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以血当酒
    现在被我拿在手中的是一个“酒瓶”,只是在这酒瓶的木塞上,却插着一个“真空负压采血器”。

    酒瓶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但是瓶壁的大部分却呈现出一种深褐色,好像是有液体干涸在了酒瓶的玻璃壁上。

    我吸了口气,这分明就是血液干涸之后形成的颜色,难道说在这个玻璃瓶中原先装盛的是血液吗?

    玻璃瓶后面有个标签,我将瓶子翻转过来,却发现一个标签——温暖的酒。

    “温暖的酒?”我喃喃地念着,心下有些忐忑,不由得踮起脚尖看向了酒柜的最高层。

    “擦!这是有多变态?”我吞了吞口水,酒柜最高层上堆砌了密密麻麻的“真空负压采血器”,并且还都是用过的。

    我的脑袋瞬间嗡鸣了一声,此时我才算明白了“温暖的酒”的真正含义。

    若是将血液装在玻璃瓶中,和红酒的颜色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血液从体内抽出,是有温度的,因此才是“温暖的酒”。

    想到此,我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如若遭受电击。

    难道酒已经无法满足这对艺术家夫妻了?只能靠吸食鲜血才能获得一种别样的“快感”?

    “啪嗒!”正在这么想着间,一个东西从酒柜上方掉落到我的脚边,好像是一条吸管。

    我蹲下将这条吸管捡拾起来,却发现它的头部是和输液器相似的一个针头,管子并不算长,但管体内部,仍旧有干涸的血渍。

    我深吸了口气,顿时只觉得手中的这条管子有些眼熟。来回翻看了几遍之后恍然大悟,在一个国外的恐怖电影中,我分明有见过这条特殊的“吸管”!

    在那部电影中,受害人被牢牢地绑在一个铁架上,而另一个施害者便是将这条吸管的针头部位插入受害人的静脉血管,而后用嘴咬住吸管的另一端,像喝饮料般将受害人的血液从静脉血管中吸出。

    “这他妈还是人吗?简直就是个恶魔!”我慢慢站起,将真空负压采血器和吸血管再次丢到了酒柜的最上层,但目光却落在了酒柜的后壁上面。

    此时的我才发现,一行用油漆笔写出的字迹出现在后壁上——温暖的酒,让我陶醉。后面还有落款——dyl!

    我双腿一软,差点蹲坐在地,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属于段雨林的,喝酒已然不能满足他想要陶醉的**了,但是没想到“嗜血”的感觉却带给了他别样的陶醉。

    但是问题来了——这些血来自哪里?是动物的,还是人的?

    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再次警戒地环视着四周,脑子里猛地浮现出了一句话——活人之恶猛于鬼!

    我不知道段雨林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当他将这温热的血液倒入口腔的时候,内心已然被一种极大的满足感所充满。

    厨房已经被我探查完毕,将酒瓶摆放到原位,我关上了酒柜门,就朝着厨房门外走去。

    而此时,画心别墅一楼也没有可探查的房间了,从厨房走出,来到走廊上,往前两米不到,就是楼梯。

    “上去看看吧,应该有线索!”我拍了拍胸口,默默地给自己打气,抬脚迈步走上楼梯。

    “哒,嘎吱,哒,嘎吱……”每当脚落下的时候,木楼梯都会发出一声沙哑的回想。但不得不说,楼梯却是一个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我心中最为忌讳的位置。

    此时,若是楼上和楼下均有危险的话,我就要被两头夹击。

    最讨厌的就是唯恐前方高能,又不得不要小心身后。

    仅仅从一楼走到二楼,我的后背全然湿透,好在身前身后并未出现任何高能。

    二楼迎着楼梯口的位置是一个会客厅。摆放着欧式的茶桌椅座,还有一架钢琴。这应该是平日里喝下午茶的地方。

    不得不说,段雨林的生活品质很高,钢琴还是三角架式样的,单看牌子价格也绝对不菲。

    从会客厅走了进去,二楼就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段雨林夫妇的卧室,另一个则是他们的书房。

    卧室面积不算大,书房面积可着实不小,几乎抵得上一个微型图书馆了。

    “dou——”但就在我刚刚站在卧室门口的时候,身后的钢琴竟然兀自发出了一声响,我猛地回头,却并没有发现钢琴四周围有“人”存在的迹象。

    但钢琴的回应还悠悠地回荡在我的耳畔,刚刚那一声,百分之百不是幻觉!

    一般的家具在干燥的环境下,也会发出“哔哔啵啵”地声响,但钢琴的构造却断然不会出现自己发声的情况。

    它是演奏者通过按下琴键,牵拉到包着绒毡的小木槌,继而敲击钢丝琴弦才发出的声音。它刚刚突然发声,肯定是有人触动了琴键。

    “还是不准备出现吗?”我冷哼了一声,看来这个“东西”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它只是想慢慢地击溃我的心理防线。

    “好!咱们走着瞧!”我转过身来,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面的摆设比较简单,只是一张床、一架衣柜、一个梳妆台,但让人称奇的是,梳妆台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没有任何的化妆水和护肤品之类的东西,甚至连一面镜子也都没有。

    “还是没有镜子?”我摇了摇头,到底是镜子会让这对夫妻想起一些恐怖的东西,还是他们不想看到镜子里面自己的脸。

    并且段雨林妻子夏雪米的年纪刚好是爱美爱打扮的时期,她本身又是小提琴演奏家,为什么会连一件护肤品都没有呢?

    虽说这些都是不起眼的一些细节,但和他们的社会地位以及个人情况结合起来,却存在着许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而打开梳妆台的抽屉,里面被塑料瓶塞得满满当当,伸手从中取出一个,才发现这是些都是药瓶,标签上写着——阿普唑仑片!

    并且在这些塑料药瓶里面还有一个空酒瓶。

    “擦,这么猛,竟然用酒送服安眠药,真是不怕死!”我啧啧地叹了口气,如是看来,这些东西应该是属于夏雪米的。

    段雨林以血当酒来满足身心的慰藉,却不想他老婆更猛,用洋酒送服安眠药。

    要知道这种吃法,可是会对全身神经系统产生双重抑制作用,轻则嗜睡昏迷,重则呼吸骤停。

    “这两夫妻究竟遭遇了什么重大变故?他们在别人看来,貌似是外表光鲜的一对,但从别墅里的种种迹象看起来,此二人却仿佛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我轻轻地探口气。

    合上了梳妆台的抽屉,我慢慢地走到了卧室的床前,床上的被褥凌乱,在床单上面仍旧洒落着淡淡的血渍。

    “自从走进这个空间,就觉得血渍无处不在。”我抓住床单用力扯到一边,想在床上寻找有无其他的线索。

    “我的个去啊——”但床单下的情景,却把我惊得菊花一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