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驭鬼师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生硬起来,透着警察本能的威严。

    我立直了身躯,跟着他来到了监控室,里面已经有两名警察在等着了。

    “坐下!”他虎着脸指着电脑前的凳子,这语气就仿佛是在命令警犬。

    因着有其他警员在场,即使我心里很不爽但仍旧坐了下来。

    而包颜明则在电脑上调出了一段视频。

    “按照时间推算,你已经制服了那个企图伤害吉雅萱的护士,但为什么还要往外跑呢?你在追谁?”包颜明死死地盯住了我。

    我吞了吞口水,心下有些紧张,这家伙从中学时期就把我当做了情敌,照今天这个情况看,他是想对我公报私仇啊!

    “不是有监控吗?”我耸了耸肩膀指了指电脑,“你们不会自己看,还问我做什么?”

    “你……”包颜明咬牙切齿,“别他妈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此话一出,他便被旁边的一位看起来年纪大一些的警察给劝了出去。

    但不管其他的人怎么询问,我就一口咬定自己在走廊上狂奔是因为尿急。

    因为我心里明白的紧,我追的不是“人”,但怪力乱神类的东西即使说出来,警察也不会相信的。

    凌晨一点,那位老警察通知我可以回家了。包颜明一副踩到大便的表情,“你小子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能抓到你的小辫子。”

    我正准备反唇相讥,还未开口一辆车开到我们面前。

    车窗降下,宋雨萌看了我一眼,“要留在这里过夜吗?”

    我笑呵呵地上了车子,冲着包颜明挥了挥手,“帅哥,需要夜宵给我电话啊……”那家伙瞪圆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几乎要吃人。

    我想询问宋雨萌,为何会突然打电话提醒我浩盛集团的行事风格。

    深吸了口气,我终于开口,“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宋雨萌专心开车,并未看我,只是淡淡地回了句,“那就不要问。”

    我吞了吞口水,只有把即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一路无话,直到了网吧宋雨萌才淡淡地说了句,“好自为之,不要作死!”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时候不是我自己想作死,而是麻烦如影随形,怎么都绕不开。”

    打开网吧大门,却不料余小游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大玩游戏,旁边还摆放着泡好了桶面脚下也堆了许多零食包装袋。

    “喂——”我大吼一声,“我道是哪个贼,原来是你个王八蛋,你怎么会有大门钥匙?”

    “这……”余小游一脸尴尬,他转动着眼珠或许在想着怎么圆满地撒个谎。

    “说不说,否则我告你入室盗窃!”此话一出,余小游便乖乖地掏出了网吧大门的备份钥匙。

    我一把从他手中抓过,余小游正要开溜,却被我叫住,“我有事儿问你。”

    点燃了一支烟,我将刚刚在中心医院急诊科里发生的事情向他和盘托出。

    “这个嘛……”余小游长长地吁了口气,“好像是跟驭鬼师有关系。”

    “驭鬼师?”我有些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余小游拆开一包零食,慢慢地道来:自古修道之人都喜欢豢养灵鬼之流,加以培养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尤其是婴灵,自古便是最佳之选,然而在选择对象的时候,也并非个个合适,需找寻身具慧根的魂灵,才是最重要的。就像闹闹这样的婴灵很是少见。

    “但慧根是一方面,有些时候也需要看这些鬼物有无反骨,若碰上心本邪恶的鬼物,你用心栽培就等于养虎为患,保不齐还会反噬其主……”余小游喝了口水,“所以啊,有些修道之人便用一种特殊的方术,将鬼物的感官之脉和心性之识给封住,让这些鬼怪成为‘提线木偶’,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思去行事,这些人便成为驭鬼师。”

    我深吸了口气,“原来养鬼之术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余小游点了点头,“但驭鬼师之流也是有很大风险的,要想牢牢的驾驭住鬼物,必须要将那鬼物和自身的命格融合,那么身体必将被鬼物阴气所侵袭,很容易皮开筋裂,我小时候见过一个师伯,他便因为偷学‘驭鬼之术’为师门所驱,但他本人也被这邪术给整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那是什么样子呢?”我随口问了句。

    余小游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浑身的皮肤都崩成一块一块的,但他也算厉害,自己竟穿针引线把这些伤口都缝合起来,啧啧啧,简直不敢想象……”

    “什么?”听到余小游如是说,我猛地站了起来,不由得想起刚刚追着那道身影跑到医院大门的时候被人猛推了一下。

    回头来看,是一个满脸“蜈蚣疤痕”的拾荒老者。

    我当时只是以为那老头容貌奇异,但此时听余小游说起驭鬼师的样貌,不由得联想起拾荒老头的脸和那一条条“蜈蚣形”的疤痕。

    若是身上出现伤口,自然需要缝合,但痊愈拆线之后,可不是要留下那“蜈蚣形”的疤痕。这么说来,那老头并不是一个拾荒者,而是一个驭鬼师?

    “你怎么了?”余小游诧异地看着我,“怎么一惊一乍的。”

    回过神来,我赶紧摆手说没事,但却又追问他是否还记得师伯的样貌。

    “那时候我才三四岁,早就记不得了。”余小游使劲地摇着头。

    但仅凭这一点还无法认定拾荒老者就是驭鬼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今晚在急诊科室里发生的一切,和浩盛集团有脱不了的干系。

    我不由得想起了躺在疗养院里的妈妈,更加确信了一个想法,妈妈当年突发的怪病,或许就是遭了浩盛集团的“黑手”。

    “浩盛集团的手段当真横跨阴阳两道。”我眯起眼睛。

    眼下肯定要为吉雅萱寻一处安全的养伤之地,我便将这个想法告诉余小游。

    “喂……”余小游抖了抖眉毛,三八兮兮地看着我,“是不是上次你领我去的那间茶社的女主人啊,我说你最近怎么总被一些脏东西缠着,原来是外面欠了‘桃花债’啊?”

    我瞪了他一眼,他适时闭嘴,天光微亮,我俩便开上那辆面包车和我一起去医院接吉雅萱。

    “我还真有合适的地方,你放心,到了那个地方,这些脏东西根本都进不了身。”余小游信心满满。

    “别吹了,到底是哪里?”我好奇发问。

    “我师父的‘回春堂’,表面上是一家中医馆,实际上也是一家风水店,别的不敢说,那老犊子的道行可是一等一的。”余小游伸出大拇指。

    我点点头,“对,揍你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

    可想了想我仍旧问了余小游一个问题,“喂,你师父不是那种喜欢小萝莉的‘欧吉桑’吧……”

    余小游白了我一眼,“边儿拉去,我师父没那癖好。”

    此时已然是早晨七点,但急诊科室还残留着一些危险气息。

    当我们进到吉雅萱的观察室中的时候,她警戒地看了看我们。

    “走吧。”我微笑着看向她,“今天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疗养。”

    顺利地办完出院手续,我们开车带她来到位于城西的回春堂,这是一座青砖白瓦的四合院,四周围环境清幽,余小游让吉雅萱先呆在车上,我们俩先去见见余则成说明情况。

    “这妹子一等一的漂亮,不施粉黛都这么迷人。”余小游在我耳边低语。

    “咚咚”余小游伸手叩门,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余则成那张“扑克脸”出现在门口。

    “师父……”余小游怯生生地喊了句。

    老余头当头一张扣在脑门儿上,“小王八蛋,你是不是又欠了花债,找我要钱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