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画中阵法
    我心房中的血液激荡着,几乎要喷薄而出。

    然而此时此刻,只能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因为我只是这一切的看客。

    过了许久,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在他的脸上,还挂着一种阴邪到骨子里的笑容。只是这笑里面还夹杂着满足、贪婪和兴奋的意味。

    “呵呵,终于不用我费力了。”男人轻笑着,甩动着手中的麻绳,朝着琴房中夏雪米的尸体走了过去。

    他一把将麻绳的一端禁锢在夏雪米的脖颈上,使劲地打了个死结,另一端则被他握在了手中,他拉动着绳子,拖动着夏雪米的尸体,朝着门外走去。

    “他要去哪里?”见他上了楼梯,我心中满是疑惑。

    他拖动着夏雪米的尸体,就仿佛在拖动着一条死狗,慢慢地往楼下走着。直到来到了客厅中的那座落地钟的前面,段雨林停住了脚步,将那座钟缓缓移开。

    夏雪米的尸体又像死狗一般被拖到这个房间里,他一把将尸体丢在了面前的长方形工作台上。

    “怪物的下场就是死!”段雨林定定地从口中吐出如是一句话,之后便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拿来了一把寒光凛然的剔骨刀,开始对着工作台上夏雪米的尸体大肆操作了起来。

    他修长而纤细的手指上下翻飞,将夏雪米的皮囊和肉身渐渐分开,力度掌握的绝佳,几乎丝毫没有损坏夏雪米的肌肉和筋膜。

    而后又用剔骨刀将血肉和骨骼一一剥离,在工作台上分别摆开,此时的工作台也已经血流成河,触目惊心。

    “呵呵,你这么肮脏的躯体,怎么配活在活在这个世界上,来给我当颜料吧。”他的声音阴骘无比,就像一个来自于黑暗深渊的恶魔。

    我亲眼目睹了他将夏雪米的皮囊精心地打磨成一块画布,将她的血肉做成了红色的颜料,画出了凤凰燃烧着的羽毛渐变的色泽。

    将她的骨头磨成了白色的粉末,就像是《凤舞九天》画面中,布满火烧云的天空中,仅存的一缕洁白。

    “啊……哈……”呼吸突然间变得急促了起来,面前的这一幕给我的震撼,不亚于当头给我来一记“轰天雷”。

    我不由得想到了在城隍庙中取来的那封求助信,上面写着——我不出去,求求你救救我!

    当时只觉得一头雾水,但此时却犹如醍醐灌顶。

    夏雪米的尸骨被做成了颜料和画布,被段雨林化作了着一幅《凤舞九天》!

    那么她的灵魂现在何方,难道也在这幅画中被死死地禁锢着吗?

    “锵——锵——锵——”一声声哀怨悠长地鸣叫传至我的耳际。

    眼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我看到一只扶摇直上的凤凰,正在进行一场涅槃的洗礼。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脑子里面出现这八个字。

    我不由得想起了段雨林那句话,“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中,努力追求完美。”

    就像面前这一幅《凤舞九天》,堪称完美,将凤凰涅槃的形态和神态完美展现,所有的一切跃然于纸上,简直就跟活的一样。

    “原来,你在这里……”面前的景象又回到了这个面前的这个画架上,我看着画布上面的凤凰,心中腾然而起一股强烈的怒意。

    “段雨林,你侮辱她的尸体已经够残忍了,为什么你连一个灵魂,你都不想放过?”我握紧了拳头,骨节被我握的泛白,并且发出了“咯咯吱吱”地声音。

    “嘤嘤嘤……”段笙阳跪在了我的腿边,抓住了我的衣角轻轻地撕扯着,貌似是在祈求着我。

    我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了句,“你放心,我肯定会就你妈妈出来的。”

    段笙阳也用力地点着头,腮边的泪滴慢慢地滚落了下来。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余小游的视频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电话就接通了。

    “我擦,顺子,你当真还活着。”余小游的开场白一向如此。

    我深吸了口气,“我他妈的不是鬼,有个事儿要你帮忙。”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的摄像头转向了那幅画。

    “恩,有事你就吱一声,谁让咱们是兄弟,我帮……他妈的——”余小游信誓旦旦地声音,终于以最后那一声长啸结束了。

    “你有话就说,别吓人!”我没好气地说道,这小子一惊一乍的习惯让人很是恼火,“问题是这样的,这幅画里面貌似封印着一个魂灵,你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个魂灵解救出来?”

    余小游的声音突然变地哆哆嗦嗦,“这哪里是幅画啊,这分明就是一个阵法!”

    “阵法?”我声音顿时变得震颤了起来,但无论我左看还是右看,却丝毫看不出这幅画当中的玄机。

    “是的!”余小游说的斩钉截铁,“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凤凰本就是灵兽,你且看它尾部最后的那一圈羽毛,是不是总共二十八片,并且每一片羽毛上面,都有一只‘眼睛’?”

    我走进了这幅画,仔细地盯着画中的凤凰的尾巴的位置,在尾巴的末端是有一圈羽毛,我认真地数了数,正好二十八片。

    “没错,正好二十八片!”我和余小游确认了数量。

    “那就对了!”余小游深吸了口气,“这二十八片羽毛分布和天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排布一模一样,这可不只是一般的羽毛,而是雷池阵法,作画之人肯定是将人的尸首制成了颜料,做出此画,而后又将灵魂封入其内,增添了画的灵韵,而这个灵魂便是被这二十八片羽毛给牢牢地禁锢其中。”

    “你怎么知道这是用人的尸首制成的颜料?”我当真好奇余小游是如何一眼就察觉出的。

    “很简单啊,这和‘藏传人皮唐卡’上面古画的灵韵一模一样。”余小游说。

    “藏传人皮唐卡?”我紧蹙着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余小游解释道:以前在藏地,经常会有恶人为非作歹,这些人残害良民,手段狠辣。藏地先民便会将这些人当做恶灵化身。

    为了止恶,一些得道之人会诛杀恶人,为了防止被诛杀的恶人的邪灵再次作祟。那些得道高人便会将这些恶人的皮囊剥下,在上面作画,绘出护法神的像,将恶灵封入其中。

    也因此,那些在人皮上绘成的护法神像也更有灵韵。

    “原来如此,用夏雪米的血肉骨骼作画,并且在人皮画布上绘上凤凰,并排布阵法,目的就是将她的魂灵永远封禁在其内,又可以为这幅<凤舞九天>增添灵韵,段雨林,你真是个心狠手辣地畜生!”我咬了咬牙,心下怒气横生。

    “顺子,这种段位的阵法,真的不是你可以应对的,听我的劝,你还是赶紧回来吧……”余小游的语气急切。

    我深吸了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这幅《凤舞九天》!

    “我出不去,求求你救救我……”此时,夏雪米的声音貌似在我的耳边回荡着。若我离去,她将永远被禁锢在这里,不会再有新的开端。

    “嘤嘤嘤……”段笙阳跪在一旁哭泣着,我并没有将摄像头对准她,也不晓得余小游看到了她,又会说什么。

    “告诉我,怎么做才可以破阵?”思虑片刻,我脱口而出这句话。

    “蒋顺,你别再自以为是了好不好?”余小游大吼着。

    “你别再废话了,赶紧告诉我——”我大叫着,余小游终于不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