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重新选择
    “小子,你干什么?”白无常眉毛倒竖,“小心我在阴司奏你一本妨碍公务!”

    “救救她。”我指了指余佳,此时的她身形已然消散了大半。

    白无常白了我一眼,“开什么玩笑,这是天意。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让开——”他说着举起哭丧棒,作势要打我。

    我握紧了龙雀刀,横在他面前,做好了要跟他战斗的打算。

    “豁!”白无常后退一步摇了摇头,“你这臭小子还真是把硬骨头。我告诉你,想救她也可以,拿你十年的阳寿来换,可愿意?”

    “我愿意!”我脱口而出。

    白无常的长舌头差一点又要落下,他一把扶住,“小子儿,你可别忘了,三天之后要在阴间法堂进行会审,即使你现在救了她,也不能保证她那个时候可以安然无恙,保不齐再判个‘魂飞魄散’,你这十年阳寿可就……”

    “不要废话了!”我抬头定定地看着白无常,“我已经说过了,我愿意!”

    白无常点了点头,举起哭丧棒朝我的头上猛敲了一下,顿时一股抽筋断骨般的疼痛传至周身,我倒在了地上蜷缩成球。

    隐约间,看到白无常手中托着一团幽蓝色的火焰般的东西,装在了他随身的口袋里,继而又从中摸索出一颗玄色的药丸。

    “嗨,这可是你自己选的!”他轻叹口气,走到了余佳旁边,将那颗玄色的药丸放入她口中,继而转头看向了我,“这是回魂丹,她会没事的。”

    周身的痛楚慢慢地减轻了去,我从地上爬起,但余佳仍旧闭着眼睛,身形却更加暗淡,即使吃了回魂丹也没有好转。

    “喂……”我伸出手来一把抓住白无常的衣领,“她怎么还没醒?”

    白无常急得大叫,“我怎么知道,你快放手……”

    “你他妈是不是卖假药的,还是给她吃了麦丽素啊?”我大吼着。

    可正在此时,身后却传来了余佳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救我?”

    转身过来,却发现余佳已经站在身后。

    “还敢说我卖假药的……”白无常嘀咕了一句,用哭丧棒将她引至队伍后面。

    余佳一直都在看着我,仿佛在等待我的回答,但她眼睛中的情绪十分复杂。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白无常摇动着铃铛,可他却发现余佳仍旧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我,他上前呵斥,“喂,你怎么不走,是不是想死在这里?”

    她好像一定要等到我的答案,我深吸了口气,微笑着看着余佳,“我只是想让你重新选择一次,仅此而已。”

    余佳转身过去,跟着白无常往前走去,“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此时,雨滴全然停止,它们的身影消失在一团迷雾中。

    片刻之后,山江中学迎来了新一天的曙光。

    熹微的晨光照耀在破败的校园中,驱散了昨夜的阴霾,我希望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随着那场大雨一起埋葬。

    “咦?这是什么东西?”低头的瞬间,看到地面上有一本书,这书还是古代装帧样式,打开之后,却是一页页的白纸。

    “难不成是白无常掉落的?”我很确定在白无常出现之前,并未看见地上有此物,但为什么翻遍全本却找不到一个字?思虑片刻,我还是将这书揣在身上。

    翻过锈迹斑斑的铁门,我找到了余小游的面包车,经过一夜风吹雨打,车上泥水满布,就像是一颗大号的变蛋。

    我轻笑着摇了摇头,“估计余小游个神棍又该讹我钱了。”

    开车回到网吧的时候,时间刚好早晨六点半。我直接挂出了“歇业”的牌子,开了一夜高能备战模式,我已然困顿至极。

    躺在床上信手翻看着那本“无字书”,觉得无聊便放在枕头下,又翻了会手机,发现吉雅萱刚刚更新了朋友圈。

    “给自己一个崭新的开端!”这句话下面还配了一朵花的图片。

    我眯起眼睛,这朵花我认得,是天堂鸟,它的花语代表“自由和幸福”!

    困意来袭,我在迷迷糊糊中睡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

    抓来手机,店里的小工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赶紧回了过去,告诉他今天不用上班,工资照开,他很是疑惑,连忙问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我叫他不要多想,他做的很好,只是我今天累了。

    起床泡了杯泡面,我去对面余小游的风水店还车。

    “王八羔子——”可还未进店门,就被一声爆喝给惊呆了,幸好我的前脚还未迈到门内,从门缝处瞧了进去,却发现余小游背对着我跪在店里祖师爷的雕像前,他的后背上已然被抽打出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印。

    而在他的旁边却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手中拿着一根荆条,颤抖着指着跪在地上的余小游。

    我一眼认出这老头就是余小游的师父余则成。

    我还打趣余小游说一听这名字,就觉得你师父是谍战专家。但没想到这老头的刑罚也当真严苛。

    “我的脸面要被你这个王八蛋给败光了,人家上门去向我讨你的花债,你个瘪犊子……”老头气得胡子一抖一抖,那根荆条再次没头没脸地朝着余小游落了下去。即使作为旁观者的我都觉得后背剧痛。

    “师父我错了……”余小游声音打颤,“下次不敢了。”

    “你他妈还有下次啊!”老头说着照着余小游的身上就是一脚,“看老子不杀了你个狗日的。”他说完朝着门口走来,吓得我赶紧躲到一边。

    看着老头走远,我才敢进风水店,余小游则趴在床上一边低吟一边咒骂老余头,“老不死的老王八蛋老瘪犊子……”

    我站在他背后饶有兴趣地听着,或许意识到了什么,余小游的咒骂声渐渐小了下去,慢慢地转头继而尖叫了一声猛地从床上弹起。

    “啊——”他惊慌失措,但看清楚是我之后才稳住身形,“兄带,你别站在身后当死人成不,我还以为那老犊子又回来了。”

    我摇了摇头,将车钥匙拍在他床边,“你欠花债,打死活该。”

    “你还讲我!”余小游从床上跳下,因为用力过猛疼的龇牙咧嘴,他一把拉开床板,里面藏着一片小木块,上面还贴着一张奇特的符箓。

    “为了藏你这小鬼仔,我可是连老犊子都没敢告诉。”放下床板他猛地凑到了我的身边,双目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脖颈。

    “干嘛啊?”我一把推开了他,“你可别这么盯着我看,我可没有欠花债。”

    “嘻嘻嘻……”余小游一脸贱笑,“你是没有欠花债,被女鬼‘种草莓’了?”

    我这才想起昨夜在山江中学的操场上和余佳对战的时候,被她双手死命地掐住了脖子,肯定是因此才被余小游发现了一些端倪。

    “别胡说!”担心暴露太多,我便准备离开,可余小游却叫出了我。

    “兄弟,我知道你有些时候肯定身不由己,但若是你扛不住了,一定要告诉我。”从余小游的双目中,我读出了一种真诚。

    点了点头,我走出门去,正想回店里好好睡一觉,正在此时,手机“叮”地一声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我想见你!”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发信人却显示“吉雅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