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撒旦的眼睛
    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种极为邪恶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躲在门外的小女孩紧紧地靠着墙壁,她的身子仿若筛糠一般地抖动了起来。

    我深吸了口气,“段笙阳,或许在你稚嫩的心灵深处,房间里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你爸爸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眼前的一切渐渐地变得模糊,我有些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仅剩下一团白雾。

    “怎么回事?”身子哆嗦了一下,心中有些惶恐。

    但就在此时,眉心处那股暖暖的感觉再次传来,我顿时就觉得安心不已。

    “这是段笙阳掌心的温度!”我在心中默默地说着。

    眼前的白雾渐渐地散开,我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别墅的三楼那条长长的走廊里,而此时已然是深夜。

    “这是否是段笙阳的第二段记忆?”心中如是想着,沿着走廊来到了那间儿童房的门口处,这间房门裂开了一条缝隙,往里看去,看到了在儿童房的床铺上露出两张熟睡的脸。

    “是段笙阳和夏雪米!”我做了个深呼吸,两张熟睡的脸颊均如此甜美安详,她们应该是彼此仅存于世的精神支柱。

    “哒哒哒……”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我闪身躲进了对面的琴房,偷偷拉开了一条门缝儿,关注着门外的情景。

    “是段雨林!”他一只手中提着一个白色的大塑料桶,而另一只手中则拿着一支香!

    段雨林将那支香点燃,放入儿童房内,一脸的邪笑,而后便将那白色塑料桶中的液体泼到地面上。

    “他要干嘛?”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我才发现段雨林泼出的竟然是汽油。

    “这么说来?”我猛地将头转向了儿童房内,“刚刚他点燃的那支香,难道是迷香?是为了让这对母女睡得更死。”

    段雨林将白色塑料桶中的液体一股脑地泼了出来,从儿童房的门口一直泼到了四楼通连的大厅里面,他这分明是想要活活烧死这一对母女。

    “去死吧,你和你的杂种一起去死吧……”段雨林喃喃地说着,点燃了手中的一支烟。

    我心中猛地一震,忽的想起了刚刚在他们卧室门外的那个场景里,当夏雪米说出段笙阳不是段雨林女儿的时候,段雨林那一脸的邪笑。

    “难道他将那句话当了真,觉得段笙阳就是夏雪米背着他和别的男人生出来的孩子,才想活活烧死她们这娘俩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此时的段雨林手中的烟已经燃烧了许多,仅仅只剩下一小段。

    “不行,我要阻止他!”我试图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貌似被死死地焊在当下。

    “怎么回事?”心下着急不已,但仍旧无法挪动脚步。

    眉心间那种来自于掌心的独有的温度再次传来,我知道这是属于段笙阳的。

    “你是在告诉我,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我只是个看客吗?”我心如刀绞,但双脚仍旧无法移动分毫。

    “去死吧,杂种们!”段雨林吐出了最后一个烟圈,将手中仍旧在燃烧着的烟蒂丢了下去。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一切。

    但“猎猎”地火焰声传来,在四楼的大厅中瞬间形成了一条火龙,它吐着血红色的舌头一路狂奔,将儿童房的门给生生地吞噬了,大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烧了起来,整个房间化作一片火海。

    “咳咳咳……”在床上熟睡的娘俩被呛得醒了过来,但是却被眼前的一片火海给惊呆了。

    “妈妈,我怕——”段笙阳吓得缩在了夏雪米的怀抱里。

    “阳阳不怕,妈妈在!”夏雪米紧紧抱着她,大喊一声,“老公,救命啊——”

    我心头一震,在生死攸关之际,夏雪米首先想到的仍旧是段雨林,但她却不知道,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段雨林。

    “段雨林,救命啊——”夏雪米一把抱起了自己的女儿,但是当她走到了窗户旁边的时候,却发现房间的窗户竟然被封死了。

    情急之下她只有用写字台上的一瓶水浇湿床单,并蒙在自己的和女儿的头上。

    “阳阳,你抱紧妈妈的脖子……”夏雪米紧紧地抱住女儿,而此时门外的大火已经烧到了屋子里面,周遭的流火飞星四溅开来。

    “妈妈,我怕——”段笙阳的哭喊声撕心裂肺。

    “别怕,抱紧妈妈!”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夏雪米一把抱起女儿,朝着那团熊熊燃烧着的大火,直冲而去。

    “快点啊!”我周身不能移动,却心急如焚,但是当夏雪米刚刚跑出儿童房房门的时候,脚下却猛地一滑,她怀中的段笙阳顿时朝着一边飞跌了出去。

    “妈妈——”段笙阳周遭被大火包裹,她被烧的嚎啕大哭。

    “阳阳——”夏雪米竭尽全力想要找寻孩子的位置,但她放眼望去,只是被这一片火舌所包裹。

    而此时的段笙阳却在我的脚边匍匐着,她的皮肉已经被大火所烧化发出“滋滋”声,她那张无比可爱的脸庞也被大火吞噬,变了形状。

    “妈妈……啊……”她被这一片火海所吞噬,最后几乎连呼喊声都没有了,只剩下那一声声的惨叫。

    “可恶!”我握紧了拳头,几乎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现在这个可怜的孩子匍匐在我的脚边,但我却没有丝毫救她的能力,只能看着她幼小的身体,渐渐地停止了挣扎。

    “阳阳,妈妈找到你了……”夏雪米总算再次将女儿抱在了怀中,但她们两个均沿着楼梯滚落了下去。

    “阳阳……”夏雪米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儿,四楼的大厅仍旧在“哔哔啵啵”地燃烧着,而此时,家里的消防设置开启,水柱倾盆而下,但是跌坐地上的娘俩却昏了过去。

    那片白雾再次慢慢地环绕在我的眼前,而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另外一间屋子。

    “奇怪,我好像没见过这间屋子?”面前的屋子里面摆放着一个大的架子,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颜料,还有一面大的落地画板,一个很长面积很大的工作台。

    而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貌似在工作台前打磨着什么东西。

    “杂种,杂种,死了活该!正好可以成为我作画的材料,大人的话很对,让那些背叛我的人,都去死吧……”站在工作台前的那个男人慢慢地转过身来,那张脸全然呈现在我的面前。

    “段雨林!”我咬牙切齿,但是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面,却分明是一具儿童伤痕累累的尸体。

    “这是段笙阳的尸体!”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天晚上,段笙阳被烧死了,她的尸体被段雨林剥了皮!”

    “啊——”我汗毛倒立,大声吼叫,着实没有想到,段雨林竟然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虽说在抚摸那幅画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出了一种人的皮肤独有的触感,但那只是猜想,虎毒不食子,段雨林竟然下了如此狠手。

    “大人的话很对,让那些背叛我的人,都去死吧……”他来来回回地重复着这句话,被我听到耳朵里,只觉得想要手撕面前这个王八蛋。

    在他话中的“大人”,便是诱导他做出这一切的存在吗?

    正在这么想着间,眼前又出现一团迷雾。接下来,出现在我面前的会是什么景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