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画心别墅
    我发动车子,风驰电掣般驶离了城隍庙,好在一路无事地到达了网吧,打开门,一溜烟地钻进了隔间。

    定了定神,我打开取来的那张纸,这纸白的刺眼,上面仅有一行血字——我出不去,请你救救我!

    “出不去?”我觉得这一次的求助比上次还让人摸不着头脑,“发生了什么事情,求助人是被人拘禁了?还是被困在了哪里?”

    翻转纸张,在纸的背面却还有一句话——丙申年五月十五子时入凤舞九天小区“画心别墅”,洗冤昭雪。

    我深吸了口气,任务一次比一次难,并且每次写在纸上的话语,就像是一道难解之谜。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刚刚晚上九点半,我可以先在网上查找下有关于凤舞九天小区和“画心别墅”的事情。

    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上输入“画心别墅”四个字,出来满满一堆信息。

    原来这座别墅位于阳城北郊的“凤舞九天”小区,这个社区规划就是建造高档别墅,但只建成一期大概二十栋左右,便因为资金链断裂烂尾了。

    这件事情当初在阳城闹得是沸沸扬扬,而那个开发商也几乎将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都压在“凤舞九天”的项目上,却没想到赔的吊蛋精光,他最终负债累累跳楼身亡。

    我浏览着网页,上面大多数的内容都是有关于“凤舞九天小区”的负面信息。

    “黑心开发商,跳楼难平众怒,希望他们家户口本上的人通通死光!”看到这则帖子,我吞了吞口水,顿时觉得如此诅咒堪称一绝。

    “开发商暴力强拆,小区地下冤魂无数!”我耸了耸肩膀,看来这应该是当初拆迁时的知情人。

    而接下来的信息则让人看了之后直打哆嗦——凤舞九天小区内仅剩下二十栋栋别墅,但由于小区整体荒废,周遭缺少配套设施,那些别墅也大多被业主们往外出租,而租户们用这些别墅来供奉自家亡人的骨灰盒。

    “擦,现在还流行这么玩呢?”我嗔目结舌,但细细想来还算是有道理,如今阳城墓地本就紧张,好的风水位更是被炒到了高的离谱的价格。

    将那些别墅租下来当做放置骨灰盒的地方,也着实为一种不错的选择。

    “这哪里还是小区啊,简直就是墓地!”我摇了摇头,接着往下浏览,却被一则帖子给吸引住了目光。

    这则帖子所写的就是关于“画心别墅”的事情,这栋别墅是“凤舞九天”一期第10号别墅,也是阳城著名画家段雨林的住宅。

    当别墅落成之际,开发商以极低的价格将此别墅出卖给段雨林,为的就是以他的名气吸引其他的客户来“千金买邻”。

    却不料最后闹了个资金断裂,楼盘烂尾的下场。

    而两年前的某天,开发商跳楼身亡没多久,段雨林一家也神秘消失了。

    “我出不去,求你救救我!”我盯着白纸上的这行血字,字迹的颜色仍旧是血液干涸后的痕迹。

    到底谁向我求助?他人被困在哪里?段雨林一家已经失踪了,为什么还要我去画心别墅里面探查……

    无数的问题好似幽灵一般缠绕在心头,我深吸了口气,看来要想把一切弄清楚的话,只有去到“画心别墅”中才可以找到答案了。

    “笃、笃、笃”网吧大门有节律地响了三下。

    我心头一惊,将龙雀刀背在身后,走到门边问了句,“谁啊?”

    “顺子,是我!”门外传来余小游的声音,我赶紧将门打开。

    余小游穿了一声笔挺的西装走进屋内,头发锃光瓦亮,浑身香气逼人。

    “擦,你这是……”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余小游点了点头,“顺子,我去接女朋友宵夜,汽车借我用。”

    “不要!”我斩钉截铁,“你肯定又是寻花问柳,如果欠下花债,人家肯定会往我车上泼粪。”

    “怎么不相信人呢?我真的接女朋友宵夜。”他说着打开了手机,翻找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生一袭白裙,背着书包,清纯到极致。

    我本想把他推向门外,但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让我改变想法。

    “车借你可以,但你得再给我免费画几张符。”我抖了抖眉毛。

    余小游满口答应,转身回到风水店中提笔就画。

    过了一会儿,他便将两张符交到我手中,一张是“西真七白符”,另一张则是“役龙符”。余小游还耐心地将符咒教给了我。

    “咯咯咯……”正在此时,一阵孩童的笑声传来,我回头看去,却发现闹闹正在我身后的地板上仰头笑着看向我。

    这小家伙现在已然是一个正常周岁孩童的模样,双臂似藕,脸如圆月,很是可爱。

    “对了,忘了跟你讲了,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闹闹就可以成为你的‘护法童子’了!”余小游起身将闹闹招呼到那块木片中。

    “给你!”我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余小游,他也将面包车的钥匙交给了我。

    但在他发动车子的时候,却将头从车窗中钻出对我说,“顺子,我也不知道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儿,但假如哪天你真的扛不住了,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一瞬间,我竟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这家伙虽说“五毒俱全”,但为人还蛮仗义,算是我为数不多的一个朋友。

    我点了点头,冲他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走吧!”

    雪弗莱轿车绝尘而去,我回到网吧隔间收拾了一番,看到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要出发了!”我带好装备走出网吧,发动了余小游的面包车,车子震动地像个哮喘病发作的患者,就在一路晃荡中,朝着北郊的驶去。

    那边的路线我并不熟悉,只好打开了手机导航,地图显示我现在的位置离那边将近有10公里。

    车子刚刚行驶了3公里,就下起了大雨,更可恶的是,这辆面包车的扫雨刷竟然又坏掉了,能见度在此时降至更低。

    “他妈的……”我不由得咒骂一句,有些后悔和余小游换车子。

    好在现在时间已经晚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本就稀少,慢慢前行,也无大碍。可就在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却从大路进入了一段泥泞的土路。

    面包车本就破旧,在这样的路段行走,我只觉得自己都要被颠吐了。

    “还剩两公里!”看了眼手机导航,我鼓励自己再咬牙坚持一阵。

    但当我的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挡风玻璃上的那一刻,却发现前方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影。

    “啊——”我赶紧刹车,但此时已经过了安全距离。

    车身猛地一颤,就听到“咚”地一声,再往外看去的时候,只是一片茫茫的雨幕,但我明明感觉到自己好像撞到了人。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就有正事在身,却不想半路就出事儿。

    单下车绕了一圈,别说人了,连个石块都没有发现,周遭只是一片泥淖。

    “难不成是我的错觉?”我心中如是想着。

    可转念又一想,“不会被我撞到车子下面去了吧?”

    我从车上拿出手电筒,往车下照去,当我看清楚车下的“东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