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巨婴诡面
    “咯咯咯……呵呵呵……”无数孩童的笑声传来,我不由得浑身震颤,头皮发麻。孩童的笑声原本是这个世界上最天真无邪的天籁,但此时这些笑声叠加在一起,一浪高过一浪,就仿佛是催命的咒魇。

    “妈的,装神弄鬼!”我作势就要从身上抽出龙雀刀,准备将身后置物架上的娃娃都清理干净,既然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全部将它们毁掉。

    但此时,我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再次石化了。

    “怎么回事?”拼命地活动着四肢和躯干,但发现如此均是徒劳,即使拼尽全力也以动不了分毫。

    “不好,又被定住了!”刚刚是在书房,这次是在儿童房,上次“黑毛怪物”的那一双诡异的眼睛,那么这一次定住我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身后的婴孩的笑声声势浩大,如海啸一般来势汹汹。

    我身子无法移动,双目不由自主地只能看着眼前的落地镜。

    正在此时,面前的镜子里出现了异象,我的脸在镜子中消失了!

    而身后那置物架上的一张张布娃娃的笑脸,也逐渐变得模糊。

    可当镜子中的景象渐渐变得清楚的时候,此时出现在其中的则是一个大号布娃娃的笑脸。

    “咯咯咯……呵呵呵——”这娃娃的笑脸朝着我慢慢靠近,它的一双眼睛似睁非睁似笑非笑,和那黑毛怪物的双眼一模一样,口唇边的微笑却带着一种入骨的阴邪。

    它离我越来越近,但我却丝毫不能移动自己的身躯,甚至连呼吸马上就要停滞了。

    “妈的……”我暗自咒骂了一声,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也即将破灭了。

    此时的心中甚是希望手腕处的小红点,能够再次传来一阵剧痛,这样起码可以让我的头脑保持清醒,但令人绝望的是,我渴望的疼痛却没再出现。

    “咯咯……咯——”但是这个巨大而阴邪的婴儿脸却离我越来越近。

    它似乎由“平面的”变成了“立体的”,整个儿从镜子里面探了出来。

    从它嘴巴里面发出的,原本天真的笑声猛然间变得凄厉,口角瞬间开裂了去,一嘴鲨鱼齿般的尖牙露出,这东西照着我的脖子便咬了过来。

    “去死吧——”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也不晓得自己从哪里生出一股怪力,四肢突然间可以移动了。

    但这张可恶又可怖的“娃娃脸”,也已然和我近在咫尺。

    “咻”地一声,我从口袋里面取出了那张“西真七白符”。

    按照余小游教我的步骤掐指驱诀,脱口而出一句符咒,“西真七白,华光金德。皓灵元老,煞肃伐责——”

    或许是这危险的情境激发出了我的潜能,出符、掐诀、施咒,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这张“西真七白符”带着“呼呼”地风声,直直地落在了巨大娃娃脸的额头正中央。

    “噼里啪啦……”窗外响起了一个炸雷,与此同时,屋子里面也一片电光火石,从巨脸娃娃的嘴巴里面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呼呼……”我喘着粗气,蹲坐在地,四肢百骸都恢复如常,但体力也消耗不少。

    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因为用力过度而略显惨白的脸颊,还有身后置物架上面那些“娃娃们”,它们脸上的表情已然恢复正常,诡异的笑容全然不见。

    “咔擦卡擦擦……”清脆地响声阵阵传来,面前的落地镜的表面蓦地出现一道从顶端贯穿到底部的细长的裂缝儿。

    而从这条裂缝儿上忽的生出许多细碎的,朝着四周开散而去的纹路,眨眼睛便碎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迸溅开来!

    这细小的碎片着实锋利,有几片深深地戳进我的皮肉里面。

    我咬牙将其拔出,疼的龇牙咧嘴,“草,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就在镜子碎裂的瞬间,身后竟然传来“噗噗咚咚”地闷响。

    我打了个激灵,转过头去惊叫一声,“妈的,还来——”

    却发现原本在置物架上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娃娃,竟然全部都掉落了下来,在地面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深吸了口气,我觉得此时要赶紧离开这个儿童房,因为不晓得这里是否还隐藏着其他的危险。

    那些娃娃有的滚落到我的脚边,仰着头睁大眼睛看着我,有的仿佛跳楼而亡的尸体一般趴在地面上,单看这模样也有够骇人的。

    我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慢慢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虽说暂时还搞不清楚,刚刚出现在镜子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在之前,余小游有告诉过我,但凡人形的东西,若是放置时间长,很容易沾染一些怨煞之气。

    难不成那个出现在镜子里的“巨型娃娃脸”,便是由于这些布娃娃,沾染了屋子里的怨煞之气生出的。

    这么想着,我走到了另一间屋子前,心里却没有了忐忑的感觉。

    或许是在这别墅里面呆的久了,对于压抑的氛围也产生了抗性。

    “吱嘎——”房门被推开,而这间房子里面的摆设更加简单。

    这间屋子里面几乎没有家居摆件,只有一个琴谱架,一个凳子,还有在墙上挂着的四把小提琴,但在应对着门的这面墙上,却挂满了一些荣誉奖章和证书之类的东西。

    我走到房间内,却发现琴谱架上面搁置的五线谱已然被损毁,几乎每一页都被画上了一个鲜红的“大叉”,并且还写上了侮辱性的词语,“怪物”、“丑鬼”、“畸形”…….这鲜红的字迹经过时间的风化,已然有些褪色的倾向了,但此时仍旧结结实实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深深地觉得,这些侮辱性的字体像极了段雨林的笔迹,难道他在失踪前的那段日子里,对于夏雪米只剩下本能的侮辱,和言语的暴力吗?

    我将目光转到了在墙上挂着的,那四把小提琴上面,一把奶白色的,三把胡桃色的。但当我走近一看,却发现这四把小提琴的琴弦均被挑断。

    “这些琴弦断裂的茬口儿如此整齐,绝对是有人故意破坏的!”想到此,我不由得转身回望那个琴谱架,爱屋及乌,恨一个人也是如此,他将对于妻子的厌恶也迁怒于这些小提琴。

    我取下其中一把胡桃色的小提琴,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虽然这把琴的外形简洁平实,但它却是世界十大名琴之一的“马吉尼小提琴”!

    这把琴以它厚实宽广的音色,巨大的声响还有丰富的共鸣而享誉全球。

    夏雪米是知名的演奏家,收藏这把小提琴也在情理之中。但我没想到段雨林竟然将这把琴的琴弦都给挑断了去,要知道它的价格几乎可以抵得上这一套别墅。

    叹了口气,我准备将手中的小提琴再挂回墙壁上,正在此时,手指却触及了小提琴背面的琴身处,在那里,我明显地感觉到有种凹凸的感觉。

    “嗯?这是什么?”我满怀疑问的将小提琴翻转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