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死亡情况说明
    我吞了吞口水,猛然惊起的炸雷响彻云霄,也把我震得耳鸣了。

    不能确定刚刚出现在镜子里的情景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现在摊在我面前的只有这一地的镜子碎片。

    身体仿佛被注射了兴奋剂,心脏就在此时又开始狂跳不止。

    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虽说不能按照常理来解释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我若是慌乱了,肯定会出大事。

    “我没看到!”在心中一遍遍地默念着这句话,我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小时候,妈妈告诉过我,假如看到了某些让自己恐惧的东西,就认定自己没有看到,这样子便不会害怕了。

    几分钟之后,我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走到楼梯口处看了看实验楼的楼层分布图,却发现实验楼一楼竟然做为学校医疗保健用的。

    而二楼则是生物化学实验室,三楼是物理实验室。

    “还是从三楼往下探查吧!”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听到“吱嘎”一声,楼梯口左侧的那扇门竟兀自打开了,我当即警觉了起来。

    “嘎嘎……”房门先是裂开了一个小缝儿,继而渐渐越开越大。我抬头看向门头上的标牌,上面写着“存档室”!

    不晓得为什么,虽然我已经确定从三楼往下探查了,但此时却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个房间里估计会有一些重要的线索。

    龙雀刀已经被我握在手中,敏感度在此时达到了最大极限。

    当我打开这间存档室的房门,一股陈旧的味道迎面而来。

    环视了一圈,这个房间中只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两个文件柜,其中一个文件柜中空空如也,灵一个文件柜中却放着一些白纸。

    我伸手将那些白纸取出,仔细翻看,心脏不由得微微一惊。

    只见这些白纸的页眉处均打印着几个醒目大字——死亡情况说明!

    吞了口口水,着实没想到,这所白金学园竟然有好几名学生身亡。可细细看来,却发现这几张“死亡情况说明表”上面的信息着实与众不同。

    在患者姓名这一栏上写着6个数字,第一张上面写着142341。并且这几张姓名这一栏上的数字还是连号。

    “姓名可是极为重要的一项,为什么要填写6个数字呢?”我咬了咬牙齿。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6个数字代替的应该是学号。想来也应该是这样,若是在一间学校里面发生了伤亡事故,学校自然想用一些隐语。

    让人意外的是这几名死亡学生的性别均是女性。

    我接着往下看着,死亡性质——自杀,死因则是突发性精神失常。但具体情况这一栏却是空白的。原本是十分严肃的一个东西,为什么填写的如此潦草呢?

    又扫了眼文件柜,却发现在最内侧的位置竟然还有一张纸,我伸手取出,却发现这张纸并不是“死亡情况说明”,而是“在校学生诊疗记录”。

    姓名这一栏上面依旧填写的是学号,往下看则是检查经过——尿hcg检测。

    而最下面则是初步诊断意见:早孕六周。我的心“咯噔”一下,女生的年纪刚刚只有17岁。

    “天……”我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手一抖,那几张“死亡情况说明”掉落在地,我赶紧弯腰捡拾,却发现其中一张纸的背面写着一句话——“祝福”要来了吗?

    这字迹颇为遒劲有力,应该是个男生写的,最有可能便是校医。

    在这里祝福两个字又是加引号的,我不由自主地联想起那句话——诅咒,是弱者对于强者的“祝福”!

    在那个神秘帖子中,诅咒的意思等同于祝福。若是将这个意思带入那个帖子的话,就变成——诅咒就要来了吗?

    我只觉得一股凉意充斥着我的骨髓,弱者对于强者的诅咒究竟是什么呢?这几个人的具体死亡情况又是如何。

    看来在这所曾经的白金学园当中,肯定隐匿着极为恐怖的东西。

    慢慢地收好这些纸张,又在一层查看一圈,确定这里没任何可深挖的东西之后,我便踏上楼梯来到第二层,这一层分布着生物实验室和化学实验室。

    “地上怎么会有血滴?”低头的瞬间,我看到地面上的血滴,这些血滴连成一条线,仿佛组成了二层走廊上一道路引。

    它们滴落在地呈放射状,就好像是一朵朵糜烂的花。

    心中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难道是余佳遇难了吗?”

    虽说我和她只是萍水相逢,但今夜在这个魅影重重的校园里面,她应该是除我以外唯一的“活物”!如是看来,十有**是她受伤了。

    我正想开口喊“余佳”,又发现地面上的血滴朝着一侧拐了去,消失在了二层的一扇门前,我抬头一看,门上的标牌写着——饲养室!

    “这应该是饲养实验动物的地方。”我吞了吞口水,血滴竟然在这个房间的门口消失,难不成是余佳走进这个房间了吗?

    我试探性地推动着房门,但却不想这房门竟然被锁死了,纹丝不动。那种让人窒息的死寂再次铺天盖地袭来。

    “余佳……”我伸手拍打着房门,“你在里面吗?你有没有事?”

    同样没有回应,我的声音在校园中回荡和大雨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很多个恶鬼在咆哮着。

    难不成在这个校园的黑暗处还躲藏了一个超级变态,他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我们,等到余佳落单之后才对她下了手?

    “吱吱咂咂……”此时从这间屋子里面却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叫声,这所学校已经荒废了两年,难不成在这饲养室中还有活物吗?

    我慢慢地走到饲养室的窗户旁,朝屋子里面看过去。

    发现屋子里面,在和窗户相对的另外一侧,放置着一个半人多高的透明的饲养缸,而在这缸内则饲养着很多小白鼠。

    或许是空间有限,小白鼠的数量繁多,它们情绪十分躁狂,那叫声也越来越大。看到这幅情形,我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小白鼠一直都是最佳的实验动物。可这些小白鼠们却仿佛癫狂了一般在饲养缸内露出了凶戾的嘴脸,相互之间竟然也开始撕咬了起来。

    此时天空中又一道闪电滑过,将饲养室中的一切都照亮了,我这才发觉在饲养室的一个角落里面竟然站着一个人,还是一个女的。

    “余……”心头一沉,我才发觉这女的根本不是余佳。她留了一头齐耳短发,穿着短裙套装,定定地站在那边,就仿佛是一尊雕像。

    若不是那个闪电,我根本发现不了她,但现在问题来了——她究竟是人还是鬼?正在这么想着的瞬间,这女的竟然有了动静。

    她机械地往后退了两步,竟然猛地跪在了地上。

    我眯起了眼睛,此时看的清楚,在她的前面竟然还有一张桌子,而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容量差不多有1l的玻璃瓶,里面则装了一种暗黄色的液体。

    短发女的跪在地上,竟然朝着桌子上的这瓶液体叩拜起来。这模样虔诚无比,就仿佛是在叩拜真神的信徒。

    “这是在干嘛?”心下正在疑惑间,这短发女慢慢站起,小心翼翼地将那瓶液体双手护在胸前。

    她这动作极为连贯,仪式感也很强烈,仿佛这玻璃瓶中装的是“圣水”一般。

    下一秒,她跪在了地上,搓动着膝盖在地上“走”动着,因为穿着短裙的缘故,她裸露的膝盖与地面剐蹭,留下了两条触目惊心的血迹,一直到饲养缸旁边。

    “她到底想做什么?”我惊骇不已。

    但就在此时这短发女人的头却朝着我的方向慢慢地转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