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弟六十二章 心理防线的坍塌
    眼前的白雾消散,面前的场景全然地出现。

    是一个浑身伤痕的女子,穿着一件宽松的连衣裙,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面。

    “是夏雪米!”我心脏一抖,当即认出了这位坐在沙发上面,满脸伤痕的女子,她的脸和那张“整容协议书”后面附带的照片一模一样。

    她双目浑浊,凡是露出皮肤的地方,均是纵横交错的伤疤。但她却一动不动,只是双目呆呆地看着前方,仿若一尊雕塑。

    片刻之后,她慢慢地低下头去,看向了面前的茶几。

    我屏住呼吸,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着,却发现在茶几上面散落着许许多多的便签条。

    “上面的字……”但当我看清楚便签条上面的字迹的时候,却登时愣住了。

    满满一茶几的便签条上面,大多写着“怪物”、“丑鬼”、“去死吧”的字眼。

    我深吸了口气,便签条上的字迹我一眼就可以认出,都是出自于段雨林之手。

    遍身疤痕的女子呆呆地看着这些纸条,双目当中好似笼罩着一团茫然无际的黄色沙漠。

    蓦地,她的身子抖动了起来,就好像一个正在打桩的机器。

    “呜呜呜……”她用变了形的手掌,结结实实地盖住了自己的整张脸颊,肩膀在剧烈地耸动着,发出了绝望地低泣。

    “段雨林,你非要如此的赶尽杀绝吗?”看到这一幕,心中的那股无名怒火再次腾起,我握紧了拳头。

    过了一会儿,夏雪米慢慢地从沙发上起身,步履蹒跚地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连衣裙下摆只到达她的膝盖,两条小腿从连衣裙下露出。

    我这才发现,她的两条小腿,变形更加严重,就仿佛两根满是疤痕的细竹枝,失去了之前光洁完美的曲线。

    “呜呜……”她一边唏嘘一边扶住了楼梯扶手慢慢地走上楼去,当来到三楼走廊的时候,她猛地停在了当下,定定地站在了楼梯口的位置。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胸腔一起一伏。

    我叹了口气,心中一阵酸楚,“她肯定想到了那天晚上这里发生的那场大火,还有伸手向她求助的女儿!”

    片刻之后,她朝着儿童房走了过去,或许是走的比较着急,她一个不小心摔在了地上,身子则恰好趴在了儿童房的床铺上。

    “呜呜呜……痒痒……”悲泣声传来,她的声音沙哑无比,就好像一个沙瓤西瓜。我明白,此时从她嘴巴里面说出的根本不是“痒痒”,而是“阳阳”!

    曾经她们是彼此唯一的精神支柱,却不想此时已然阴阳两隔。

    哭了好一阵子,夏雪米才慢慢地从地上起身,她从儿童房走出,来到了对面的琴房内。

    我的心脏一沉,回想起琴房里的种种,不由得为她担忧起来。

    果不其然,当琴房的门被夏雪米推开的那一瞬间,于她来说,才真切地感觉到了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绝望。

    夏雪米走倒屋子里面,看到了琴谱架上面的五线谱被涂得乌七八糟,上面写满了“丑鬼”、“畸形”、“怪物”、“去死吧”。

    “啊——”夏雪米一把将琴谱架推到在地,并将它踩得稀巴烂,她的情绪几近癫狂。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慢慢地平息下来,无力地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模样看起来似乎是累极了。

    她慢慢地转过头,将目光定格在了墙上挂着的小提琴上面,起身从地上站起,但是当她走到了墙边,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小提琴的时候,则登时愣住了。

    墙上挂着的小提琴的琴弦已然被挑断了去,并且在小提琴的琴身上,仍旧刻着这些恶毒狠辣的字眼,段雨林,他当真不想给夏雪米留有丝毫的余地。

    “一定要这样吗?”抚摸着小提琴断裂的琴弦的边缘,夏雪米喃喃地说着。

    这不单单是琴弦断裂的伤口,更是她心中无法愈合和抹平的伤痛。

    “就这么不留任何余地吗?一定要这么做,你才开心吗?”歇斯底里地喊出了这几句话,此时的她,如同一只发狂的母豹。

    她跌坐在地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四肢蜷缩成一团。

    “啊——”哀怨而绝望地嚎叫声四散开来,她哭的酣畅淋漓。

    也不晓得过了多长时间,她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走到琴房一侧的边柜旁,伸手拉开抽屉,从里取出一把剪刀。

    而后走出琴房,沿着楼梯,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四楼,我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有些闹不清楚她拿着剪刀究竟想要干什么。

    四楼是段雨林的作品展示层,此时的夏雪米手握剪刀,难道是想将段雨林的作品全盘毁坏吗?

    “啊——”夏雪米刚刚来到四楼的楼梯口,便举起剪刀,朝着一侧的墙壁冲了过去,但旋即才发现,偌大的空间里,只是悬挂了两幅画。

    “什么?”当我看清楚悬挂在墙上的两幅画的时候,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段雨林的居心剖侧和狠辣恶毒。

    这两幅画的下面的标签分别是《一丘之貉》和《顾影自怜》!

    一个抱着老鼠面部严重畸形的女人,她没有上颚,牙床几乎和鼻子连接在一起,牙齿也变得畸形,怀中抱着的正是一个同样龇牙咧嘴的老鼠。

    而另一幅画却是一个背影清丽脱俗的女人,站在镜子前,只是镜子里面,却显现出一个老鼠的模样。

    “乒乓——”夏雪米手中的剪刀掉落在地面上,她整个人天旋地转地摇晃了起来,再次昏倒再次。

    我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段雨林的招数真是步步为营,他分明是在一步步地摧垮夏雪米的心理防线。

    “但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握了握拳头,“只是因为当时在车祸之后,夏雪米的态度让你觉得她是在对你冷眼旁观?还是因为她那句在气头之上说出的话——段笙阳不是你们的孩子?”

    好大一会儿,夏雪米慢慢地从地上挣扎着起身,她蹒跚地下到二楼,径直地走向了她和段雨林的卧室。

    卧室的地板光洁无比,将她不堪的面容全然地呈现了出来。她走到床前,一把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白色的药片,和烈性的洋酒。

    “段雨林,你这个恶魔!”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沙哑的嗓音里面带着入骨的怨怒,夏雪米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白色药片。

    我定睛一瞧,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手中的白色药品俨然堆叠成一座小山。

    两行清泪沿着夏雪米伤疤满布的脸颊,慢慢地滑落,她的心中此时一定波涛汹涌。她抬起头,再次环视着这间屋子。

    自杀貌似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她貌似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阳阳,妈妈来陪你了。”堆积如小山般的白色药片被她全部吞入口中,她打开了洋酒瓶塞,往嘴巴里面“咕咚咕咚”地灌着,旋即软软地倒在地上。

    “夏雪米!”我大叫一声,但双脚又貌似被粘合在了地板上。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子呢……”夏雪米的双眼在闭上之前,留下如此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