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神秘身份
    “屠夫,屠夫……”脑海里突然出现这两个字眼儿,我竟然又想起那天晚上在门口遇到的那个年轻疯女人。

    当时在老太太高声重复“10号别墅”的时候,那个年轻疯女人便从这栋别墅中飞奔而出,口中一直在念叨着“屠夫”二字。

    细想之下,段雨林在“画心别墅”的种种行径,他防火烧死女儿,逼死妻子,这种行为跟屠夫有什么区别?

    “难道那个疯女人看到了什么吗?”如是想着,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更加有必要敲开这所别墅的房门,向那个老太太询问一番。

    但我看了看自己衣着,几乎满身血渍,仿佛从红色的染缸中爬出,若是以这个形象去敲门,很有可能会被拒之门外。

    想了想,我回到了面包车上面,还真在后座上发现了一件夹克衫,和一条看不出颜色的运动裤。

    “真臭!”我紧蹙着眉头,但现在貌似也没得选,只有忍着恶心,套上余小游的这身衣裤。

    起码身上的血渍都被遮挡了去,我再次进入大铁门,来到一号别墅的门前。

    “当、当、当”,抬手叩门三声,等待了片刻,门内没有丝毫的动静儿。

    心下疑惑,只得再次叩门,同样是三声,仍旧没有回音。

    正在此时,身后却传来一声苍老的呼唤,“喂——”

    我被这声音惊了一下,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一个年近耄耋的老头,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手中还拿着一根扫把。

    “小伙子,你来这里干嘛?”老大爷一口的牙齿全部都掉光了,翕动着嘴唇,向我发问,这副模样就像躺在干涸的旱地上的一尾濒死的鱼。

    “哦,我想找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一位大妈,我……”话还未讲完,面前的老头就仿佛看傻逼一般,上下打量着我。

    “大爷,您怎么了?”我好奇地问到,“难道您也认识住在这里的大妈?”

    “大妈?”老爷子脸上的皱纹拥挤在一起,这让他的脸看起来就像一只大号的天津狗不理包子,“还他娘的姥姥呢,这里根本都没有人住!”

    “恩?”我只觉得自己的胃部仿佛被人打了一拳,昨天晚上在这里遇见那个老太太和年轻的疯女人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并且在夜半时分,那老太太在出了画心别墅的时候,明明被我看得一清二楚,为什么这个老大爷却讲这里没人居住呢。

    “小伙子,我奉劝你一句,这个别墅区可不太平,你最好离得远一些!”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离去。

    “等一下!”我叫住了他,“请问您老为什么来这里?”讲实话,对于这老爷子的出现,我也觉得十分好奇。

    “这里的好几栋别墅因为长期闲置,都被业主出租了,被一些租客租下来放置自家亡人的骨灰盒,我是被他们集体雇来,定期打扫下那些别墅里面的卫生!”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之所以会找到我这个糟老头子,是因为这种活计,年轻人断然是不接的!”

    我深吸了口气,想起来那个老太太很有可能是被雇来看护这些骨灰盒的,便接着问到,“请问这些租客都没有请人来看护这些骨灰盒吗?”

    老爷子一听连连摆手,“骨灰盒有什么好看护的,贼都不惦记,偷来当吃当喝啊,不过骨灰吃起来倒有些像是酸磨糕……”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吧唧着嘴巴,好像在回味着骨灰的味道。

    我只觉得胃部翻涌如潮,和他打了招呼之后,便快步离去。

    “不正常!”坐上了面包车,我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一时间那个老太太的身份又多了一层谜团,深吸了口气,只觉得浑身乏力无比。

    “还是先回去吧。”发动了车子,我朝着市区开去,在路过昨晚那个伸出一条石膏胳膊的水洼的时候,特地注意了一下,却发现那根胳膊已然消失不见了。

    “恩?”心中有些好奇,但由于身上伤痛较多,也没有下车查看,一脚油门儿就开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终于回到了住处,却发现余小游已然坐在店门口的台阶上等着我了。

    “草!”看到自己的面包车之后,这家伙发出了如此一声的惊叹,“妈啦,你小子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他迎了上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

    我瞪了他一眼,“不回来怎么办,任由你侵占我的车?”

    “啧啧啧,瞧你说的,咱俩是兄弟,知道你昨晚有难,我只是把女朋友送到家,就回来待命了,哪里敢侵占你的车呢?”余小游说着将我的车钥匙还给我,我也将面包车的钥匙交在了他的手中。

    “呵…我看是你昨晚整了个大洋马,野性太强你没有驾驭得了!”我轻笑着摇头,使劲地拍了下余小游的肩膀。

    “边儿拉去,你放屁!穿着我的衣服跑回来,我看你是被女鬼扒光了衣服,吸干了阳气。”余小游照着我的背上就是一拳,转身便说中午请我去街角茶餐厅吃饭。

    就在此时,我只觉得周遭一片天旋地转,余小游的背影在我面前变了形状,脚下一软,我昏倒在地。

    “顺子……”这是我失去知觉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声呼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病室中,鼻腔里面充满了刺鼻的酒精味。

    朝着一边看过去,宋雨萌趴在了病床旁边睡着了,她侧脸完美,睫毛好似蝴蝶的纤翼一般微微地颤抖着,我的心弦也不由得被弹拨了一下。

    而在另一边的床头柜上则放着一个不锈钢的饭盒,饭盒旁边放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插着一束新鲜的百合。

    猛然间,手腕上那个红色的小点处再次传来了一阵痛楚,我不由得轻吟一声。

    “恩?”宋雨萌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见我醒来顿时来了精神。

    “你醒了!”她深吸了口气,揉了揉眼睛,起身走到一侧的床头柜旁,那里放着一个不锈钢饭盒,她打开盒盖,给我倒出一碗汤。

    “十全大补汤!”我嗅了嗅,胃部早都告急,便一把将碗接了过来,风扫残云般地吃了起来。

    “慢一点,饿死鬼吗?”宋雨萌递给我一张纸巾。

    “谢谢!”我接过纸巾,擦拭着嘴巴,看到她一脸疲惫,心中有些自责。

    “我睡了多久?”我一边将汤碗递了过去,一边问到。

    “一天一夜!”宋雨萌说着,便去给我烫了块热毛巾递给了我。

    病房的门被推开,提着一兜水果的余小游走了进来,看到我之后一脸惊诧,“草,你竟然醒了。”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我没好气地回怼。

    “哪里哪里,你看我不是还给你带水果来了!”余小游说着取出一个苹果,坐在床边帮我削起了皮。

    “好,这就交给你了,我要去上班了。”宋雨萌起身离开。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余小游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门的位置。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他啧啧称赞,“顺子,就冲有这么一等的美女照顾,你再晕一次也值得了。”

    “你他妈别像八百年没见过女人一样行不?”我接过苹果,坏笑着看向了他,“再漂亮也没你的大洋马‘野性十足’!”

    余小游刚想反驳,就听到房门再次被推动,我们同时转头朝着门边看去。

    “吱嘎”一声过后,门被推开,但当我看清门外之人,登时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