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我不想被吃掉
    我自是大气都不敢发出,夜修罗的阴狠已经领教过了。这家伙也是“夜修罗”的人,最好不要跟他发生正面冲突。

    但此人不管从身形还是声音上来看,都不像是杀死马卫东的那个黑袍人。应该是“夜修罗”其他的鹰犬。

    “恩?”他离脏衣筐越来越近,虽说我头顶上有几件衣服,但也不敢保证他不会发现我。

    “会不在在这里?”他嘀咕了一句,旋即伸手朝着我头顶的脏衣服抓了过来。

    “不好!”我心脏一紧,自己估计马上就要暴露了。

    那只手眼瞧着就要落在我头顶的脏衣上,见此情景我迅疾地站起,朝着此人的裆部就是一拳。

    或许黑暗和危急真的可以激发人的潜力,这一拳稳准狠地打在了他的裆部,他来不及躲闪朝着后方倒跌而去。

    我深吸了口气,赶紧朝着房门位置跑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脱身,为“夜修罗”效力的家伙,都不能被称之为人,简直就是一个个怪物。

    可谁料那家伙竟然迅速弹起,疾风骤雨一般朝我奔来,“你他妈找死——”

    “你们不要埋伏了,他要杀人了……”我急中生智,在房间中大吼大叫。

    来人顿时停下脚步警惕地防备着四周围,他自然也害怕这里有潜藏的威胁。

    我趁机开门逃了出去,但身后的脚步声已然近在咫尺。我没想到那家伙的爆发力竟然这么强大。

    “嘿!”但听得一声低吼,后背之上瞬间有千钧之重,这家伙竟然将我扑倒在地,我顿时动弹不得。

    “我杀了你……”他压在我的背上,一只手锁住了我的胳膊,我的喉头也被他另一只手给扣住。现在的形势十分不妙,若不想办法突破,只有死路一条。

    我竭尽全力想要弄出一些声响,但不知为何,这层楼的住户没有丝毫察觉。

    这家伙加重了手劲儿,像怪物一般低吼出三个字——“去死吧!”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就听到背上的怪物传来一声惨叫,“啊——”紧接着死扣住我喉头上的那股力道瞬间消散,我大口地呼吸从地上爬起。

    却不料此时站在我对面的竟然是宋雨萌,她手中还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刀上倒刺翻卷。

    “你是谁?”这家伙的后背被刺了一道深长的血印,衣服破开,在他的后背上的纹身显露出来,竟然是我在宏圣医院草地上看到的那颗人头雕像!

    发觉自己现在已然是腹背受敌,这家伙竟然从身上摸索出一葫芦,葫芦里面传来“砰砰砰”地声响,貌似里面有活物。

    “挡我者生不如死——”此话一出他就准备拉开葫芦。

    见此情形我马上就要朝他扑去,“夜修罗”的邪术吃人不吐骨,我不能让宋雨萌受到伤害。

    一阵警笛声传来,那人的手原本要拔开葫芦塞子顿时立在当下。

    “你……”他对着宋雨萌怒目而视。

    “你要么现在离开,要么等着警察上来扫楼!”宋雨萌说的干脆,这家伙冷哼一声朝着安全通道跑了过去。

    “你报了警?”过了一会儿,我问宋雨萌。

    她摇了摇头,长吁了口气,“我要感谢那辆刚刚路过的警车。”

    宋雨萌开车将我送到网吧门口,刚刚那一番经历回想起来仍旧惊心动魄。若不是她出手相救,我已经遭了那家伙毒手。

    “谢谢你!”我由衷地说了一句。

    宋雨萌摇了摇头,轻吐了一句,“废话。”

    她摸索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我,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你究竟在做什么我没兴趣知道,但你也不要认为自己死不了!”她说着递给我一张照片。

    我接过一瞧,不由得后背发紧。这张照片上的位置正是宏盛医院的地下暗阁,而那口禁锢吉雅拉的玻璃缸的四周围溅出不少水渍,两排脚印从玻璃缸处走到暗阁外。

    就仿佛有人从玻璃缸中钻出跑到了外面,如是看来只有一个可能——这脚印应该是吉雅拉留下的。

    不,我现在都不晓得该不该把她定义为人。

    “她真的跑了?”我嘀咕了一句,却发现宋雨萌定定地看着我。

    她深吸了口气,将照片从我手中拿回,“你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便示意我下车。望着远去的车子,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尽快找到吉雅拉,不能再让她落入夜修罗的手中。

    第二天,已经是阴历五月初一。早晨我还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手机传来“叮”地一声响。

    抓起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手机短信显示我的账户中刚刚存入20000元整。

    正疑惑间,却又想起那晚老婆婆告诉我的话,若成为“九幽辩护人”则有较为丰厚的报酬。

    那八个罪鬼在我的辩护下已经安然无恙,看来这就是老婆婆口中的报酬。

    “不错!”我啧啧称赞,“没想到阴司的代理费也还算不低,若这么干下去,房租和妈妈的治疗费也算有了着落。”

    起床开门做生意,但是到了晚上八点钟我仍旧把客人都打发走了。

    “小李,今天放你假,先回去吧。”我冲着小工点了点头。

    今天是初一,我必须要去城隍庙神像座台的后面的抽屉中,去取求助信。

    晚上九点我来到阳城近郊的城隍庙,若说起来这里还算我比较熟悉的一个地方。小时候老妈经常带我来这进香上贡。

    夜晚的城隍庙,静的让人心中发慌。偌大的院子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我借着月光来到大殿前,好在大殿中的有一盏长明灯是亮着的。

    “深夜叨扰,还请城隍爷莫怪……”我将手中的三炷檀香拿到长明灯处点燃,对着城隍神像拜了三拜。

    “啊!”但当我抬起头时,却发现神像的眼睛貌似眨动了一下,搞得我鸡皮疙瘩登时立起。转头看去,却是长明灯烛光跳动,光线明暗间,估计产生了错觉。

    “我自己都快是妄想症了。”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来到神像座台后方,这里有一个古式矮柜,我将抽屉打开,从中取出了一封信笺。

    “取到了!”心头一喜,本想拆开来看。但这里也不是看信的地方便赶紧出门拦了辆车子再次返回店中,刚进隔间,我就迫不及待地拆开。

    “快救救我,我不想被吃掉!”偌大的白纸上只有一行红字,单看这句话貌似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仔细回味,却细思极恐。

    “难不成写这行字的人是被吃了吗?他遭遇了什么?食人族?”我拍了拍脑袋,再看着红字的颜色,却又很是奇怪,这不是一般的红墨水的色泽。

    倒像是用人的血液写出,干涸之后成了这个样子。

    “这老婆婆也是,即便让我去调查冤情也好歹讲清楚时间地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鬼知道在哪里?”心下有些烦躁,手腕处的那枚小红点的位置却又开始火烧火燎,我手一抖,那张纸掉落在地,反面翻了上来。

    “这是?”我赫然发现,这张纸的反面竟然还是有字的。

    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丙申年五月初一子时,入山江中学!

    “山江中学……”喃喃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看来这就是今天晚上我要去调查的地方。而上面讲的很清楚,让我今天夜里十二点到那里,我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我还有点时间来做一些准备。

    上网查询了下山江中学的信息,我只记这是一家白金贵族高中。而两年前突然宣布闭校,顿时引起一片哗然,可最后却也不了了之。

    上网一搜,传言简直五花八门。但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均是捕风捉影之流。

    可倒是不少人讲这所白金高中的“校园欺凌现象”极为严重,在学校中竟然学生们自行将集体划分为“黄金”、“白银”、“青铜”三个级别。

    其中“黄金”级别为富二代阶层,“白银”级别为“高知二代”,最惨的则是“青铜阶层”均是平民阶层,自然是被欺凌的对象。

    而方式也十分让人发指,除了常规的谩骂、殴打、扒衣侮辱,甚至还有人被逼生吞排泄物。

    “天……”我咬了咬牙,接下来却看到一则十分奇异的帖子。

    “诅咒是弱者对于强者的‘祝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