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诗中藏意
    但若是想探明黑暗,就必须先将自己沉入黑暗!

    按照这些蚯蚓爬行的方向,我踏上了通往三层的楼梯。

    三楼是物理实验室,沿着这些蚯蚓所组成的“爬行曲线”我来到了一扇门前,这个房间没有标牌,但这些蚯蚓却从门和地面的缝隙中爬了进去。

    在这个房间里面,究竟有什么在等待着我?

    吞了吞口水,我颤抖着握住了面前的门把手,“咔擦”转动间,房门被我推开,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面前的情景还是把我惊到了。

    这个房间中空荡荡的,但是靠着墙壁的位置却跪着一个“人”,他的脖子被一条绳子吊着,绳子的另外一头拴在了一个立起的铁架上。

    “这是……”我壮着胆子朝前走去,离近之后才发现跪在地上的不是真人,而是一个塑料人体模型,但不知为何,这模型的脸却被利器刻的面目全非。

    它双腿跪地,脖颈被吊起,双手竟然朝上托举。

    “它在赎罪……”,看到这副情景,我脑子里面不由自主地蹦出了这个想法。

    刚刚出现的那几个女生,都是在死亡之前大声喊出“我错了”,而面前的这个模型却仿佛是在受刑以请求宽恕。

    “这些难道都是蚯蚓的复仇吗?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那种和真相只差一张纸的感觉再次涌入我的心头。

    正在此时,我也注意到人体模型的后背上仿佛刻有字迹。

    “这是……”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它,仔细地辨认着那些字。

    “欲奏江南曲,惭当哲匠后。

    提笔男儿事,正直死尤忌……”读完之后,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会有人在一个人体模型后背上刻了一首“五言律诗”呢?

    重复了读了两遍之后,我心头一紧,才算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会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寒意从脚心直直地涌上天灵盖,“这到底是谁刻的?他们之间究竟有多大仇怨?”

    这首诗从表面上看就是一首普通的五言律诗,但若将每一行的第三个字竖起来看的话,那就是四个字——江哲男死。

    之前只见过藏头诗和藏尾诗,这中间藏意的诗,还是第一次见。

    屋子里面没有了其他的线索,我将这首诗拍下,转身便要往门外走去。

    “恩?”但就在前脚刚刚跨出门的瞬间,却觉得自己的有肩膀上貌似有东西压在上面。但我却不敢贸然转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瞟向那里。

    “嘶……”可当我看清楚落在右肩上的东西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竟然是一只塑料手!”

    难道是那个模型人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吗?

    “该怎么办?”冷汗簌簌而下,但我知道现在铁定不可以转身。

    “嘿!”我足底发力,朝着门外弹跳而去,转头的瞬间,却看到那个模型人竟然朝我紧追了过来。

    刚刚它站在我的身后,离我俨然不到一步的距离。

    “跑!”脑子里面只剩下这一个主意,我从实验楼三楼一口气跑到一楼,但那个模型人却对我紧追不舍,身后的脚步声貌似越来越近。

    暴雨倾盆,校园的地面滑腻无比,我不敢转头,更不敢有丝毫停歇,一口气跑到了教学楼中。

    “高二三班!”我一头扎进这个房间,旋即便把班级门紧扣。

    我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跑来这里躲藏,但潜意识中,在整个诡异的校园里,也就这个位置才能给我些许的心安。

    躲入了角落里的桌子下,这里是余佳的座位。额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窗外的雨声依旧,但那种死寂却又将我包围的紧紧的。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终于打破了这种死寂,它逐渐靠近,我心脏的跳动再次加快了许多。

    这脚步声的节奏十分均匀,不用想,肯定是那个模型人追了过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走到班级门口的时候忽的消失了。

    我心中一惊,难不成是那东西停在此处了?它能感觉到我在这里吗?

    “咚咚……”班级门被晃动了几下,好在我把门反锁住,从外面是打不开的。

    “哒……”脚步声越来越小,想必是那东西打不开门,便从这里离开了。

    按照常理推测应该是这样,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慢慢地从桌子下面探出头来。可这一看不要紧,我还真是被惊住了,顿时冒了一身冷汗。

    那模型人根本没有离开,它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竟然紧贴在窗户上,仿佛在观察着教室里面的情况。

    我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片刻之后,这东西终于转身离开了。

    “应该是没有发现我吧……”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我的心才慢慢地放宽来。点燃了一根烟,稍微稳定了下情绪,我思考着该怎么继续探查。

    “已经凌晨三点了!”我看了看手机,但此时还没有丝毫的头绪。

    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了,若是查不出个所以然,鬼知道老婆婆会怎么惩罚我。

    看着手腕上的那个小红点,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正在此时,在讲台一侧悬挂着的电视机,却突然发出了声响。

    我抬眼看了过去,电视机上竟然还兀自出现了图像。

    “这是……”我坐直了身子,仔细地看着电视上面的画面,不由得吃了一惊。

    伴随着一曲哀怨婉转的纯音乐,电视上竟然滚动播放着江哲男的照片。

    骑着山地车的江哲男,做笔记的江哲男,和朋友玩闹的江哲男以及球场上英姿飒爽的江哲男……

    最后出现在屏幕上一句话——你的背影,最美的风景!

    可就在此时,画风陡然一转,一片打骂和尖叫声传来。

    而电视上面突然出现了四个女生在围着一个白衣女生殴打的场面,看周遭环境,好像是在学生宿舍里。

    “贱女人……”那四个女生朝着中间的那个白衣女生没头没脸地抽打着。

    白衣女生静静地坐在地上,仿佛一尊雕塑,任由那些女生施暴,好像对于现在的一切她已经习以为常,长发被打的披散开来,盖住了她的脸。

    “贱女人,竟然敢打我男朋友的主意……”打头的那个女生怒气冲冲地朝着白衣女生的身上踹了一脚,雪白的t恤上面顿时留下一个鞋印儿。

    “呸,不要脸!”其他女生见状也纷纷朝着白衣女生啐去,白色的t恤上眨眼间留下了许多脚印儿。

    这还不算,为首的这个女孩儿竟然一脸得意洋洋,“来啊,帮我把这女人的衣服给扒下来,她不是喜欢被男人看吗?”

    其他女生会意,当即嬉笑着一起动手去撕扯白衣女生的t恤。

    “不要啊……”白衣女生撕心裂肺地哭喊,“求求你们不要啊——”

    但即便是这样,那几个女生依然没有停手,不一会儿她整个身体都被整的赤条条的。这还不算,为首的女生竟然招呼着其他人来拍照。

    “来啊,拍照拍照,传到咱们校友群里,让大家都饱饱眼福……”另外一个女生举起手机。

    “不要——”此时白衣女生穿好衣服,伸手就要抢夺那部手机,却又遭到了这群女生的殴打。

    “找死啊贱货……”她们一边殴打一边辱骂,“连江哲男的主意你都敢打,真是拉蛤蟆想吃天鹅肉。”

    白衣女生被打的惨叫连连,好一会儿,或许这一个女生都打累了,她们方才罢手。

    为首的那个女生的脸上突然挂着邪恶的笑容,“天鹅肉你肯定是没得吃了,但我可以让你尝尝其他另外一种味道,把她给我拖到卫生间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想想都让人觉得发指,“花季的少女,不应该是温暖纯良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