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布娃娃的大屠杀
    因为此时被我拿在手中的是一份“整形美容协议书”,在“患者”这一栏上面赫然地写着——夏雪米!

    我的心忍不住猛地一颤,接着往下看了下去。在“病因”这一栏上则填写着——颜面部重度烧伤!

    “重度烧伤?”我心中默念,继而眼前一亮,“难道就是因为那场火灾,夏雪米才被烧伤的吗?”

    这份协议书上面将整容的规则和步骤写得很是详尽,而在协议书的最后还附上了一张夏雪米被烧伤后的照片,以及做了整容手术之后,用电脑模拟出来的一份“容貌恢复图”!

    “天……”当我看到夏雪米的那张被烧伤后的照片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回想起客厅中那张合影画像,画中的夏雪米五官清丽,就像是一朵淡然开放地小雏菊。

    但是照片上夏雪米却像一块伤痕累累的木头,她的发际线被烧的几乎要退到了后脑勺儿,脸上的疤痕就像一层层的梯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丑陋的轨迹,两个眼睛也变成了两条线。

    最可怕的就是嘴巴的位置,她的上颚已然消失,露出畸形的上牙床和牙齿,整张脸就好似一只变异的大老鼠。

    “怪不得这间别墅里面没有一面镜子?怪不得在她的梳妆台里面满是安眠药,她还要以酒送服!”我深吸了口气,如是想着。

    她是如此优秀的一位小提琴演奏家,长相气质均是出类拔萃,但这陡然生出的变故带给了她致命的打击,她不敢看自己的这张可怕的脸。

    在别墅中探查到现在,我将手头的线索串联起来,又做了一次复盘:失去了一条腿已然让段雨林变得心理扭曲,紧接着便是他事业上的“滑铁卢”,在这双重打击下,段雨林便开始向妻子施虐,从而来获得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但让他始料未及的事,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吞噬了妻子绝美的容颜……

    “我出不去,请你救救我!”我又想起了白纸上出现的那句话。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究竟是谁在求助我?是段雨林还是夏雪米?还是在这间别墅里的其他的“东西”……

    至此,别墅二楼的每个角落都被我给探查了一遍,深吸了口气,我走出书房,穿过走廊,准备上三楼。

    但当我经过那架三角钢琴的时候,心脏还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我害怕它会突然再响一声。

    好在即便我走到楼梯上,那架钢琴仍旧安安静静地矗立在那边,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我深吸了口气,自从进入这间别墅,我一直紧绷着自己的神经,再有突如其来的异常刺激,我觉得自己定然要崩溃。

    “哒嘎吱……”踏上木质楼梯的瞬间,这种瘆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种我极为讨厌的既要当心前方高能,又要小心身后异常的感觉再次袭来,我努力地挪动着步子,终于来到了三楼。

    但右脚刚刚踏上最后一层木楼梯,就觉得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

    “什么东西?”心下有些烦躁,伸手摸索出了脚下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闪了一个趔趄差点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此时我从脚下摸索出的竟然是两颗圆滚滚的眼珠!

    “妈啊……”禁不住身子一颤手一抖,这颗眼珠就被我甩到了一边,沿着楼梯“噗噗咚咚”地滚落下去,我则捂住胸口,尽量平复着狂乱的心跳。

    “防了一路的高能没想到在这儿等着我呢!”我摇头苦笑,但旋即却又觉得那颗眼珠貌似并不是人或者动物的眼珠,听它滚落下去的声音,好像用玻璃做的。

    深吸了口气,我安抚着自己的情绪,“想来肯定是自己大惊小怪了,也许是这别墅中的一些玩具摆件的眼珠,只是恰好被我踩到!若是连这个都害怕,怎么面对在前方黑暗中潜藏的真正的危险呢?”

    “那个刚刚在书房中将我锁喉的‘东西’或许正在前方的黑暗中等着我,若是我现在害怕了,不是正中它的下怀吗?”想到此,我便迈步往前走去。

    鬼知道此时的我头皮已经发麻了,三楼在迎着楼梯口的位置则是一条走廊。

    “呃……”即使刚刚已经给自己打过气了,但当我走到走廊中的时候,前脚还是停滞在了半空中。

    “不会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在走廊中的地板上几乎堆满了“布娃娃”!有大的有小的,有洋娃娃还有中国风的旗袍娃娃,有的面带笑容,有的面露微怒,还有的身上的零部件残缺。

    而在走廊的墙壁上却粘着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定睛一看这些都是布娃娃的一些“器官”,像是一只耳朵,一只手指,一只胳膊,一条发辫……

    见此情形,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那些还算完整的娃娃则直直地坐在地面上,双手双腿均呈“开合”状态,脸上的笑容骇人无比,我当真害怕这些东西会突然往前拱起身子,抱住我的小腿!

    但当我仰头往上看去的时候,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没想到在走廊的天花板上,竟然倒吊着好几个洋娃娃,它们的脚踝被绳子绑住,挂在天花板上,就好像一个个受刑的婴孩。

    那些娃娃的脸居高临下地朝着我看了过来,在对视的瞬间,它们的笑容变了形状,仿佛是在“哭”!

    “这里简直就像经历了一场‘大屠杀’……”我慢慢地往前走去,即使我已然很小心了,但是没走几步还是冷不丁地会踩到一些娃娃的眼球儿和残损的肢体。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布娃娃?”我慢慢地走着,却看到走廊一侧的墙壁竟然做成一个照片墙,不由得停下脚步,仔细地端详着墙上的照片。

    这些照片貌似是记录了一个小姑娘的“成长史”,第一张是在襁褓中的婴孩,应该是刚出生的。第二张是躺在摇篮里的百天照片,之后便是一个会坐着的小婴儿,而后是一个正在爬行的婴儿,到最后变成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姑娘……

    在最后一张照片的右下方还有一行字——我的宝贝段笙阳!

    “段笙阳?”我念出了这三个字,仔细想来她应该是夏雪米和段雨林的女儿,单看这小姑娘的面貌,生得冰肌雪肤粉雕玉琢的,眉眼间和夏雪米很是相似。

    “这些娃娃难道都是段笙阳的玩具吗?”我望着几乎将走廊铺满的娃娃,心中满是疑惑,“看来段雨林应该很爱自己的女儿,但即便真是如此,非要买这么多的娃娃才足以表达出自己的爱吗?”

    “这明明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我抚摸着这些照片,喃喃地说着,心中慢慢地升腾起一股酸楚的情绪。

    而正在此时,头顶上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异响。

    “怎么回事?”我正准备抬头探查的瞬间,一张笑着的娃娃脸倒着出现在我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