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彼岸花泪两行
    那张脸被这亮彻天际的闪电给原原本本地照了出来,一张皱纹遍布好似地图般的脸颊,两颗眼珠好似两粒弹珠从眼眶中翻出。

    她分明就是我在大门口遇见的,那个抱着骨灰盒在遛弯的老太太!

    “她怎么会来这里?”我心中满是疑惑,又想起了在门口遇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从她口中飘出的那种尸臭味,当下一个极为惊悚的念头在我脑中冒出。

    “她住在这里,难道便是以尸体为食吗?”我看着那根被她丢在一边的铁仟,倘若刚刚我被这东西给刺中脑壳的话,或许也会成为这个老太太的夜宵。

    “难道她是生活在这‘凤舞九天’别墅区里面的黑暗捕手,在深夜来临的时候,等待活物进门,而后残忍虐杀再将尸体当做食物吃掉?”但仔细思虑了下,这个想法却根本站不住脚。

    这个别墅区荒置已旧,若是老太太等待活人上门并伺机虐杀吞食,如此做法无异于守株待兔,并且按照她的体力,也不可能屡屡得手。

    况且倘若她真是那种杀人狂魔,即使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她都会努力地扑灭,绝对不像刚刚那样,只拿铁仟捅几下就完事儿了。

    但她出入这间别墅,倒是颇为自在,貌似对于这里的摆设十分熟悉。

    虽说在大门口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我要来这10号别墅。

    但当她进门之后,却径直沿着楼梯来到了三楼,是如何知道我就在三楼呢?

    “难道刚刚是她故意放我一码?”我望着那根铁仟,有些入神地想着。

    回想起在大门口遇见时的情形,在我提及10号别墅的时候,从她的眼神中,明显可以感受到她貌似知晓“画心别墅”的一些内情。

    结合刚才的事情,这老太太肯定和段雨林夫妇之间,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

    我深吸了口气,有些后悔刚刚没有拦住这老太太,瞧着她这体格,绝对不是我的对手,若是能从她嘴巴里面翘出点儿东西就好了。

    深吸了口气,踩着一地的布娃娃,我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儿童房里走出。

    这些布娃娃大多瞪圆了眼睛,脸上的表情细致而微妙,它们大多数都面朝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朝着上方伸出双手,一个个的就仿佛在向我求助。

    “啧……”见此情形,我的头皮又开始发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从儿童房里走出,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楼梯处。

    深吸了口气,暂时压制住了自己跳动紊乱的心脏,伸长脖颈朝着楼梯上方看了一眼,却发现别墅只剩下最后一层没有探查了。

    “但现在我仍旧没有弄清楚究竟是谁在求助!”握了握拳头,只有继续探查。

    如果在四楼仍旧没有发现关键性的线索的话,那就只有从别墅门口在往上寻找一次,肯定要查清楚这里的冤情,才可以离开。

    “哒,吱嘎……”木板楼梯再次发出如此晦涩的声响,不知为何,从这里再往上走到四楼的时候,我的心中却一点也不害怕了。

    应该是在这间别墅里面呆的时间长,于周遭的一切已经习惯了。

    “吱嘎!”脚下的木楼梯传来最后一声回响,我站在四楼入口处,发现这一层没有任何的房间,只是一个通连的大厅。

    挪动着脚步慢慢地往前走去,在这大厅的墙壁上只是挂着几幅画,但依稀可以辨别出其他空白的地方还有裱框的痕迹。

    看来这里之前肯定有挂其他的画,只是不晓得为什么那些画都被取下来了。

    墙上一共六幅画,只是这些画的画风却甚是诡异,单是挂在墙上,都可以让人很清晰地感觉出,画中所渗透出的极其压抑绝望的感觉。

    “段雨林,你的心中是有多么阴暗?”置身于这些画中,我不由得喃喃自语。

    走到第一幅前面,我看着这幅画下面所贴着的标签,一丘之貉!

    “一丘之貉?”目光慢慢地移到画上,这幅画上面画着一个面貌极为惊悚的女子,之所以说是女子,是通过她身上洁白的雪纺裙辨别出来的。

    但是这女子的脸却十分畸形,一脸的疤痕像是梯田一般层层叠叠,眼睛只剩下两条线,鼻子的线条也消失不见了,只在脸上留下两个圆圆的鼻孔。

    她的上颚也消失了,上牙床和人中粘合在了一起,牙齿暴露在外,很是瘆人。

    “这……”但是画上的女人的恐怖的脸,我越看越熟悉,不由得想起了在书房中看到的那份“整容协议书”。

    在那张协议书的后面还附带有一张照片,便是夏雪米毁容后的样子,不正是这幅画中的这个容貌畸形的女人吗?

    而在这女人的臂弯当中,也抱着一只同样丑陋的老鼠,而这只畜生也咧开了它的嘴巴,露出了尖利的门牙,显得既可怖又可恶。

    “一丘之貉?”我定定地看着这四个字,心中竟然生出了微微的怒火,“段雨林,在你的眼中,你曾经挚爱的优秀的女人,现如今已经和老鼠是‘一丘之貉’了吗?”

    我叹口气,忍不住摇头,“这对于夏雪米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痛彻肌骨的侮辱。”

    而当我走到第二幅画前面的时候,登时愣住了,再看那张贴在油画下面的标签——彼岸花。

    “彼岸花?”我念着这三个字,仔细思量,而再看向画布的时候,我才算弄清楚,在这上面画着的竟然是一朵朵鲜红的“彼岸花”!

    “天……”我不晓得该说段雨林画技高超,还是内心变态。

    当我看到这幅画的第一眼,我只是觉得在画布上画着的是一个个被酷刑折磨的“开了花”的人。

    但是若是稍微换个角度来看,则是一朵朵盛开的红白相间的花儿。

    “但是这两种花的颜色也太像血肉和脑浆的颜色了。”我伸出手去,在画布上抚摸着。

    我深吸了口气,突然想起了红色彼岸花的花语——恶魔的温柔。

    而在民间传说中,红色的彼岸花则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只是被一众的阴差遣返,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不限离去。

    众阴差不忍,便同意让它开放在这条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仅存的指引与安慰。它同样也是黄泉路上的路引,引领新死的亡灵走向幽冥之地。

    但是雪白色的彼岸花却是盛开在天界之路的,而它所代表的意思,便是新生。

    “那么将红色的彼岸花和白色的彼岸花画在一起,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呢?”我定定地看着这幅画,总觉得这其中肯定含着其他的意蕴。

    若说红色的彼岸花代表的是“地狱”,那么白色的彼岸花代表的便是“天堂”。

    而白色的花朵和红色的花朵相离如此之近,难道这意思是在说地狱与天堂,仅有一线之隔?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八个字,却在瞬间貌似领悟了这幅画的意义。

    “段雨林,你在经历了生活的波折之后,颓废堕落,凌虐妻子,但你最后究竟选择了一条什么路?在天堂和地狱的分界线上,你在最后究竟迈步向了哪里?”我深吸了口气,往前迈了一步,紧紧地盯着这幅《彼岸花》,不由得伸手触摸了一下。

    “什么?”但当我摸到画中那红色的以及白色的彼岸花花瓣的时候,却不由得心中一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