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尸体蜡像
    朱能的脸上出现了微微的担忧,“这个我需要向薛先生做一下汇报,自从东少出事之后,那里就被他封禁了。”

    他说完就起身去打电话,此时我叫住了他,“等一下!”

    “帮我查一个叫‘井容秀’的女人,她前些天刚去了阳光疗养院去应聘护工!”我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朱能点了点头,“好的蒋先生,我这就去安排!”

    他说着便打开门出去了,这家伙的行动能力很强,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可以做到薛少康的特助。

    半个小时候,朱能走进房间,“薛先生同意您去凤湖别墅探查,另外查找‘井容秀’一事我也交代下去了,两天之内给您回复。”

    我们俩刚刚从会所走出,就看到一辆崭新的雪佛兰轿车停在门口,朱能再次打开手中的文件袋,“蒋先生,这个是凤湖别墅的钥匙和结构图。”

    停顿了一下,他又从里面取出一把车钥匙,“这是这辆车的钥匙,薛先生讲您探查辛苦,给您配了辆车。另外您母亲也已经到了薛先生在临市的疗养院。

    “麻烦你们了!”从他的手中接过钥匙,我开门发动车子,不由得感叹薛少康的财大气粗。

    “我提醒您一下,凤湖别墅的地下室您最好不要进去,里面并没有什么线索!”说到此,他冲我不自然地笑了笑。

    我点了点头,旋即开车离开。

    现在是下午四点钟,我找个地方吃了口饭,便朝着凤湖开了过去。

    凤湖位于阳城的七环开外,那里虽说风景秀丽,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企业前去开发。听朱能说薛韵东特别喜欢这个地方,所以薛少康干脆在这里买了块地,给他建了一所临湖别墅。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命丧于此。

    到达凤湖别墅的时候,刚刚五点左右,我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坐在车里观察着周遭的环境。

    八点刚过,天色才彻底黑透,确定旁边无人,我才从车里走出。

    之前的我对于黑暗有一种本能的畏惧,但此时的我却觉得黑暗倒是一种天然的保护色。我深吸了口气,再次将夜视镜带好。

    这座别墅并不算多么奢华,但显得颇为精致,只是荒废了许久,无人打理,枯枝败叶已然在篱笆上落满。

    钥匙在锁孔中转动,我开门进屋,扑鼻而来一股尘土的味道。

    进门是客厅,里面的装饰风格却极为简约,家具均是原木打造。沙发、茶几、桌椅,甚至连茶具餐具都是木头所制。

    薛韵东生前喜欢木雕,听朱能介绍这些东西大多都是他自己制造。

    “这是?”虽说这些木头家居装饰做的还算不错,但墙壁上挂着的图画却让人不敢恭维。

    只见墙壁上的画上面均画着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丑陋的女人。不仅五官粗陋,皮肤也好似风干的橘皮。

    一般来说,这种原木的家居风格都适合在墙上挂上风景画。

    “即便是挂人物画也不能是这种‘丑女’啊……”我摇了摇头,或许是自己的欣赏水平有限,有些时候艺术家的视角和常人肯定不同。

    走到一楼楼梯处,我看了看图纸,在楼梯的旁边还有一扇门,若是打开这扇门的话还可以通往地下室。

    我不由得想起朱能今天提醒我的那些话,还有他脸上露出的不自然的笑。

    他原本就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为什么在提及这间地下室的时候要特意交代我,并且还笑的那么不自然呢?

    “我一定要去看看!”摆弄着手中的钥匙,我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当踏上那木质楼梯的时候,脑子里面又浮现出了宏圣医院的地下停尸房的情景,貌似一切阴邪诡厄的东西都很可能藏在地下室中。

    “哒哒哒……”脚步声回荡在通往地下室的空间中,我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凝视着我,忍不住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从楼梯上走下来,面前有一扇皮帘子,轻轻地掀起,一股浓重的尘土味刺激着鼻孔,我走进地下室忍不住咳嗽几声。

    “咳咳咳……啊——”但当我抬起头来看到地下室中的情形后,生生地止住了咳嗽,换做了一声尖叫。

    “擦!”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薛韵东的艺术究竟有多么变态!”

    地下室中摆满了蜡像!还有一个工作台,以及熬蜡油的机器。

    按理说艺术家将地下室当做工作室还是很正常的,但这蜡像的造型,却让我觉得好似身在地狱。

    一共十尊女性蜡像,但这十尊蜡像的造型却让人胆战心惊。

    第一尊蜡像是一个被绑在铁架上的女人,她上半身赤果,但一把匕首却深深地插到它的眉心处。

    第二尊蜡像是一个吊着的女人,它左侧手脚的拇指被绑在一起悬吊了起来。

    第三尊是一个坐在地上的女人,她两条腿的膝盖被挖了去,只剩下两条血洞。

    第四尊是一个站着的女人,但她却被一根钢管从头到脚贯穿了去……

    一共十尊蜡像,我从这些蜡像前慢慢地走过,却发现这些女人的面容像极了那个客厅墙上画中的“丑女”。

    我着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丑女可以成为薛韵东艺术作品中的女主角。

    转了几圈之后,并未在这间地下室中发现任何线索。

    只是觉得若是薛韵东经常将自己关在这里创造如此作品的话,他内心是否会崩溃。但不得不说,这些蜡像的造型还是很具“仪式感”的。

    “一个正在受刑的‘丑女’!”我深吸了口气,“他究竟有多恨这个女人!”

    我不由得想起朱能告诉我,之前薛韵东是有恋爱过的,只是后来和女朋友分手。他颓废了好一阵子,那件事情对他的打击也蛮大的。

    “或许他心里恨极了女朋友,才将她的形象丑化成这样的,他跟女朋友之间发生过什么?”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猜想,想要搞清楚这家伙的死因,就要全方位了解他这个人。

    我决定走出地下室跟朱能打个电话,正在此时第一尊蜡像不知为何却向前方倒来,它的脸竟然倒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擦!”虽然明知道这东西是假的,但由于它做的比较逼真几乎和真人无异,我第一反应就是一脚将它踹到一边。

    “噗通!”蜡像歪在一侧的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什么?”我拍了拍肩膀上的蜡屑,停住了脚步,“怎么会是这个声音?”

    蜡像的制作一般需要雕刻模型、倒模、脱模三个过程。蜡像一般都是空心的,只需要外面的一层壳即可。但刚刚这蜡像倒在地上的时候,却并不是空心的。

    这具女尸的蜡像趴在地上,周遭还有一些磕碰下来的蜡屑。

    我走过去将女尸的身子翻转了过来,却发现它脸上竟然被磕碰下来不少蜡屑,并且里面竟然隐隐约约露出了人类的皮肤!

    “这是……”我取出龙雀刀,慢慢地将这些蜡屑刮下,却发现在这竟然是一具女尸。

    “我的天呐!”我被惊住了,饶是以为薛韵东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只是酷爱另类艺术,却不想在他的地下室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活人蜡像”!

    我走到其他的蜡像前,慢慢地用龙雀刀刮着,果不其然,表面的一层蜡屑刮下,露出了人类的皮肤,甚至还有一个一不小心被我给刮掉了面皮。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薛少康给我的资料肯定有不尽不实的地方,但若是我想查清楚薛韵东的死因,则必须知道他所有的隐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