滴,“两年前她都已经去世了。”

    我心脏一颤,胸中一阵懊恼,饶是我太过于心急,压根儿都没有考虑到人家姑娘这方面是否存在难言之隐。

    “对不起……”我赶紧向她道歉,余小游也推了我一把。

    王晓雯从包包里面取出纸巾递给了吕凝薇,后者接过来擦了下眼角,而后抬头微笑着说没事儿。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学校了!”或许意识到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又或许是她们真的要回学校了,王晓雯和吕凝薇便起身要离开。

    余小游也忙说去送她们,而后回到病房对我好一通抱怨,“顺子,你刚刚太失态了,你让人家小姑娘怎么看我们,觉得咱们是俩猥琐大叔。”

    我对他如此的担忧嗤之以鼻,“我看你是担心吕凝薇对你有看法吧,真是搞不明白,放着‘大洋马’不去驯服,现在专挑小萝莉下手了。”

    余小游回怼了我一句,“你错了,‘大洋马’只能在舞台上欣赏,但是那位小萝莉是着实可以娶回家做婆姨的。”

    我耸了耸肩膀,对于他如此一番的见解,我当真搞不明白。

    但仔细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出院后再见一次吕凝薇,就是想问问她那白玉吊坠的出处,保不齐真能得到一些干货,毕竟探查薛韵东死亡真相的问题迫在眉睫。

    住院这几天,朱能代表薛少康来探望我,还给我买了许多鲜花水果,搞得医院里面都以为住进来以为大人物。

    “董事长这两天有些忙,没办法过来,但他叮嘱我把这个转交给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火红色的信封塞到我的枕头下面。

    等朱能走后,我打开信封,里面是100张钞票,我定睛一看,居然还是美元。

    “火……”我只觉得这100张钞票的重量沉甸甸的,深吸了口气,才觉得美元也是会咬人的。

    想想那天和薛少康见面的时候,他欲起身离去之时,在我肩膀上拍了三下,几乎是一下比一下重。

    “若是查不出所以然,恐怕这些我要连本带利地还回去!”我咬了咬牙,按照表象来看,薛少康像极了一个“儒商”,究其本质,却深谙权谋,不容小觑。

    一个星期后,我病愈出院,回到住处,看着空荡荡的网吧,心中一阵失落。

    “要我说,咱哥俩开饭店得了,我找来两个大洋马天天穿着比基尼给顾客上菜,绝对每天宾朋满座。”余小游笑嘻嘻地说着。

    “滚蛋!”我踢了他一脚,“你整点儿靠谱的东西行不?”

    此时,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名称,赶紧接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