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凤凰于飞
    面前的迷雾散尽,而出现在我面前的,便是段笙阳那张洁净如初的面庞。

    她双目当中含着晶莹的泪滴,慢慢地移开了放在我眉心处的手掌。

    “呼……”我深深吸了口气,后背之上已经被冷汗所布满。

    刚刚看到的那些场景,已然超过了我的心理承重范畴,即便从别墅中的蛛丝马迹当中,我已经可以察觉到段雨林的心理扭曲,可着实没想到竟会到这种地步。

    段笙阳定定地看着我,她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滴,向我伸出手来。

    “不要怕!”我将手伸了过去,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有我在!”

    回想她被落入火场当中,就在我脚边匍匐挣扎的那个场景。

    我就觉得周身每个毛孔当中都被刺入了一根钢针。

    段笙阳点了点头,她慢慢地起身,带着我往四楼的楼梯口走了过去。

    原本在四楼大厅中缭绕着的白烟慢慢地散开,地面上还存留着余温,段笙阳牵着我的手,踏上了木质的楼梯。

    “楼梯竟然还在?”让我吃惊地是,刚刚的楼梯上虽说是一片火海,但仍旧没有倒塌,只是上面多了一层漆黑的色泽。

    段笙阳牵着我的手走下了楼梯,来到了大厅里面,我不知道她想要去哪里,但是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她貌似是想告诉我一些事情。

    她带着我来到客厅里的一座落地钟的前面,站定了身形,慢慢地松开了我的手,指了指这座落地钟。

    “什么意思?”我仔细地思索着段笙阳的动作,试探性地问了句,“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这座落地钟移开吗?”

    段笙阳点着头,晶莹的双目中再次溢出了闪亮的液体,目光中充满了渴求。

    我深吸了口气,走到这座落地钟前,使劲将它搬了起来,却没想到这座钟的重量如此之大,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将它移开,却不想在这口钟的后面,竟然隐藏着一个暗门。

    “怎么会……”我讶异在当下,刚刚已经在别墅中探查了一圈,却不想在这座落地钟的后面居然会另有乾坤,看来刚刚的探查仍旧浮于表面。

    在门的一侧还有一个巴掌大的按键盘,段笙阳的手在按键盘按了一通,这扇暗门便“吱嘎”一声打开了。

    只是当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段笙阳朝着门的一侧闪开了去,她幼小而单薄的身子微微发抖,好像在这扇暗门里面,隐匿着让她很是恐惧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东西呢?”我深吸了口气,轻声安慰着段笙阳,“不要怕,我们一起进去,好不好?”

    段笙阳微微地点了点头,但她仍旧只是藏在了我的身后,我则迈开脚步,朝着暗门里面走了进去。

    当我走进暗门后面的空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段往下的楼梯。

    心头猛地一震,对于地下的空间,我心中早已没有了好印象,不管是宏圣医院还是薛韵东的“凤湖别墅”,貌似最为邪恶的事物总是隐匿在这里。

    可沿着楼梯走到下面才发现,这里竟然就是出现在段笙阳记忆当中的最后一个场景,那个我没有在这间别墅里见过的房间,竟然隐匿在这个暗门里面。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置物架,在置物架的一侧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工作台,而在工作台前则放置着一个画架,上面还盖着一块白布。

    段笙阳躲在我的身后瑟缩不已,我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这里于她来说,就像是刑场一般的存在,段雨林就是在这张桌子上面,将她尸体的皮囊,生生地剥了下来。

    “乒乒乓乓……”我往前走去,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往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在这间屋子的地板上,堆满了喝的空空的酒瓶。

    我来到那张工作台前,台子上面铺了一块洁净无比的白布,将台布揭下,大理石的台面光洁无比,就好像一面镜子,将我的脸颊整个儿地显现出来。

    “看似光洁通透,实则在这上面发生过多么残忍血腥的事情。”一股无名之火在我胸口熊熊地燃烧着。

    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手撕了段雨林这个王八养的。

    正在此时,衣角被扯动,慢慢转头,却发现段笙阳冲着那个画架向我指了指。

    我整个儿地转过身来,段笙阳走到了那个画架前,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盖在画架上面的那块白布,猛地一扯,白布滑落在地。

    当白布滑落到地上的那一刻,我也终于看清楚了画架上面放置的东西。

    那是一幅画,是一副气势恢宏震人心魄的画。

    “啊……”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当我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仍旧被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喉头当中仿佛被堵了一团棉花,竟然发不出任何声响。

    这幅画上是一只“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凤凰,它一身的羽翼放射出的光芒,几乎可以刺瞎观者的眼睛。

    而周遭的天际上则布满了火烧云,仿佛是在为凤凰的到来大摆阵仗。

    我屏息凝神,双目被画中的凤凰全然吸引,它的羽毛正在发生着神圣地蜕变,从淡红到浅红,再到深红,而后又变成朱红,最后则是一团熊熊燃烧的赤焰。

    好似凤凰一身的羽毛正在燃烧着,热浪翻滚间,它完成了这场重生的涅槃。

    “这幅画是段雨林画的吗?”我不由自主地发问,“如果是他画的,那么这个人的绘画技艺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只是没想到,如此之人也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就在我伸出手去,想触及面前这幅画的时候,一阵哭声又将我引回了现实,我回过神来,定定地看着蹲坐在一旁哭泣的小女孩。

    “嘤嘤嘤……”段笙阳蹲在了地上,捂住了脸颊又开始哭泣着。

    “乖,你怎么了?”我走上前去,深知这里于她灵魂深处来说,简直就是断头台,“别哭了,有我在,你妈妈在哪里?”

    段笙阳扬起小脸,脸颊上面还挂着两行晶莹剔透的泪滴,她伸出手来,又指了指面前的这个画架。

    “是后面吗?”我让绕到画架的后面,看到这里还写着一句话:龙翱苍宇天地变,凤舞九天否泰来!

    血红的大字,字迹遒劲,但从字里行间渗透出一股浓重的阴邪的味道。

    段笙阳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带到这幅画的正前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搞不清楚,段笙阳貌似很激动,她的胸腔一起一伏,泪水又在双目之中涌动着。

    她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掌,并慢慢地将我的手引到了面前的这幅画上。

    “你的意思难道是……”我的心脏一抖,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刚刚我问出的最后一句话是——别哭了,有我在,你妈妈在哪里?

    但是段笙阳却抓住我的手,慢慢地朝着这幅画上靠拢着。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那团熟悉的白雾又开始在我的眼前弥散,段笙阳的哭喊声在我的耳边萦绕着,一声声地喊着,“妈妈——”

    夏雪米,你究竟在哪里?你最终的命运,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