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一片火海
    手指尖传来的触感,带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想起在段雨林的书房里面发现的那几张素描,第一张便是那只满脸黑毛的怪物将一个人的皮囊整个儿地剥了下来。

    目光再次移到在墙上挂着的这幅画上面,“那么这张画上的脸,是否也是从段雨林女儿的身上剥下来的呢?”

    我的手慢慢地抚摸着墙壁上面的这幅画,当手指触及画中这张脸的嘴角的时候,原本微微张开的口角竟然瞬间咧开了去,朝着我的手指咬了过来。

    “草!”我惊惧在当下,顿时往后倒跳而去,和这幅画之间顿时有了两米的距离。正在此时,这幅画上却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嚎嗷……”画中那张畸形的脸貌似活过来一般,张大嘴巴嚎叫着,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从画中钻出,朝着我的方向直扑而来。

    “终于出现了吗?”虽说这一幕发生的很是迅疾,但我也并不是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龙雀刀被我抽出,划破空气,呼啸着朝着面前这道黑影刺了过去。

    “滚!”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就觉得虎口猛地一震,身子也失去了平衡,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可等我稳住了身形,却发觉四楼大厅在瞬间又恢复了平静,见此情形,不由得朝着四周张望着,已然不见刚刚从画中钻出的那道黑影。

    “嘶……”四楼大厅空间极为空旷,但是在这空间中却弥漫着一股死一般的寂静,从刚刚的千钧一发到现在偃旗息鼓,陡然生出的变故让人猝不及防。

    我觉得危险并未离去,肯定潜伏在我所看不到的角落里。

    “果然!”当我转身仰起头的瞬间,却看到一个“东西”趴在四楼大厅的天花板,它的四肢吸附在天花板上,倒转着它那颗硕大而畸形的头颅,张大嘴巴看向了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的视线刚刚落在这“东西”身上的那一刻,它竟然直直落下,朝着我冲了过来。

    只见它来势汹汹,周遭的空气似乎都被它所引燃了,周遭竟然生出了颗颗火星,朝着我“噼里啪啦”地打了过来。

    “不好,现在的情况不适合用龙雀刀!”幸运的是,我的脑子还在正常运转着,一把将口袋中的“西真七白符”抽出,朝着那怪物的方向甩了出去。

    “西真七白,华光金德。皓灵元老,煞肃伐责——”一道白光闪过,那些像子弹样冲我飞来的火星被击退了去。

    那“东西”一脸惊惧地捂住了眼睛,被击落到了一侧的墙壁上,它重重地摔了下去。

    “呼……”这一通战斗也当真耗费了我巨大的体力,但现在的问题是,我竟然还没有弄清楚从这幅画中跑出来的这个“东西”,究竟是何方神圣。

    此时的它四脚朝地,在地上趴成了一个“大”字,一动不动!

    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清了清嗓子朝着前方慢慢挪动着步子。

    “喂,你是个什么‘东西’……”此话一出,顿时觉得有些不合适,便改口道,“喂,你到底是谁?”

    那个东西仍旧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好似死了一般。

    “难道被‘西真七白符’给打死了吗?”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时间有些担忧刚刚用力是否过了头儿。

    可正在此时,那趴在地上的东西周遭却渐渐地升腾起一团浓郁的黑烟。

    “怎么回事?”我脚步停在了当下,只觉得自己的口鼻当中充斥着一股焦臭的味道,是那种物品被火点燃之后发出的焦臭味。

    我心脏震动了一下,四处张望间,却并未发现这里有任何的火源和起火点。

    找寻一番之后,我将目光落在了,趴在地面上的这个“东西”的身上。

    “它就是那股焦臭味道的来源!”这股焦臭的味道越来越重,那股浓烟也渐渐地朝我扩散而来。

    我捂住了口鼻,却发现四周围的墙壁上,也渐渐地浮出了黑色的斑斑点点。

    “哔哔啵啵……”与此同时那种大火吞噬一切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才明白,原来趴在地面上的这个“东西”,并没有死,它只是被我激怒了,刚刚一动不动间,只是在闷声憋屁放大招!

    “我擦——”我退到四楼的楼梯口,接通了余小游的视频电话。

    “希望他这个时候不要在和妹子颠鸾倒凤……”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电话响了两声之后,余小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我当即把摄像头转到了在地上趴着的那个“东西”的身上。

    “顺子,我没敢睡觉,就等你电话呢,卧槽……”余小游惊叫着,“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我心头一喜,看来他知道从画中飞出的这个“东西”为何物。

    “这是什么?赶紧告诉我!”我着急地几乎想吃人。

    “魅魃!”余小游说的斩钉截铁,“顺子,你赶紧跑吧,这个东西凶戾的狠,可以把周边变成一片火海,不想被烧成人棍,就赶紧离开!”

    我咬牙切齿,“告诉我它是怎么来的?”

    “蒋顺,你他妈真觉得自己死不了是吧?”余小游对着我跳脚大骂。

    “告诉我!”撂出最后三个字,我将摄像头转向自己,“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此时,我的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或许解开那封求助信的关键,就在这个东西身上,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绝对不能退缩。

    我站在楼梯口,就听到身后一阵“哔哔啵啵”,紧接着一股热浪铺天盖地地袭来,转身的瞬间,发现身后的楼梯已然变成了一片火海。

    “草!”我往后闪了个趔趄,扶出一侧的墙壁才勉强稳住身形,没有跌下去。

    “蒋顺——”手机屏幕被余小游那张惊惧无比的脸颊充满了。

    “你他妈的快说啊,时间不多了——”我冲着手机咆哮着。

    “好!那东西叫做魅魃,是被大火烧的半死的人被剥皮致死后,化作的凶戾之鬼,这种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蜕一层皮,之后会变得越来越凶戾,古语有云‘有魃为虐,如惔如焚’,这东西若是蜕皮蜕到一定次数,可以将周遭十里之内的东西,全部都‘付之一炬’……”说到最后,余小游的声音变得颤抖。

    “是葬身火海还是继续探查?”在我心中浮出了这两个想法。

    “嘤嘤嘤……”原本在地上趴着的魅魃翻转了身子,它四脚朝天地躺在了地上,畸形的五官扭曲着,发出了类似孩童哭泣的声音。

    “什么?”我看到魅魃那张可怖的脸,又看向了在墙上画中的那张畸形的脸,两者一模一样!

    “你是谁?”我大声地喊了一句,朝着魅魃的方向走去,“告诉我你是谁?”

    “蒋顺,你他妈的别再作死了——”余小游的声音也变得颤抖无比。

    魅魃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就像一条正在蜕皮的长虫一般扭动着身子,余小游说的没错,它正在进行着一次蜕皮。

    “段笙阳——”我竭尽全力地嘶吼着,希望可以尝试着唤醒面前的这个魅魃。

    “嘤嘤嘤……”但它仍旧只是扭曲着五官,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哭嚎,对于我的喊叫没有丝毫的回应。

    “哔哔啵啵……”不单单是楼梯,就连周遭的墙壁也瞬间着起了火,那焦臭的味道越来越浓,我只觉得胸口仿若压了一个大石块,呼吸变得愈发沉重。

    “事到如今,我要探查到底!”我握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