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神秘来人
    “什么?”即使心中已然猜出了**分,但听到这话却仍旧有些吃惊。

    “前几天秋云南的尸体在宏圣医院被发现,经查没有亲属,警方按照惯例搜查了她的家,但当时找的是开锁公司,并没有她家钥匙。”宋雨萌说。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谢谢你,我自己想办法。”

    正准备挂电话宋雨萌却突然说了句,“晚上十点我在秋云南家门口等你。”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我很是困惑,“你去干嘛啊?”

    但话刚出口,那边已然挂断了电话。

    晚上十点,我准时来到了明珠小区6号楼1单元801室,宋雨萌一袭黑衣站在门口。见我过来并不搭话,只是从口袋里面摸索出一个形状奇特的铁片,捅入门上的锁眼儿之中。

    “卡擦卡擦……”锁眼儿处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宋雨萌的手指却是灵活异常,看得出来她貌似是这方面的老手。

    一声脆响传来,房门“吱嘎”一声开了,我正想走进去却被她一把拉住。

    “把这个穿上!”她递给我塑料鞋套和手套,我惊讶于她的心竟如此细致。

    穿好进屋,她递给我一个手电筒,“这里虽说没有布控,但最好不要开灯,用手电筒,再者不要留下你的指纹,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谢谢你!”我由衷地说了句。

    宋雨萌点了点头,“我先回研究所了。”

    “等一下!”看她就要离开我赶紧上前一步,“你平时是不是看谁家没人,就喜欢研究谁家的锁啊?”

    “无聊!”她白了我一眼,继而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先回去了。”

    她往外走出,轻轻地帮我带上房门。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丫头刚刚应该有话想跟我讲,但貌似心存顾虑似的。

    摇了摇头收回思路,我开始探查起秋云南的家。

    这是一套两居室,面积不大,但地中海式的装修风格却让人觉得十分清新。

    我来到卫生间中,只有一套牙具,没有男士的剃须刀之类的用品,这不禁让人生疑,秋云南在死的时候已经足月产婴了,即使在她怀孕的那段日子里,还是一个人独居的吗?

    那么问题来了,婴灵闹闹又是她和谁的孩子呢?

    在屋子里面探查了一番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男性的线索,难不成这个男人的身份比较特殊不能公开吗?

    重新回到客厅,我来到鱼缸的位置,鱼缸里面已经没有水了,我伸手摸去在底部的砂石下面摸到了一个盒子,打开来看竟然是一个笔记本。

    “看来她真的有东西想告诉我。”我蹲在地上打开了这本笔记本,前面的章节都是一些心情日记,大致是她和一个男子相爱,并且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初为人母的喜悦,但越是往后文字风格越是阴暗。

    “什么?”当我翻到这一页的时候却彻底地呆愣住了。

    “张良山,我敬你爱你,愿意做你背后的透明人,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要让我把腹中的生命扼杀……”我深吸了口气,眼前浮现出秋云南清秀可人的脸庞,却怎么也不能将她和那个满脸油腻的张良山给扯到一起。

    原来婴灵闹闹的父亲就是那个家伙,他究竟有什么魅力?

    接着往下看,我的心则更加生寒,秋云南坚持要生下孩子,不管有无名分,但即使张良山单身却也不愿跟其结婚,更不愿让孩子出生。

    看到此处,我的脑子里面猛地蹦出了一个猜想——难不成秋云南并不是分娩大出血意外死亡,而是被张良山害的。

    要知道张良山和夜修罗之间可有脱不了的干系,否则也不会为他们提供炼制“夜修罗圣婴”的便利条件。

    有些时候,人心的险恶简直比恶鬼要可怕千倍百倍。

    再往后翻看则是有关于“吉雅拉”的一些记录,出乎我意料的是,吉雅拉跟秋云南竟然还是同窗好友,但却不想两人竟然都遭此横祸。

    “我很傻,但没想到雅拉竟然比我还天真,她竟然怀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的孩子,还是个双胞胎,但那个男人也失踪了。产期临近,雅拉总喜欢坐在窗边,她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早晚要上刑场’……”

    这是日记的最后一页,看完之后我心情沉重地合上。回想起吉雅拉那边被禁锢在那个玻璃缸中的情景,她隆起的小腹一起一伏,仿佛有怪物想从里面钻出,如是想来肯定是夜修罗想将她腹中的双生子炼制成“夜修罗圣婴”。

    但在警察赶到之后为什么会没有发现她的尸体?她的尸体究竟在哪里?

    想到此我不由得后背发凉,若是她再次落到夜修罗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一阵脚步声从门外的走廊处传来,越来越近,走到门口却停住了。

    “是秋云南的邻居吗?”我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丝毫动静。

    “咔擦,卡擦擦……”脚步声停止,却传来了钥匙插入锁眼当中的转动声。我瞬间打了个激灵——有人来了!

    环顾四周还好鱼缸对面有一个大号的脏衣筐,我躲入其中将一两件脏衣服顶在头上,在关掉手电的瞬间,房门打开,我大气不敢出,只是凝视着门口的位置。

    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从外形来看,应该是一名男性。

    他一袭黑衣,穿着一件连帽衫,带着口罩帽子,单从身形来看,绝对不是张良山。

    来人警惕地环视着四周,旋即转身轻轻关上房门。他转身进了主卧室,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声响,他貌似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这会是谁?”心下满是疑惑,但身处都市,一个人的社会关系自然繁复。

    来人从主卧室出来,又来到次卧,继续在翻找,他貌似很着急似的,动静也不小,看来他是想找到之后速速离开。

    但他显然在次卧中也没有任何收获,继而来到了客厅。

    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你他妈弄清楚没有,我找了一圈了,都没有发现。”

    他的语气极为不耐烦,“行了我知道了,你做事这么不干不净,根本不入流。”

    不知为何,我总是觉得这家伙应该和秋云南没有任何交集,保不齐是张良山那边的人也不一定。

    他在鱼缸的旁边站定了片刻,竟将手伸到了那堆砂石上面搅和起来,但翻找了好几遍仍旧一无所获。

    我咬咬牙,还好我提前将这日记本拿了过来。但他所找的会是这个东西吗?

    他烦躁地骂了一句,转身又接连走进了卫生间和厨房,但一番寻找之后又失望地回到客厅,再次掏出了电话。

    “张良山,你他妈耍我的是吧,每次都要我为你擦屁股。你既然知道那傻女人有记日记的习惯为什么不早点处理掉?”我顿时心跳加速,看来这家伙真的和张良山有关系,他来找寻的也正是那本日记本。

    “行了,我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了,大家都是给夜修罗主人做事的,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擦屁股。”说完之后他挂断了电话。

    屋子里面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他的呼吸声,他慢慢地转动着脖颈,竟然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糟了!”我心下暗道,紧接着,这家伙居然朝着脏衣筐的位置径直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