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不完美的世界
    在这栋别墅里面究竟存在着什么东西,我自是不确定的。

    但若是想要彻底探查出这里隐匿的内情,就需要面对黑暗中一切未知的危险。

    我壮着胆子走到卫生间门口,朝着里面张望了一圈,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卫生间里的家居上面也都被落灰覆盖,但这里除了一股尘土味儿,还有一股腐臭。

    仔细地嗅了嗅,不由得想起了刚刚在门口遇见的那位老太太,卫生间里的味道,和她嘴巴里面的味道有些相似,但仔细辨别了一下,貌似又有很大的不同。

    老太太嘴巴里面飘出的是一种尸臭,但此时在卫生间里充斥着的,却是一种肉类腐烂的味道。

    我慢慢地走进卫生间,循着那臭味往前走去,来到了马桶前,低头一看,差点吐了出来。只见马桶里面竟然溺死一只麻雀,在这只麻雀的尸体上爬满了蛆虫。

    “怪不得这么臭!”我烦躁地扇了扇鼻子,却听到一阵“吱吱”声从旁边的浴缸中传了过来。

    “哪里又有什么东西?”走到浴缸旁边,发现里面竟然有一窝刚刚初生的老鼠。貌似感受到有威胁靠近,这窝小老鼠聚拢在一起“吱吱”地叫着,浑身的皮肤是粉白的颜色。

    “这里已经成了啮齿动物的地盘儿了。”我轻笑着摇了摇头,马桶和浴缸只隔着一米多的距离,但一个里面是死亡的景象,另一个却装载着新的生命。

    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卫生间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高能”,看来刚刚那个从这里跑出的影子,应该是我的错觉。

    只是环顾了好几圈,却发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在这间浴室里面,竟然没有镜子!如此缺失的一个细节,让我觉得很是奇怪。

    段雨林和夏雪米都是艺术家,两个人也均属于高颜值人群,按理说他们应该很注重个人的外貌,为什么在浴室里面会没有镜子呢?

    “好奇怪……”我喃喃道,但在转身的空当,却瞟见了面前的浴室矮柜的门微微裂开,一只脚从里面伸了出来。

    “谁?”如此的一幕,把我给惊了一下。

    一个惊悚的念头悠悠地从心底冒起——在这面前的浴室柜里,是藏着一个人,还是一具尸体?

    我试探着清了清嗓子,但那只脚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不由得心一惊,“难不成是一具尸体?还是……鬼?”

    由于搞不清楚浴室柜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须臾之后,我咬紧牙关,快步向前走去,伸手抓住了那只脚,猛地抽了出来。

    “啊!”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仍旧忍不住惊叫一声,此时被我抽出的竟然是一条小腿的假肢。

    “天呐!”我暗自嗟叹了一声,将这个假肢放在我的腿边对比了一下,才发现是右侧小腿的假肢,但看这假肢的造型,应该是男性的义肢。

    “这是谁的义肢?”我仔细观察着手中的义肢,却发现它的触感竟然格外的细致,几乎就是真人的肤质,并且在义肢的腿弯处,还有一个环套。

    我深吸了口气,突然认出我拿在手中的是一个进口智能仿生假肢。

    这种义肢通过这个腿弯处的感应套和大腿相连,感应套中有一枚可充电电池和一对电极。

    当使用者产生活动小腿的想法时,大脑信号会被感应套中的电极收集起来。

    电极将大脑信号传递给位于仿生义肢背部的一台微型电脑,再由电脑向义肢上的运动神经发出指示,从而让义肢按照大脑的指示活动,会让使用者的动作显得更加自然协调,当然了这种义肢的造价也绝逼不菲。

    “这会是段雨林的假肢吗?难不成他遭遇了意外,被截肢了吗?”正在这么想着,我又发现这义肢上面布满了用烟头烫出的孔洞。

    这套义肢少说也有十多万,单这皮肤都是仿真材料制作的,为什么要用烟头烫出孔洞呢?翻转过来,又发现义肢背面刻着一些触目惊心的话语。

    “去死吧,死跛子”,还有一行小字,我眯起眼睛,轻轻地念了出来,“在不完美的世界中,一定要努力追求完美!”

    深吸了口气思绪慢慢地倒退,段雨林是阳城有名的画家不错,但是在他失踪的前几年,有关于他的新闻和曝光度就少了很多。

    难不成在那段时间里,段雨林当真遭遇了意外失去了右腿小腿吗?

    若是按照这个逻辑,我大概也弄明白了为什么这条假肢上面会有这么多的烟头烫出的孔洞。

    段雨林是如此追求完美的一个人,即使这个假肢真的很智能,但绝对不会像真腿一样没有瑕疵,他肯定会对这个东西心生厌恶。

    “我们原本就处于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又何必强逼自己如此完美?”我摇了摇头,正准备起身,忽然觉得后背上一股凉意来袭。

    “嗯?”但转头看去,仍旧空无一物。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若说刚刚在客厅中看到的那个影子是我的错觉,还是有可能的。

    但此时朝着后背上袭来的凉意,却是我实实在在感觉到的。

    定然是有东西从我后背经过,才引起了卫生间里气体的流动。

    处在一个较为封闭的空间,行动虽然受到了局限,但感知力也会提升好几倍。

    别墅里的黑暗依旧浓郁,透过夜视镜看过去,一切的东西都笼罩在一片绿光中,更增添了几分毛骨悚然。

    这里断然存在着其他的东西,而且有很大的可能这个“东西”并不是人类。

    “要镇定!该出现的时候,它肯定会出现的!”咬了咬嘴唇,我慢慢起身。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一边探查别墅,一边陪你捉迷藏好了!”我将龙雀刀牢牢地握在手中,伸手拍了拍口袋里的那几张符箓,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从卫生间里走出,朝着客厅另外一侧走去,来到了厨房。

    欧式的橱柜和内嵌式冰箱上面也落满了灰尘,显得这些家具均灰头土脸的。菜架上面的蔬菜由于放置时间太久,叶片已然不见,只剩下一根根干涸的菜茎。

    绕着橱柜转了一圈,才发现刀架上面空空如也,没有一把刀具。

    “这是闹哪样?厨房里竟然没有刀?”我深吸了口气,越来越搞不清楚这对艺术家夫妻在失踪之前究竟遭遇了什么?

    厨房里的一切都被我探查了一番,最后,我来到了酒柜前,打开柜子,发现里面摆放了满满的空酒瓶。

    “这些都是度数很高的烈性洋酒。”看着酒瓶上面的标签,我自言自语。

    “艺术家们都这么喜欢喝酒吗?”眨了眨眼睛,不由得想起一句话——酒被艺术家们喝到口中就像往身体里注入了鸡血,但最终会变成小便排出体外。

    “那是?”慢慢地仰起头,却看到酒柜最上方放着一个特殊的玻璃瓶,可当我踮起脚尖把它拿下来的时候,浑身如过电般猛地一颤。

    “靠,要不要这么变态……”我的牙齿都不由自主地磕扣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