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未平又起
    “楚江王,你要断狱洗冤啊——”我昂头高呼,地上的缝隙不大,但那鬼爪的数量却急剧增加,我体力不支,任由这些鬼东西把我和余佳往下拖去。

    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但这阿鼻之狱只是裂开一线的位置,便传出了振聋发聩的鬼怪哭嚎声,简直比上次的石压地狱高出千倍不止。

    “嗡啊吽——”一声宏大的梵音传来,带着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即使我的耳膜已然被这一声喊叫整的轰鸣不已,但那些鬼爪却猛地散去,地面上的那道裂缝也悄然合上。

    回头看去,却是一脸和善的地藏王菩萨和白衣翩翩的崔府君站在法堂大门处。

    刚刚那声梵音定然是地藏王菩萨发出的,想到此我双手合十向他作了一揖。

    “阿钰……”在看见崔府君的瞬间,楚江王秒变小迷妹。

    “呃……”崔府君尬笑在当下,他向陆判施礼,“今本为我当值,有劳陆兄。”

    陆判鼻翼向两边张开,鼻子就像一只展翅的大鹏,他收起判官笔,“不打紧!”

    楚江王转眼看向地藏菩萨,“喂,老秃,你今天不会又要来掺和吧,罪鬼余佳所犯之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记录在生死簿上,并且这小子咆哮公堂,按照《阴间律法》也应一并处罚,不得姑息。”

    “善哉善哉,楚江王所言极是,然有果必有因,蒋顺为九幽讼师,对于此事他已经进行查冤断狱了,何不让他把这些罪鬼的冤情陈述一番。”地藏不紧不慢地说着。

    楚江王胸脯饱涨,但碍于崔府君在场她也不好发作,只是咬牙切齿,“行,那就请这位讼师陈词!”

    我示意余佳脱下一身皂衣,她胸口处的夜修罗印记已经栩栩如生。

    “什么?”当看清楚这图案之后,楚江王和陆判都呆若木鸡。

    “夜修……”陆判嘴唇蠕动轻轻吐出这两个字,旋即紧紧闭上。我有种感觉,这阴司之人定是都知晓夜修罗的,但不晓得是什么缘故竟然对此噤若寒蝉,它是多么恐怖的一个存在?

    我深吸了口气,示意余佳将皂衣穿上,“余佳生前为人所欺,含药出血身亡,而其心地温良,被夜修罗教唆,才对江哲男等人,施以毒手。”

    “哦?”楚江王双眉紧蹙,“是何人对你教唆?”

    余佳声泪俱下,“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他让我称呼他为‘乌先生’!”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回想起在宏圣医院的那个长袍男,没想到他不仅在宏圣医院做出如此惨绝人寰之事,却也教唆余佳将山江中学变成一座废校。

    顿了顿,我接着说了下去,“虽江哲男为一个花心渣男,龚言琳等四人凌霸他人,但均受到了惩罚,若只罚表面,不究其本,地狱之罪鬼只会越来越多!”

    我的话刚刚说完,地藏王菩萨便接了上去,“是啊,到那个时候恐怕九幽会怨气大盛,直冲霄汉,会生出大事!”

    “那依你之意?”楚江王双目炯炯地看着我。

    “彻查夜修罗,杜绝此事发生!”我回答地很是干脆。

    崔府君点了点头,“蒋顺所言极是,恳请楚江王大人准予地藏王菩萨将这些罪鬼带至枉死城,每日予其身罚,让其悔行思过,还原人性中原本的温善纯良!”

    不得不说,崔府君这句话简直就是神助攻,楚江王听闻此言脸颊上竟然飘过两朵红云,“那就听阿钰的!”

    对于楚江王的表情,陆判嗤之以鼻,对着崔府君冷哼一声,“你个小白脸。”

    楚江王先行退堂,我则走到了江哲男的身边,“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说着,我从身上摸索出那封从城隍庙中取来的求助信,“这封信是你写给我的吧。”

    白纸上只有一句话——快救救我,我不想被吃掉!

    江哲男看了看,一脸茫然,“这不是我写的。但我被杀死之后却一直在心中喊着这句话。”

    “那怎么……”还想问下去,右手手腕上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我猛地跪在地上,才明白是老婆婆在提醒我——刚刚我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喂,装死讹诈吗?”陆判将我一把提溜了起来,他两米多的身高像是一座小山,正在此时,地藏王菩萨带着这一行六人离开了。

    看来那求助信是老婆婆放在城隍庙里的,但她的能耐那么大,想帮江哲男大可以直接去帮,为什么要让我去呢?

    还有夜修罗之前和阴司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提到它的时候,阴官鬼吏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

    “小子,走吧!”陆判提溜着我走到法堂门外的那座桥上,我回头巴巴地望着崔判官,他冲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想再看见你,滚蛋!”正说着,陆判就想把我丢到桥下。

    “等一下……”我回过头笑嘻嘻地看着他,“陆判大人,请您以后不要再用这一双大鼻孔瞪人了,好吗?”

    陆判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臀部,我整个儿飞了起来,朝着桥下落去。

    身子急速下落,双腿猛然间一使劲儿,我醒了过来,拿过手机一看,此时已经早上八点。

    “终于回来了!”我伸了个懒腰,但想到在阴司法堂中差点落入阿鼻地狱那一幕,仍旧觉得心有余悸。好在暂时保住了余佳,使她没有落入无间之地。

    “夜修罗,你害了那么多人,我一定要揪出你们!”我握了握拳头。

    手机“叮”地响了一声,又显示我的银行卡里多了一比40000元的存款。

    酬金竟然比上次多了一半,我不由得佩服起这老婆婆的神通广大。

    但对她的身份则更加好奇,为什么阴司之人都称呼她为“老八婆”呢?

    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手机又响了起来,接起之后是薛少康的助理朱能打来的。

    他问我考虑的怎么样了,薛董事长那边一直在等我电话。

    我没有答应,只讲自己还在考虑中,会尽快给他回复。

    这么说并非我害怕浩盛集团,而是我担心再给自己引来一个强大的敌人。

    起床洗脸刷牙准备去吃饭,手机又响了起来,我还以为又是朱能,谁料竟然是疗养院刘欣悦医生的电话。

    “喂,是蒋先生吗?请您现在迅速来趟疗养院,阿姨出现了紧急情况……”她的声音颤抖无比,竟然还带着哭腔。

    我打了辆车直奔疗养院,三十分钟后,就来到老妈的病房门口。但没想到除了医生和护士外,竟然还有警察。

    “蒋先生!”刘欣悦拉住了我的手,她双眼通红,“您先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很努力了,阿姨她……”

    说到这里,她竟然轻轻地抽泣起来,我的脑子“嗡”地一声,继而大声发问,“我妈怎么样了?你说啊——”

    “阿姨她脱险了,但刚刚真的吓死我了!”她说着又捂住嘴巴。

    我滴个神哎!跟这姑娘说话,就跟坐过山车一样,心脏几乎都能蹦出口腔。

    “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着急了!”我冲她歉意地点点头,“我想去看看她。”

    但刘欣悦却一把拉住了我,“蒋先生,您先别去,警察正在病房里勘察,我还有事要告诉您,阿姨这次的出现了窒息的情况,是因为有人拔了她的氧气管。”

    “谁?”我心头一紧,虽说妈妈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但她各项生命体征也算是平稳。

    但猛地出现突发性窒息的情况,想来也是人为!

    “是谁?”我深吸了口气。

    刘欣悦擦了擦眼角,“阿姨出现突发性窒息大概是50分钟前,我们调查了监控,唯一有作案时间的就是新来的护工——井容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